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佘江涛专栏】再说一次贝多芬的三期风格和英雄风格

2020年09月02日   作者:佘江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佘江涛专栏】贝多芬内心的丰富是古典主义者不曾有过的,他具有真正浪漫主义者的灵魂,他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者;但他对丰富内心的意志驾驭和艺术控制是浪漫主义者不曾有过的,他具有真正古典主义者的灵魂,他是伟大的古典主义者。百道佘江涛专栏文章来源于“佘江涛的江和涛”,作者佘江涛。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佘江涛

《贝多芬的骰子》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作者:贾晓伟
出版时间:2017年10月

理解事物和教学最有效的方式是分割,实现范畴化、逻辑化、理性化、结构化,这仅仅是一个循环,但通常人们把它当作终点,固化下来,剥夺了人对具体事物体验和分析。在这种理解和教学结构中,许多无所不知且考试成绩优异的人,人格并没有丰富和整合起来,知识在僵硬的形式上固化,想象力和创造力没有展开,怀疑和批判的精神远不可能养成。

W·德兰兹在1855年提出了贝多芬的三期风格。虽然此种分法不断遭到来自专业的批评,但由于确实对理解贝多芬音乐风格的变化十分有用,依然被人广泛接受,并加以完善。现在人们更多地采用威廉·冯·伦茨以钢琴奏鸣曲为标杆的三期分法,基本上和德兰兹的分法重叠。只要去聆听,去体验,总体上认可这种划分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第一期是1794—1802,代表作是15首钢琴奏鸣曲。贝多芬的内心世界和古典形式虽有紧张,但相处稳妥,是充满青春期各种鲜明特征的时期。

第二期是1803—1814年,代表作是12首钢琴奏鸣曲。贝多芬修正了古典形式,并和其内心世界拉扯得很紧,是充满战斗精神的时期。

第三期是1815—1827年,代表作是最后5首钢琴奏鸣曲,形式变得自由,和内心世界融为一体,是充满沉思、放弃、感恩、包容的时期。

这三个时期一旦确定下来,人们就可以把贝多芬的作品投入三个框子里面,确实有助于基本的体验和把握。人们可以发现贝多芬的音乐风格是存在变化的,他始终在前行,在创新。但必须看到它在不同体裁中的变化是不同步的;同时它也是延续的,连续贯串起来进化的。

三期里面延续的、贯串的、进化的灵魂就是英雄风格。这种英雄风格是贝多芬一生一以贯之的人格,它在不同时期以不同方式投射到他的音乐作品当中。

第一,贝多芬的英雄风格直接体现在他的英雄主义上,这种英雄主义是他天性的呈现,是他自小个性的孕育,也是他对身体变化的补偿性回应,更是他对自己时代精神的呼应,也就是这个呼应使得他的英雄主义超越了个人意义,具有了历史的意义。贝多芬的人格和精神有许多方面,十分丰富,但英雄主义是他一生人格和精神的主流,只是有时是以意识的形态,有时是以潜意识的形态呈现出来。它绝对不会无中生有,突然从1800年之后,从英雄交响曲中跳了出来,然后到1815年突然消失。

对贝多芬而言,他的英雄风格、英雄主义不仅仅是艺术的,更是心理学的,是发现自我,守护自我,战胜人格和精神的混乱,形成整一的状态。他的英雄主义也是一个复杂历程,从绝望到斗争,从斗争到胜利,从胜利到平静,从平静到极乐。因此,他的英雄主义本质是拓展自己的精神空间,控制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而不仅仅是短暂的外在胜利。这一英雄主义孕育于1800年之前,外在于1800—1815‬年,沉淀于1815年之后。

第二,他的英雄风格也体现在作品编号opus上,作为第一位真正的个人主义者音乐家,他只为自己的灵魂创作,音乐是他灵魂的投射和补偿。在他之后,19世纪的音乐家骄傲地知道自己为谁写作。为自己的灵魂而写作在19世纪的音乐领域达到了高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几乎整个19世纪的音乐家都屈从于贝多芬巨大的阴影之下,但有一点就是必须为自己的灵魂而写。

