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百兽率舞》:一段跨越时空的交流

2020年06月28日   作者:黄雄松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百兽率舞》一书,是我国第一部关于先秦北方动物造型与纹饰的专著,也是中国学者第一次把动物造型与纹饰集中在一起进行研究的尝试。这部关于动物造型与纹饰的研究专著到底是在何种契机之下策划推出的?作者又在书中给我们展示了一段怎样的历史?为此,百道网专访了《百兽率舞》一书责任编辑、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王璐。

《百兽率舞(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作者:邵会秋,侯知军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近期,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百兽率舞》一书,是第一部关于先秦北方动物造型与纹饰的专著,也是中国学者第一次把动物造型与纹饰集中在一起进行研究的尝试。该书全面收集中国北方地区商周时期装饰有动物纹的器物,结合已有的研究成果,对商周时期中国北方动物纹装饰进行综合研究。书中通过对各类动物纹装饰的分类研究,梳理出它们在北方地区的发展演变脉络,揭示各种动物纹的时代性特征及地域性特征,并对新疆地区和境外草原的动物纹装饰特征进行梳理,为中国北方动物纹深入研究提供更广阔的的背景和参考。

那么,这部关于动物造型与纹饰的研究专著到底是在何种契机之下策划推出的?作者又在书中给我们展示了一段怎样的历史?为揭开谜底,百道网专访了《百兽率舞》一书责任编辑、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王璐。

渊源有自来,跨越时空的古今交流

所谓考古,或许就是一种跨越时空的交流。待障目之尘褪去,那些留存下来的古迹斑斑的文物,依旧熠熠生辉。于考古学者而言,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揭开一段不为人所熟悉的历史面纱。而对于古籍专业出版社来说,出版内容丰富、学识专业的学术著作着实为一大幸事。

《百兽率舞》一书,是由吉林大学考古学院教授邵会秋及其研究生侯知军共同编撰而成,邵会秋教授的研究方向主要是中国北方青铜时代考古。在地域上,吉林与上海相距甚远,那么,上海古籍出版社又是在何种契机之下,能与远在北方的两位作者携手出版本书的呢?

据王璐介绍,上海古籍出版社一直致力于打造文史哲领域的优秀图书,2012年便成立了考古文博与古文字编辑室,专门负责考古文博与古文字方面图书的出版,“而吉林大学考古学院是考古学研究的一方重镇,考古做得非常好,和我们在图书选题、出版理念方面的契合度很高”。吉林大学考古学院的特色之一是北方青铜时代考古,上海古籍出版社此前就曾与该院杨建华教授及其团队合作出版《欧亚草原东部的金属之路》《内蒙古东周北方青铜器》、“东北亚与欧亚草原考古学译丛”等书。那时,邵会秋作为杨建华教授的研究团队成员便均有参与其中。“正是借此契机,我们与邵会秋老师建立了联系,共同探讨《百兽率舞》的选题。此外,虽然我们社地处南方,但编辑来自全国各地,我们编辑室就有两位吉林大学考古学院毕业的同事。所以,我们与吉林大学考古学院颇有渊源。”王璐介绍道。

乙类Aa型平面动物纹

《百兽率舞》一书根据北方青铜器各种动物纹装饰所体现的文化因素交融现象,讨论中国北方青铜文化和欧亚草原文化以及中原文化的互动关系,并探讨北方人群对动物纹装饰的选择以及其背后的意义。本书所呈现的文化融合,是民族文化在文化交流过程中以其传统文化为基础,根据需要吸收、消化外来文化,促进自身发展的过程。事实上,一个繁荣发达的文化实际上从来都不是自己独立发展起来的,很多文化都存在着交融,只有在不断的交融过程中文化才能够发展起来。

本书研究的各类动物纹装饰,其年代范围大致相当于中原的商代到战国末期,空间范围主要包括今天的辽宁西部、内蒙古东南部、内蒙古中南部、冀北、晋北、陕北以及宁夏、甘肃和青海等地区。从这一角度来看,我们透过此书回溯那段历史,站在五个不同的发展时期下的七个分布区之中,实际更是一段复杂且跨越时空的古今交流。

其中,分期和分区是考古学研究中经常涉及的问题。那么从考古的专业角度来看,本书的这种不同时期与分布区的划分,其内在逻辑究竟是什么呢?

王璐表示,本书的分期研究是建立在类型学分析及年代判定的基础之上的。作者邵会秋先对动物纹装饰进行类型学分析和年代判定,然后按照动物纹装饰造型和风格的变化与发展,来分析它们发展演变的脉络,将其分为五期,主要揭示的是动物纹装饰的时代性特征。而分区研究也是建立在类型学的基础上的。地区不同,文化面貌也会有差异。通过类型学分析,我们能够发现各个地区流行的动物纹装饰的种类和形制是存在差异的。因此,作者根据这些差异分为七个小区,这主要揭示的是动物纹装饰的地域性特征。

此外,王璐认为,北方人群选择动物纹装饰可能与草原地区的地理环境和他们的经济方式有关。草原地区动物种类的丰富程度虽然不能和森林地带相比,但是数量庞大,不管是家畜还是野生动物,都与人们有着比较密切的关系,这些动物在草原经济中的作用非常大,草原人群对它们的依赖程度和喜爱程度都比较高。

“通过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结合分期与分区的研究,就能够得到北方地区动物纹发展的完整面貌”,王璐介绍道。所以,无论是作者邵会秋和侯知军进行考古工作,还是本书的成书编著,都需要注意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顺承这一脉络,读者更是能够踏上《百兽率舞》所搭建的时空桥梁,寻觅到一种跨越时空的交流。

