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佘江涛专栏】“凤凰·留声机”丛书总序

2020年09月02日   作者:佘江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佘江涛专栏】音乐是所有艺术形式中最抽象的,最自由的,但音乐的产生、传播、接受过程不是抽象的。那我们应该从那些维度来理解音乐呢?听佘江涛为大家详细解答。百道佘江涛专栏文章来源于“佘江涛的江和涛”,作者佘江涛。

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佘江涛

《你喜欢勃拉姆斯吗》
点击图书封面可直接购买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作者:英国《留声机》
译者:王锐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

音乐是所有艺术形式中最抽象的,最自由的,但音乐的产生、传播、接受过程不是抽象的。它发自作曲家的内心世界和技法,通过指挥家、乐队、演奏家和歌唱家的内心世界和技法,合二为一地,进入听众的感官世界和内心世界。

技法是基础性的,不是自由的,从历史演进的角度来看也是重要的,但内心世界对音乐的力量来说更为重要。肖斯塔科维奇的弦乐四重奏和鲍罗廷四重奏的演绎,贝多芬晚期的四重奏和意大利四重奏的演绎,是可能达成作曲家、演奏家和听众在深远思想和纯粹乐思、创作艺术和演奏技艺方面共鸣的典范。音乐史上这样的典范不胜枚举,几十页纸都列数不尽。

在录音时代之前,这些典范或消失了,或留存在历史的记载中,虽然我们可以通过文献记载和想象力部分地复原,但不论怎样复原都无法成为真切的感受。

和其他艺术种类一样,我们可以从非常多的角度去理解音乐,但感受音乐会面对四个特殊的问题。

第一是音乐的历史,即音乐一般是噪音—熟悉—接受—顺耳不断演进的历史,过往的对位、和声、配器、节奏、旋律、强弱方式被创新所替代,一开始耳朵不能接受,但不久成为习以为常的事情,后来又成为被替代的东西。

海顿的《惊愕交响曲》第二乐章那个强音现在不会再令人惊愕,莫扎特音符也不会像当时感觉那么多,马勒庞大的九部交响乐已需要在指挥上不断发挥才能显得不同寻常,斯特拉文斯基再也不像当年那样让人疯狂。

但也可能出现悦耳—接受—熟悉—噪音反向的运动,甚至是周而复始的循环往复。海顿、莫扎特、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都会一度成为陈词滥调,贝多芬的交响曲也不像过去那样激动人心;古乐的复兴、巴赫的再生都是这种循环往复的典范。音乐的经典历史总是变动不居的。死去的会再生,兴盛的会消亡;刺耳的会被人接受,顺耳的会让生厌。

当我们把所有音乐从历时的状态压缩到共时的状态时,音乐只是一个演化而非进化的丰富世界。由于音乐是抽象的,有历史纵深感的听众可以在一个巨大的平面更自由地选择契合自己内心世界的音乐。

一个人对音乐的历时感越深远,呈现出的共时感越丰满,音乐就成了永远和当代共生融合、充满活力、不可分割的东西。当你把格里高利圣咏到巴赫到马勒到梅西安都体验了,音乐的世界里一定随处有安置性情、气质、灵魂的地方。音乐的历史似乎已经消失,人可以在共时的状态上自由选择,发生共鸣,形成属于自己的经典音乐谱系。

第二,音乐文化的历史除了噪音和顺耳互动演变关系,还有中心和边缘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主流文化和亚文化之间的碰撞、冲击、对抗,或交流、互鉴、交融。由于众多的原因,欧洲大陆的意大利、法国、奥地利、德国的音乐一直处在现代史中音乐文化的中心。从19世纪开始,来自北欧、东欧、伊比利亚半岛、俄罗斯的音乐开始和这个中心发生碰撞、冲击,由于没有发生对抗,最终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更大的中心。二战以后,全球化的深入使这个中心又受到世界各地音乐传统的碰撞、冲击、对抗。这个中心现在依然存在,但已经逐渐朦胧不清了。我们面对的音乐世界现在是多中心的,每个中心和其边缘都是含糊不清的。因此音乐和其他艺术形态一样,中心和边缘的关系远比20世纪之前想象的复杂。尽管全球的文化融合远比19世纪的欧洲困难,但选择交流和互鉴,远比碰撞、冲击、对抗明智。

由于音乐是抽象的,音乐是文化的中心和边缘之间,以及各中心之间交流和互鉴的最好工具。

第三,音乐的空间展示是复杂的。独奏曲、奏鸣曲、室内乐、交响乐、合唱曲、歌剧本身空间的大小就不一样,同一种体裁在不同的作曲家那里拉伸的空间大小也不一样。听众会在不同空间里安置自己的感官和灵魂。

适应不同空间感的音乐可以扩大和深化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当你滞留过从马勒、布鲁克纳、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乐到贝多芬的晚期弦乐四重奏、钢琴奏鸣曲,到肖邦的前奏曲和萨蒂的钢琴曲的空间,内心的广度和深度就会变得十分有弹性,可以容纳不同体量的音乐。

第四,感受、理解、接受音乐最独特的地方在于:我们不能直接去接触音乐作品,必须通过重要的媒介人,包括指挥家、乐队、演奏家、歌唱家的诠释。因此人们听见的任何音乐作品,都是一个作曲家和媒介人混合的双重客体,除去技巧问题,这使得一部作品,尤其是复杂的作品呈现出不同的形态。这就是感受、谈论音乐作品总是莫衷一是、各有千秋的原因,也构成了音乐的永恒魅力。

我们首先可以听取不同的媒介人表达他们对音乐作品的观点和理解。媒介人讨论作曲家和作品特别有意义,他们超越一般人的理解。

其次最重要的是去聆听他们对音乐作品的诠释,从而加深和丰富对音乐作品的理解。我们无法脱离具体作品来感受、理解和爱上音乐。同样的作品在不同媒介人手中的呈现不同,同一媒介人由于时空和心境的不同也会对作品进行不同的诠释。

最后,听取对媒介人诠释的评论也是有趣的,会加深对不同媒介人差异和风格的理解。

和《留声机》杂志的合作,就是获取媒介人对音乐家作品的专业理解,获取对媒介人音乐诠释的专业评判。这些理解和评判都是从具体的经验和体验出发的,把时空复杂的音乐生动地呈现出来,有助于更广泛地传播音乐,更深度地理解音乐,真正有水准地热爱音乐。

音乐是抽象的,时空是复杂的,诠释是多元的,这是音乐的魅力所在。《留声机》杂志只是打开一扇一扇看得见春夏秋冬变幻莫测的门窗,使你更能感受到和音乐在一起生活真是奇异的体验和经历。

 

(责编:肖歌;编助:安安)

来源:佘江涛的江和涛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