第三,他的英雄风格也体现在音乐在他那里不再是娱乐,而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是心灵自由的知识分子写给同类人的艺术品。这赋予了古典音乐完全新的含义。音乐是一种神秘的语言,要去表达人丰富和深刻的情感、思想、意志。它一方面与文学联姻,无所不包,以万物为主题;一方面,它是哲学的哲学,是一种神秘的、有本质意义的语言。这赋予了古典音乐崇高的意义和使命。

第四,就贝多芬个人而言,英雄风格的音乐意义就更非同寻常。耳聋加强了音乐无所不包和神秘主义的功能。人是肉身,它的痛苦实实在在、无人替代,精神、意志可以抵挡它一时,控制它一世几乎是幻想。贝多芬似乎做到了这一点。身体拒绝给他快乐,音乐创作给予他。音乐成了他身体和灵魂的庇护所,成了身体缺陷的补偿,成了灵魂的救赎、升华、超越。

第五,在英雄风格的另一面,他的室内乐,尤其是英雄风格中期的室内乐保留了其人格当中抒情的一面,音调新颖,旋律单纯优美,使得英雄的风格明暗交错,更有层次。必须强调的是:它的抒情只是英雄风格内在的一面,而非外在的对立和补充。他的抒情是英雄的,没有一点油腻、甜腻、酸溜溜的味道。

另外他的田园(第六交响曲)是英雄的,结构宏大、视野广阔。他的酒神(第七交响曲)是英雄的,疯狂而节制,没有烂醉如泥;他的广场上的市民(第八交响曲)是英雄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融合成高贵和辉煌。他的作品无不透出英雄之风。

容格相信人类雌雄同体,中国自古也相信阴阳同体。但其关系在个体中呈现为涵盖、融合、对峙的形态。贝多芬、瓦格纳、舒伯特、肖邦是涵盖,舒曼、李斯特是融合,巴赫、韩德尔、马勒是对峙。

第六,英雄风格贯穿三期,只是呈现的方式不同,把古典主义从大美的境界(一期)带入了崇高的境界,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英雄的战斗风格(二期);又从崇高的境界带入了沉思的境界,创造了前无古人的英雄的哲理风格(三期)。

人们通常认为贝多芬的英雄风格在一期孕育和潜藏,在二期凸显分明,到三期没有了,贝多芬变成了一位纯粹的哲学家。这是对英雄风格、英雄主义的一种误解。实际他的沉思、放弃、感恩、包容完全是彻底耳聋、自言自语、壮年的英雄才具有的。三期的贝多芬要彻底思考一些问题,解决一些问题,而思考和解决的背景是一以贯之的英雄风格。这是一位坚韧、大气、大情怀的哲人。

本来贝多芬还有四期的创作计划,他要再次显示他英雄风格的又一面,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1826年冬季的一场突发急病终止了他的天路历程。

第七,也是最重要的,他的英雄风格始终体现在他对自我和艺术的控制力上。贝多芬的人格层次丰富,内在人格和外部人格表里基本一致,无意识和意识的力量深浅互补,尽管不乏冲突,基本实现了古典人格丰富、整一、稳定的境界。他扼住的不是命运的喉咙,而是自我。世界对它来说是重要的,但始终是外在的;他始终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生活在自己的内在性中。

他内心的丰富是古典主义者不曾有过的,他具有真正浪漫主义者的灵魂,他是伟大的浪漫主义者;但他对丰富内心的意志驾驭和艺术控制是浪漫主义者不曾有过的,他具有真正古典主义者的灵魂,他是伟大的古典主义者。除了贝多芬,没有一个人能在一个极端(强烈感情)和另一个极端(意志力和艺术表现力)之间保持如此的张力平衡。这是真正的英雄风格:结构和心环环相扣。结构没有冗余,再大也没有散架;心处处得到安放,即使汹涌也没有泛滥成灾。

 

(责编:肖歌;编助:安安)

来源:佘江涛的江和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