深度研究,揭开动物造型与纹饰之间的本质联系

王璐表示,动物纹装饰的意义较为复杂,很难用某一种理论或说法来涵盖。用动物纹作装饰是草原人群审美观念的体现,表现了他们对动物的喜爱,但绝非仅是表面层次的喜爱,它背后反映了深厚的社会背景和意识形态,体现了当地族群的价值观念和文化传统。比如说,它可能与图腾有关,可能用于避邪或守护;可能是动物崇拜,也可能是宗教信仰。可能性有很多种,无法简单笼统概括。此外,动物纹装饰的风格种类繁多,它们蕴含的意义也有所不同,比如说装饰在工具武器上的动物纹和装饰在饰品上的动物纹就很可能存在区别,神兽题材和野兽互搏题材表现的感情也不同。“因此,很难用一种理论或说法来涵盖各种动物纹装饰的涵义。”王璐总结。

前斯基泰和早期斯基泰遗存

事实上,有关动物纹的研究成果很多,已有的成果主要是针对某一类动物纹装饰风格或者同一类动物纹装饰的器物,作者也是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行的综合研究。但可以说,本书是目前对中国北方动物纹研究最全面的成果,第一次从欧亚草原的视角全面分析整个北方地区动物纹装饰的发展演变规律。“进行这种综合研究需要有较为广阔的视野和丰厚的知识积累,邵会秋从2002年就开始进行北方地区相关考古的学习和工作,有着很丰富的相关研究经历,而且已经发表了多篇关于北方、新疆和欧亚草原的研究论文。本书既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结项成果,也是作者在多年研究基础上完成的专著。”王璐介绍。

中国自古以来就存在着各个地区以及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政治等各方面的融合现象。在中国北方、新疆和境外草原地区动物纹装饰都有广泛的分布,各地的动物纹装饰既有自己的区域特色,又存在着紧密的联系。动物纹的使用不受功用的限制,往往更能体现当地族群的价值观念和文化传统,其艺术形式不仅是草原艺术创造者的个人自我表达,还与畜牧经济的生业方式紧密相关。因此,动物纹装饰研究是深入研究中国北方、新疆和欧亚草原文化的重要切入点,同时也是探索三地人群交往方式和过程的重要手段。

王璐表示,早在中国北方地区动物纹装饰的萌芽阶段,就已经出现了来自境外草原地区的影响,比如早商时期就出现了四羊权杖首;之后中国与境外的联系一直未完全中断,晚商时期随着中国北方和蒙古高原冶金区的扩张,兽首装饰影响到了新疆和米努辛斯克盆地等地;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卷曲动物纹和排鹿纹反映了夏家店上层文化与图瓦等地的联系。中国北方、新疆和欧亚草原地区动物纹交往的繁荣期主要是在战国时期,尤其是战国中晚期。

中国北方与境外草原各区域动物纹交往的时代是不同的:最早是与北面的米努辛斯克盆地和图瓦地区的联系,如晚商时期刀剑的兽首装饰等;然后是与阿尔泰地区,主要是与巴泽雷克文化的联系,如战国时期的神兽题材、翻转动物纹等等;最后是与天山七河地区的联系,年代已经到公元前3世纪之后,如北山羊饰牌的传布等。中国北方地区与米努辛斯克盆地和阿尔泰地区的联系可能主要通过蒙古西部到内蒙古西部的草原通道,与天山七河的联系则主要通过天山通道,这也是后来汉唐丝绸之路的重要路线之一。从米努辛斯克盆地到阿尔泰再到天山七河地区,交往的路线不断南移,这个过程也反映了从草原之路到丝绸之路的历史进程。

百兽率舞,动物纹装饰更具美感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古今中外,人们对姓名的看重不言而喻。书名亦是如此。本书取名《百兽率舞》,其中典故则是出自《尚书·舜典》。因为这本书讲的是动物纹装饰,主角就是各种动物,取名“百兽率舞”与书的主要内容非常贴合。据王璐介绍,“百兽率舞”另有“时代清平”的涵义,表达了一种美好的愿望,就像作者邵会秋所言:“愿社会和谐安定,愿祖国繁荣昌盛。”

除书名以外,这本书的封面设计也紧扣书的主题。整体的绿色象征着草原环境,封面上错落有致地放了很多动物纹装饰,代表“百兽”,既点题,又美观。“这个方案我们跟美编老师反复商讨、打磨,费了很多心思,中间就书名位置、字体、动物纹饰布局方面易稿数次,也征询和结合了邵会秋老师以及编辑室小伙伴们的意见,最终呈现给大家比较满意的效果。”王璐回忆。

内页图

作为这样一部考古专著的责任编辑,王璐进行编辑工作时尤为细致。书中图片极多,有的一张大图上有五六十个小图,每个小图都有自己的编号。王璐在审稿过程中,尤其注意核对正文中的编号与图片中的编号是否对应,文字描述与图片是否一致,做到图文对应、描述精准。“该书的研究对象是动物纹装饰,为使图片呈现得更加清晰和美观,我们主要采用满版、卧排与和合面的形式,减少拉页,方便读者阅读,也让图书装订效果更加熨帖。此外,为了弥补黑白印刷的遗憾,我们挑选了一些特别精美的图片做成彩版,让读者直观感受器物原本的色彩。”王璐说。

在版式方面,为了使读者阅读起来更加舒适而具有美感,编辑团队选择了一个比较疏朗的版式,图文结合上注重灵动性和跳跃性,富于变化。本书在书眉上也作了一些小设计,书眉竖排放置,在偶数页的书眉上还放了虎(百兽之王)的线描图,呼应 “百兽”之主题。

 

(本文编辑:杨婧;编助:黄雄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