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德语文学不止思辨性,《外星人之恋》以局外人故事打破刻板印象

2020年07月22日   作者:穆穆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近日,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外星人之恋》。本书为德国先锋作家特雷西娅·莫拉所著的短篇小说集,包含十个故事。故事的主角们是一群徘徊在生活边缘的局外人,是人群中“平凡的异类”,是芸芸众生中的“外星人”。本书打破以往读者们对陌生的德语文学的刻板印象,以都市人的孤独为主题,生动而给人共鸣。百道网专访本书责任编辑夏必玄和译者丁娜,了解《外星人之恋》背后的故事。

《外星人之恋》

近日,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外星人之恋》,本书为德国先锋作家特雷西娅·莫拉所著的短篇小说集,包含十个故事。故事的主角们是一群徘徊在生活边缘的局外人,是人群中“平凡的异类”。这些人对友谊、爱情和幸福的寻找往往带有戏剧性的味道:将追逐劫匪之旅演变为一场与自我的较量的马拉松爱好者;努力工作而无法陪伴孩子的单亲妈妈;喜欢开家庭客栈的“啃老”律师;靠打黑工接济艺术梦想的波兰保洁阿姨;退休后陷入精神婚外恋的日本客座教授……这些属于现代都市人和孤独者的故事获得不少读者好评,同时,也打破了以往许多人对德语文学的刻板印象:哲思性强而可读性弱。百道网专访本书责任编辑夏必玄和译者丁娜,了解《外星人之恋》背后的故事。

《外星人之恋 》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特雷西娅·莫拉
译者:丁娜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选题背后有深意,打破德语文学刻板印象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德语文学相对较晦涩,甚至是“冷门”。一提到德语文学,多数人想到的是非常经典的名家:如歌德、席勒等,而这些名家作品普遍思辨色彩强,可读性弱,这也导致了德语文学就此被打上了标签。德语文学几乎成了专业研究德语文学者的自留地,普通读者鲜有问津。

译者丁娜老师

此外,德语文学的译介在中国非常少,与英美、俄法、日韩、拉美等文学均无可比性。译者丁娜解释道,德语本身的翻译难度大,语法复杂,涉及四个格、三个冠词、复句套复句、时态、虚拟式等。而且德语译者队伍也不如其他语种强大,上世纪初来德国留学的人基本都选择了攻读自然科学,80年代改革开放后才有较多的人选择了语言、文学等文科科目。这就是德语文学目前在国内普及程度不高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德语文学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责任编辑夏必玄此前曾编辑出版德语中短篇小说集《背对世界》,在那本书中,她发现,德语文学有严肃的思考,也有幽默、生动的一面,小说探讨的很多问题、现象,都是能使读者们感同身受的。自那以后,她开始关注德语文学,尤其是中短篇小说领域。

在此情况下,特雷西娅·莫拉进入了夏必玄的视野之中。作为知名的德语作家,莫拉获奖无数。其处女作《怪事》引起文坛轰动,获得英格博格·巴赫曼奖,小说《巨兽》获得德国图书奖,她也是史上首位集齐毕希纳文学奖及德国图书奖等的女性作家。

但这样一个作家,却在中国鲜有知名度。因此,出版社决定挑选她的作品出版。最初考虑的是“柯普三部曲”系列,但本书文本多、话题深邃复杂、阅读难度大,加之国内读者对其并不熟悉,市场风险和成本较高。在一番思虑后,赢得2017年不来梅文学奖的《外星人之恋》成为了最佳选择,它是一部中短篇小说,讲述的故事与现代人息息相关,容易引起共鸣。

“我们希望让大众读者们能了解现在德语文坛的作家以及他们关注的问题,而不是只知道那些赫赫有名的经典作家和作品。”夏必玄解释道。

“外星人”的孤独故事,透视现实深刻奥义

出版社在确定《外星人之恋》的书名背后费了一些波折,最初他们采用的是《异形之恋》这个标题作为书名。之后译者丁娜在翻译过程中根据与书名同名的短篇小说《外星人之恋》的内容,并向原出版社的编辑请教之后,认为‘外星人’更加贴切,这才最终确定下来。

《外星人之恋》讲述孤独者的故事

但《外星人之恋》讲述的是一群孤独者的故事,“外星人”这听起来是非常科幻的概念,如何和一本讲述都市孤独者的小说相贴切呢?实际上,在这看似奇异的名字背后,潜藏着小说的内核:《外星人之恋》的主角们都是一群徘徊在生活边缘的局外人,是人群中“平凡的异类”,就像生活在地球上的外星人一样,这便是“外星人”被作为书名的原因之一。

