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佘江涛专栏】文学阅读和阅读文学

2020年12月07日   作者:佘江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佘江涛专栏】文学阅读和阅读文学的范畴是什么,两者存在怎样的关系,本文佘江涛为读者展开,并以具体作品为例。百道佘江涛专栏文章来源于“佘江涛的江和涛”,作者佘江涛。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佘江涛

文学阅读

1.文学不是用来谈论的,而是用来阅读的,谈论的目的也是为了激发阅读

我们必须始终记得T.S.艾略特所言:莎士比亚不是用来谈论的,而是用来阅读的。

具有阅读意义的出版是不是出版主体,我没有做过统计学上的判断,但可以肯定,大部分图书不是用来阅读的。大多数普通读者可不这样认为:出版和阅读高度关联,出版服务阅读,出版的意义和阅读的意义贯通;出版和阅读的主体就是少儿文学和成人文学,就是类型文学和原创文学。

在资本和时间高度挤压欲望的时代,没有像今天的人那样脆弱、空心和碎片。文学写人,又直指人心,因此文学出版和文学阅读,尤其是原创文学出版和原创文学阅读的意义如今显得尤其尊贵。

2.文学阅读的意义

布罗姆在《西方正典》《如何读,为什么读》一书中体现的文学阅读的观念和我的阅读观念有高度的重合。

他认为阅读文学的真正作用在于通过文学中的审美、认知和智慧使我们学会如何和自己说话、如何接受自己和与自己相处。阅读文学的真正功用是促进一个人内在自我的成长,使自己善用孤独,与死亡坦然相遇。“没有莎士比亚,我们就无法认识自己。”

《西方正典:伟大作家和不朽作品》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美)布鲁姆(Bloom,H.) 著,江宁康 译
出版时间:2005年04月

《如何读,为什么读》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美] 哈罗德·布鲁姆 著
译者:黄灿然
出版时间:2015年10月

我认为文学作品的价值只有通过阅读实现,它直接激发读者。阅读唤醒、呈现、展开我们的内在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 它关乎内在自我和人格,让我们更好地处理与人、与世界的关系,尤其让我们处理好与自己的关系;阅读展示我们对内部和外部世界的体验、认知、探究,关乎我们的知识结构;阅读能激发我们的想象和创造,关乎人的想象力—创造力—批判力,使人发现自我、发现世界、发现未来。

阅读是为了建立强大、丰富、整一的自我,抵制内心世界的脆弱、空心和碎片,对内得到光明和气场,对外得到方向和大道。再大的生活也是河流,阅读却是海洋。没有阅读的海洋,河流没有方向。文学写人,又直指人心,是最具诱惑力的汪洋大海。

3.文学阅读和文学性

文学阅读不同于其他阅读,必须始终记得文学性。文学作品通过其文学性实现文学作品的价值,实现文学阅读的功能。越是伟大的作品文学性越丰富,其价值越高,实现的功能越是丰富。

文学性包括语言、叙事(叙述、描写、结构)、情感、思想、想象力,但它们几乎不会以独立的状态呈现,有着不同程度的混合。各种作品体现的文学性不同,差异性极大,没有统一的文学性。伟大的文学作品具有文学性的多层性、融合性和不确定性,提供无限阅读和解释的可能。

无论文学是一面镜子映照世界,还是一盏灯照亮自我和他者,它都是想象的产物,是象征的世界:它是虚构的世界,即使文学手法是写实的,文学作品是现实主义的,与当下、过去有着直接的联系;它是作家和读者共同创造意义的世界,它一旦产生就有着语言所指和能指交织一体、自我生长的含义。

4.文学阅读的路径

文学阅读对语言、叙事(叙述、描写、结构)、情感、思想、想象力的感觉接受和直觉处理,尤其是针对类型文学以外的原创文学,对原创文学的阅读有时是一场冒险和赌博,需要深厚广大的修养做底子,但最后要落在接受信息的感觉和处理信息的直觉上。

文学阅读和其他出版物的阅读是两回事:面对不确定的感官世界,文学阅读要多用心;面对相对稳定的概念世界,其他出版物的阅读要多用脑,落在理性接受和思维处理上。

阅读文学

掌握对以上对文学阅读和文学性的理解,我们就会发现:

1.一部作品之所以吸引我们不是实现了全部的文学性,不是实现了阅读的所有功能,而是非常有特点和个性地实现了一部分。

2.审美的力量完全可能超越道德和认知的力量,它有时也包含了道德和知识的力量,并更能显现道德和知识的力量。丰富而深刻的审美性和审美活动是最伟大的客体和心理体验。

3.伟大的作品十分接近全部的文学性,十分接近实现文学阅读的所有功能。比如莎士比亚的戏剧,所以莎士比亚是说不尽的。

《布鲁克林有棵树》的语言、叙事非常传统:语言通俗,语言和语言、段落和段落和谐展开构成一个世界。它是一部优秀的老式小说。其实大部分人都喜欢看老式小说。

它是一部没有故弄玄虚玩弄认知力和思想力的书,一点也不烧脑,但它从日常生活中发现了美(注意:审美不仅仅针对美)、情感,以及一个边缘儿童的成长之路。它是一部展开自我人格、让人格像书一样繁茂的书。 

