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佘江涛专栏】说不尽的塞巴斯蒂安·巴赫(三)

2020年10月26日   作者:佘江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佘江涛专栏】巴赫的音乐并非全部涉及宗教,但处处渗透和流露出虔诚的情感。他的音乐是音乐中的宗教:确立了人们对这种艺术严肃性的信仰,并创造了人类音乐中的神迹。百道佘江涛专栏文章来源于“佘江涛的江和涛”,作者佘江涛。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佘江涛

巴赫的音乐并非全部涉及宗教,但处处渗透和流露出虔诚的情感。他的音乐是音乐中的宗教:确立了人们对这种艺术严肃性的信仰,并创造了人类音乐中的神迹。

巴赫是最后一位伟大的宗教音乐家。北方的新教是他艺术的宗教基础。他认为音乐是“赞颂上帝的和谐之音”,赞颂上帝是人类精神生活的中心内容。他的音乐最初是从路德派的众赞歌(chorale)曲调中产生的。他通过这一曲调,并结合了当时最流行的曲调,创作了一系列伟大的作品,以显示音乐历史发展的巨大可能性。他的康塔塔(用众赞歌曲调写成的合唱曲)、受难曲、弥撒曲、圣诞节和复活节清唱剧,以及众赞歌前奏曲(用众赞歌曲调写成的管风琴曲)成了宗教音乐最后的辉煌。同时,他也以优美的旋律和卓越的艺术手法创作了大量的世俗音乐,其中包括古钢琴独奏曲、室内乐,以及各类室内管弦乐作品。17世纪的德国音乐有了自身鲜明的特点:一是和新教市民的日常宗教生活紧密相连,二是和宫廷的实力紧密相关,缺乏大型管弦乐和歌剧表演。这些也导致了德国音乐朴实和内向的风格。

在众多的巴洛克音乐家中,人们最熟悉和喜爱的是德国的第一位古典音乐大师巴赫;其次是德国的、但在英国发展的韩德尔;再次是意大利的维瓦尔第。除了歌剧,巴赫的一千多部作品记录了巴洛克时期几乎所有重要的音乐体裁。但一位音乐家不能脱离音乐作品表演的可能性来创作音乐作品,巴赫音乐创作的三个重要时期,没有一个可以为他提供歌剧舞台。

巴赫的音乐展示和融合了巴洛克艺术所能表现的宏大和庄严(韩德尔是代表)、柔美和华贵(维瓦尔第是代表),以及他自己的新教艺术的纯净和质朴。他的音乐是包罗万象的大海。除了歌剧,他深入到了当时音乐艺术的每个领域。和莫扎特一样,他没有创造什么新的音乐形式,但他使当时所有的音乐语言和表现形式变得完美。他将法国风格的管弦乐组曲和其辉煌、意大利风格的协奏曲和其柔美融入到他严肃的新教音乐当中,使他的音乐世界比同时代任何人的都丰富广大深厚。

在巴赫时代,意大利人和法国人把德国(神圣罗马帝国)人等同于野蛮人,这种偏见一直维持到莫扎特时代。从巴赫开始,德国音乐逐步在欧洲国家名列前茅,和法国、意大利一道成为了西方音乐的核心。

巴赫的音乐博采众家,推陈出新。自他之后,德国的音乐焕然一新,庞大的气场孕育升腾出来。

巴赫对变化多姿的色彩、生动细小的末节、详尽复杂的整体都有特别的爱好,有时这会打乱作品结构的连贯性,使听众难以形成统一感。在他那里没有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主题对比原则,特别是他的键盘赋格曲,往往只是对一个主题的复述、详解和讨论,缺乏戏剧性,初涉音乐的人不能体会到他对位技巧的魅力。但这恰恰是他的高明之处。他巧妙将短小的音乐动机用两条或更多的旋律叠加和发展,最终汇成一个壮丽宏大的世界。他的音乐世界通常是从一个中心点蔓延开来,用一些简单的元素构建起来。任何一个细微的素材最终都可能发展成一座高耸的大厦。

巴赫是帕莱斯特里拉之后最后一位伟大的复调音乐大师。对我们这些习惯主调音乐和和声语言的人来说,复调音乐和对位语言是复杂的。他通过复调音乐,连接了中世纪和文艺复兴的传统;他的赋格艺术、对位技巧,后无企及和超越之人,成为至高的典范。同时,他通过优雅讲究的装饰音手法和17世纪法国相连,通过戏剧性的咏叹调和17世纪的意大利贯通。他的作品既是对旧的、复调的、对位的音乐世界的总结,又是对新的、主调的、和声的音乐世界的开启。他是连接过去和当下的桥梁,并指向未来。

他磅礴的音乐世界和精湛、复杂的技巧,为成熟时期的贝多芬、瓦格纳丰富、广大、深刻、有力的音乐作了充分的文化准备。更重要的是:他的音乐确实是音乐中的宗教,是对音乐严肃性信仰的表征。这种信仰在贝多芬、舒曼、瓦格纳、勃拉姆斯那里得到传承,代表了整整几代德国音乐家的思想信仰和文化信念。

 

(本文编辑:肖歌;编助:安安)

来源:佘江涛的江和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