此外,即使人们生活在同一个星球,说着同样的语言,很多时候也很难做到互相理解。在这种情况下,“外星人”其实是一个既有些夸张却又很契合的形容——人人皆是孤岛,每个人都是彼此世界中的“外星人”。“如书里的人虽然都是孤独者,‘孤独是绝对的’,但孤独者各有各的孤独。十个短篇中的主角无论是身份、性别、职业、背景等几乎全不相同。即使他们都面临着同样的窘境,却有着各自不同的选择和尝试,即使是他们,也无法彼此救赎。

夏必玄表示,在这些孤独者的故事之中,她个人最喜欢的是与书名同名的故事《外星人之恋》。在这个故事中,一对年轻男女互相理解、接受乃至配合对方的肆意任性、放纵无厘头。纵使生活千疮百孔,而他们却极谙享受当下的奥义,在为自己打造的世界中不为“下一秒”过分烦忧。

《外星人之恋》责任编辑夏必玄

这个短篇小说里,几个角色都有着极具特色的性格:年轻丧母的厨师学徒蒂姆腼腆怯懦,而桑迪就是他满是冰冷与苍白颜色的生活中唯一的一抹亮色,跳脱得很不现实;桑迪仿佛来自他方的精灵,她轻盈自在却毫无坚实的生活目标。当蒂姆萌生出踏实生活的想法并开始规划时,她便如阳光下五彩斑斓的肥皂泡一般,“啪”的一声,消失了。与桑迪对立的蒂姆的上司艾娃,她担任的是不断将蒂姆拉回坚实具象的生活的角色,她认为幼稚的心愿算不上正当的理由,直到她在这两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过去自己的影子……

书中,结尾的一幕最令人印象深刻:蒂姆和艾娃没能找到桑迪,回到住所后,蒂姆不敢开灯,因为不开灯,意味着桑迪也许在屋里睡觉,但艾娃找到了开关,掐灭了这一丝绝望的幻想,“薛定谔的猫”终于坍缩成虚无。桑迪和蒂姆两人组成的“世界”缺一不可,其中一个消失,这个“世界”便失去了循环存在的逻辑。他们是去哪里了?一种颇为浪漫的说法:也许是回到宇宙里去了。

译文细致周到,背后功夫深厚

《外星人之恋》译文流畅、独特,极具原作莫拉风范,译者丁娜功不可没。为了翻译《外星人之恋》,她做了不少工作。德中翻译与德英互译不同,德语与英语许多词都类似或一样,但德语和中文则完全是两个系统。为此,丁娜在翻译中十分仔细、周密,她常运用字典,将不确定的词逐个查找其意义、用法,避免望文生义。如果一些词的用法实在无法找到,她便去询问母语者。如果他们给出的答案还是令人疑惑,便赶紧联系原出版社的责任编辑或作者。

例如《猎豹问题》一篇中有一段描写主人公喝酒喝到胃出血,摔倒时的场景:德文词为den grünen Pfeil, 直译为绿色的箭头,一位母语者表示那是饮料瓶上的“绕开垃圾桶”的绿色箭头,但丁娜细思下并不确定,于是联系原作责编,责编表示是绿色酒瓶摔碎了,有一块尖尖的像个箭头,这才确定了翻译。

再列如《往事并非如烟》这一篇,小标题原文是法文À la recherche (Auf der Suche), 最初丁娜并没有意识到是在套用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À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几多查询,直到同道中人出手帮助,这才恍然大悟,将其确定译为“往事并非如烟”。

设计强调疏离孤独,完美契合呈现内容

《外星人之恋》在设计上颇下功夫。其封面采取了偏冷淡的整体风格,强调疏离孤独之感。

《外星人之恋》封面设计最初设想的三个版本(从左到右为方案1、2、3)

《外星人之恋》的封面最初有三个版本,一个色彩对比比较强烈,一个则相对灰暗,另一个比较跳脱。在这过程中,出版社经历了艰难选择:“外星人”实际指的依旧是“人”,而方案3可能会更把读者往名副其实的“外星人”的思路上引;方案1和2选用的是同一个设计图,方案1的底色与色块的搭配看起来很舒适,有一种偏沉静或者冷静的氛围,和书的内容匹配;方案2的色彩比较强烈,具有视觉冲击力,能更能吸引眼球。经过一番权衡,出版社敲定了方案1,希望能最大限度地维持这本书的整体风格,实现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在内文里,本书的每个篇章页都设计了一个小元素,使书更加丰富。此外,为了更好地呈现内容,《外星人之恋》选用了一款瑞典进口的Holmen轻型纸,不仅手感较好,更重要的是其顺纹结构能使书完全摊开,极大地提升了阅读体验。

《外星人之恋》出版后,出版社通过直播、推文等形式进行了推广,获得了许多读者的积极好评。这使出版社意识到现当代德语文学一点也不“曲高和寡”,反而很能引起大众共鸣。

“接下来,我们会在这个领域努力挖掘,争取为大家引进更多优秀的作品,让大家看到德语文学更丰富多彩的一面。”夏必玄表示道。

 

(本文编辑:杨婧;编助:林千惠)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