文 章

【刘佩英专栏】也谈书店预约制

2021年01月11日   作者:刘佩英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刘佩英专栏】像很多奢侈品牌店、网红景点一样,近日上海茑屋书店也宣布:入店实行预约制。一家书店有必要实行预约制吗?书店应该在哪些方面打造和经营?东方出版中心副总编辑、上海中版图书公司董事长刘佩英对书店有忧思,也有恳切建议。

东方出版中心副总编辑 

上海中版图书公司董事长 刘佩英

茑屋书店要在上海开店的消息已经传了很久了,也确实吊足了读者的胃口。凭着茑屋书店在业界的美誉,不难想象开业后会受到沪上爱书人以及时尚人士的热烈欢迎。12月24日,茑屋书店在上生·新所园区内如期开业。这是上海的一座地标性建筑——哥伦比亚俱乐部,既古典又现代。

茑屋宣称,将以“美育”为理念,在上海打造一处能够培养感性的美学乐园和精神栖居地。同时,像很多奢侈品牌店、网红景点一样,茑屋也宣布:入店实行预约制。

考虑到疫情形势还不容乐观,人流量过大有导致聚集性感染的风险,热门场所实行预约制、控制人流,是可以、也是应该选择的有效手段.

但是,就在开业的第二天,一位爱书、有书店必逛的朋友发来微信,愤愤地说:上海茑屋书店的体验太差了!你们书店业朝网红打卡点的方向奔跑,真是越跑越来劲、越跑越远啊。

我赶忙问怎么回事,她发来一张图片,说明明没多少人,还非要在门口拉着一副排长队的架势。有读者从大老远赶来,没有提前预约,居然被劝返,说没有预约就不让进。

12月25日,茑屋书店开业第二天,读者在书店外面排队等候进店。

朋友的这番话让我陷入沉思,近些日子对书店的一些忧思也一起浮上心头。

预约制的本质是什么?抛开疫情的影响不谈,预约制本来是为了提高主办方管理水平、改变粗放式管理方式的一种手段。既定的空间、既定的服务人员、在既定的时间里,只能为既定数量的访客提供符合标准的服务。超过这个流量,访客的体验感就会大为降低,直接影响对服务的体验和评价。预约制让主办方能提前知道人流量以及访客的相关信息,这些数据以及信息能够帮助主办方及早作出预案,以便为访客提供更好更高效的服务。对于访客来说,也可以通过预约的方式,明确知道自己被接待的时间,可以极大地节约排队等候的时间成本,获得更好的体验。

但不是所有的消费场景都适合预约制。预约制天然地适合人流量大、供不应求的场景,比如医院、热门博物馆、网红景区等。人流量大是其主要的特征。采用预约制,控制到场人流,不让访客超过最高载客值。这是设置预约制的初心。当然,还有一种情况主办方也热衷于预约制,那就是高端会所。因为高端会所本来就不是针对平民的大众消费,它的定位就是定制化、舒心的、私家的贵宾式服务。不管哪种情况,实行预约制,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让客户获得更满意、更有收获的体验。

 那么,一家书店有必要实行预约制吗?她属于上面哪种方式呢?是人流量太大,要控制人流?还是自抬身份,自设门槛,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让人无法亲近的贵族?

书店,就是一个购买图书、观摩图书的地方。图书是日常消费品,面对的就是千千万万普通的、全年龄段的读书人。除非你自己定位为会员书店,不为非会员提供服务,普通的书店就应该张开臂膀,欢迎所有访客。更何况,节奏紧张的现代社会,我们周边的读书人还是太少,愿意逛书店的人还不算多,为社会营造书香氛围、推动全民阅读,是书店应尽的责任。为何要将门槛抬得高高,明明进店人数没几个,却仍在店外拉着长长的等候区,这不是一场文化的作秀吗?

近些年,书店装修越来越精美,已经进化为充满书香气息的城市人文交流空间。人们来书店,不仅仅是买书,也是为了在一个安静、优美的空间里呆上一会儿。也有很多人,就是把书店当成网红景点,来拍个照留个影,喝杯茶,来一杯咖啡,发个朋友圈。事实上,这带动了书店的人气,给书店增加了收入,是件好事。

问题在于,访客可以把书店当做网红,书店自己切不可把自己当作网红景点来打造和经营。

书店,不管有多大的名气,都不要把多年积累下来的宝贵声誉当作营销的噱头。这些声誉,来自店主对图书和知识发自内心的尊重!这份尊重沉淀在书店的经营理念里,沉淀在空间的布置上,沉淀在对读书人的灵魂吸引里。如果舍弃这些本质性的元素,不在这里元素上下功夫,而是摆着高高的架子,把预约制当作自己高贵身份的象征。明明访客稀松,却将慕名而来的读者无情地排斥在寒风里,这岂不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 

(本文编辑:海萍;图片由作者提供)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