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佘江涛专栏】主题和变奏

2020年12月28日   作者:佘江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佘江涛专栏】科学是掌握大概率规律的惟一路径,无他可替代。文学、艺术和哲学一样,通过感觉、判断、直觉、思维、智慧,去关注、思考、发现人的生存意义和人的生存行为的元问题,确定意义和行为的价值观、世界观、方法论,确定它们的基本主题和变奏。科学也无法替代它们的功能。百道佘江涛专栏文章来源于“佘江涛的江和涛”,作者佘江涛。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佘江涛

主题和变奏(变奏曲)可以作为一个乐章,也可以作为一首乐曲存在。众所周知的伟大乐曲有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贝多芬的狄亚贝利变奏曲、勃拉姆斯的海顿主题变奏曲、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变奏曲、埃尔加的谜语变奏曲、拉赫玛尼诺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但我最爱听的还有贝多芬为大提琴和钢琴创作的二首莫扎特《魔笛》主题变奏曲、一首韩德尔《犹大·马加比》主题变奏曲,以及肖邦为钢琴和乐队创作的莫扎特《唐璜》主题变奏曲。它们都充分利用了歌剧原来主题的通俗和歌唱旋律的优美,不需要听者过度的全神贯注。

其实,我的思考和写作经常也是在一些主题和类似“固定乐思”的主导下行走,它们不断地变奏,生成出林林种种的想法。主题和“固定乐思”或是确定了思维向上生发的根,或是决定了思维弥散的框架。我并不反对威廉·华兹华斯浪漫主义的观点:“感情的自发流泻”是创造力的源泉,但我始终坚持健康古典主义的结构—系统原则:理性、逻辑、定位、布局是第一位的、坚韧的,它们不抵制、反对、扼杀感情,反而使感情更具有张力。贝多芬的古典主义对感情的处置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的行为。主题和类似“固定乐思”是结构—系统原则的表现之一,我们甚至在诸多最具有个人化的艺术表现中都发现这一点,比如在梵高、莫奈、毕加索不同时期的绘画中也能发现固定色系的主导作用。

作为一位结构主义者,我相信生长、弥散必须有根、有框架,必须有主题、有方向。

比如出版理论我有四个主题:1)作为集体行为的出版的四个标志。2)工业设计和出版:出版的价值观、世界观,系统化和制度化的方法,一共八十四个字;出版工业设计的五个目标。3)出版的新生态:单品形态八个字,结构形态二十个字,目标八个“化”。4)出版高质量发展的三条路径:一般方法控制平衡关系,工业设计处理线性结构,新生态协调处理混沌结构。这些是出版的主题,也是出版的底层结构,生成出版的一系列思考和实践。

比如出版、阅读、听音乐、思考、写作的目的:无非是建立强大、丰富、整一、稳定的人格;种植出一棵能够实现生长、融合、迁移的知识树;培育想象力、创造力,以及自我批判的能力。

比如文学性和文学的本质:无非是文学性不在于文字语言和叙述结构的过度创新;文学是想象和象征的,其所指的魅力在于它具有能指充沛的象征和寓言意味;文学性一般处于多元和混合的状态,但语言、叙事(叙述、描写、结构)、情感、思想、想象力都充分实现的状态十分稀有。

比如音乐:音乐噪音和顺耳的演变、音乐中心和边缘的互动、音乐的多元空间、音乐传播的媒介、音乐的特别之处——音乐的能指比文学更为复杂。文学是想象和象征的世界,但它的含义即使再丰富和抽象,也不能和器乐相比。器乐是诡异和狡猾的艺术,是人类思想和感情最后的堡垒。

比如人格的四层面:它们是本能、本性、社会性、精神性,在不同的人那里呈现出内外深浅的差异,这些层面一旦分化开来就很难把握,所以没有比理解他者和自我更为困难的事情。培养人格的目标是建立强大、丰富、整一的内在人格,规避情绪失控、人格分裂、精神崩溃这是人类最艰难的行为。

比如历史的七重奏:我们面对的作为学科的历史有考古的、文献的、叙事的、问题的,作为故事的历史有意识形态的、寓言的、神话的。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中,它们各有其合理性,无需简单否定一种形态的功能。有时它们是贯通的,有时是混合的,构成了历史的复杂性,犹如一首七重奏。作为学科的历史,在考古和文献中被不断封闭,在叙事和问题中不断开放。

比如决定社会形态的六元素:它们是生态、政治、文化;经济、技术、文明(按照德国传统的理解,文明是物质的,文化是精神的)。生态、政治、文化决定方向,经济、技术、文明提供动力。要约束经济(以及背后的资本)、技术、文明,给生态、政治、文化留出空间。

比如经济的三个层面:底层是自然经济,中层是市场经济,高层是政治经济。不要被中层的市场经济,尤其自由市场经济覆盖、吞噬所有的经济,甚至吞噬、覆盖社会。社会行为远远不是市场经济行为,也不能还原为市场经济行为。市场经济,尤其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不良外部性,在一个混沌结构的社会中是高风险的。比市场经济、自由市场经济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经济,以及社会整体。必须保护整个社会整体,不被经济、尤其是市场经济、自由市场经济绑架和扭曲。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历史就是经济、资本绑架国家权力和意识形态的历史。

【佘江涛推荐书书单】点击链接查看:http://m.bookdao.com/mybook.aspx?id=146212

无论写什么,我都要有主题和底层结构,尽量保持方向的同一性和连续性,保持在知识生长、融合和迁移中,具有稳固的逻辑思维、形象思维、抽象思维能力;在知识泛滥成灾、碎片化的时代,具有结构、系统和深度的知识。

我不喜欢写评论,对我个人而言,任何人的信息都是不对称的,评论别人不如用别人的信息来启迪自己。其实大多数评论都是信息不对称的,甚至是完全不对称的意向,我也从来不看书评。

我也不喜欢辩论、争论,对我个人而言,任何人的信息都是不充分的,与别人辩争不如吸纳别人的信息来丰富自己。其实大多数辩争都没有限定和弄清各自的概念和范畴,难免意气和面子,最终都是浪费时间,损耗身体和生命。

出版、图书、音乐只是引子,触发我的思想主题,通过主题和变奏投射出内在的自我。虽然我热衷于涉及出版和阅读、音乐、文学、人格心理、历史、哲学、社会学、经济学,

但限于为谋生的劳作(labour)时间甚多,为思想和自我成长的劳动(work)时间对我而言比黄金还贵,我几乎没有深入到任何严格的科学领域,尤其是自然科学领域。科学,尤其是自然科学,是文化中最通约的一部分。对我而言,科学,尤其是自然科学却是不可跨越的鸿沟,在这里我既没有主题,更没有变奏。

科学是分科的也是系统的、相互关联的知识和方法,是探索大概率规律的知识和方法,是可检验的、理性的、有序的、逻辑的知识和方法。它和艺术、文学、哲学一样,是文化的一部分,也是知识树中最艰难的一部分,需要系统的训练和培养。不是谁都能碰科学的。人能掌握一门科学,同时知道或熟悉相关领域的一些科学结论就不错了。

科学是掌握大概率规律的惟一路径,无他可替代。文学、艺术和哲学一样,通过感觉、判断、直觉、思维、智慧,去关注、思考、发现人的生存意义和人的生存行为的元问题,确定意义和行为的价值观、世界观、方法论,确定它们的基本主题和变奏。科学也无法替代它们的功能。

(责编:肖歌)

来源:佘江涛的江和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