《布鲁克林有棵树》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美] 贝蒂·史密斯 著
译者:方柏林
出版时间:2016年01月

《杀死一只知更鸟》的价值在于涉及了对严肃的道德问题的思考:对正义的信念和维持正义的勇气。正义涉及到权利和权力的分配,涉及到公平、自由、平等、发展的分配。本书更多地是从人人自由、平等的角度来理解正义,并通过一个儿童视角的故事把这种理解体现为从小就必须渗入灵魂的信念,尤其是维护这一信念的勇气。这本成长故事的特点在于语言极具个性,并维持了情感和认知的张力。

《麦田的守望者》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它创立了一个年轻人迷惘和自我放逐的语言风格;是因为它在压缩的空间中呈现了一个年轻人迷惘和自我放逐的道路,在工业文明的时代具有超越一个世纪的意义;更是因为它将文学想象提高到梦幻和救赎的高度,具有一种振臂一呼又无可奈何的象征意义,这个意义也是现代人的心理悖论。 

《麦田里的守望者(纪念版)(精)》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美国)J.D.塞林格
译者:施咸荣
出版时间:2010年02月

《比利时的哀愁》更是一本奇妙的少年成长小说。作品的上半部结构展开稳定,把少年的哀愁给家庭带来的哀愁铺陈开来。但是和一般的成长小说不同,作品的下半部将线性叙事变成了混沌结构的叙事,是零散段落的串联,隐喻着战争、政治给少年的心灵带来了动荡、破碎和混乱。小说在更广阔和复杂的历史时空展开,使这部小说的成长历程更具有挑战性。我个人认为此书的文学性不论从结构、感情、思想、想象力都更非同凡响,超越了一般的成长小说。 

《比利时的哀愁(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比利时]雨果·克劳斯 著
译者:李双志
出版时间:2020年03月

20世纪后半叶有三位公认的伟大作家——马尔克斯、博尔赫斯、卡尔维诺。他们都不是传统类型的作家,都是带有童话、寓言、魔幻、奇思妙想的作家,都是突破19世纪达到极限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叙事边际的作家,探索叙事艺术新的可能性和边际的作家,也是最接近文学本质——构筑超越现实的想象世界和象征世界——的作家。相比而言,马尔克斯的文学性层次更为丰富,他的想象力和象征力更为魔幻。

少年读小说不要一味沉溺于19世纪的传统,应该培育一些现代的文学趣味,这样文学之心才能生长茂盛起来。可以从他们三位开始,可以首选卡尔维诺,他下笔温柔,阴冷时依然温暖,黑暗时依然光明。

卡尔维诺的著作实在太多,其寓言思想丰富,想象力奇特、极端。他的小说是可以看到各种奇异风景的房间。

一般人们的阅读都从“祖先三部曲”(《分成两半的子爵》《树上的男爵》《不存在的骑士》)进入。他写了《为什么要读经典》似乎是为自己的作品写的,起码是为他的“祖先三部曲”写的。《分成两半的子爵》是关于人性善恶同体的极端故事,是与自我妥协、接受自我、期待自我超越的寓言。

《树上的男爵》是一个追求自由的极端故事,是卡尔维诺的内心世界,是他十五年巴黎隐居生活的预言,是寓言式的《麦田的守望者》。

《不存在的骑士》是没有躯体的堂吉诃德的寓言,是追求精神的极端故事。极端的东西只有通过富有想象力的寓言来表达。 

《卡尔维诺经典:树上的男爵(新版)》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意大利] 伊塔洛·卡尔维诺 著
译者:吴正仪
出版时间:2019年07月

《分成两半的子爵》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伊塔洛·卡尔维诺 著 吴正仪 译
出版时间:2012年04月

《卡尔维诺经典:不存在的骑士》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伊塔洛·卡尔维诺 著 吴正仪 译
出版时间:2012年04月

仅仅从五位作家的作品中我们发现:文学文本之间的差异远远超出其他类型的文本,这是由文学性的丰富复杂所致;文学文本使用文字语言,虽然不如音乐语言抽象,但其含义依然具有强大的自我生长和不确定性。这两点导致文学永远是通过审美,翱翔我们的人格、认知、想象的广大世界。它的力量虽然仅次于音乐,但文字语言便利,文学的世界更容易滋长和繁衍。

(编辑:肖歌;编助:安安)

来源:佘江涛的江和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