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诗人耿相新又重新点燃了人们的目光

2020年06月10日   作者:文迅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耿相新,出版人,历史学者,词作家,诗人,中原大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董事,总编辑。他供职出版界35载,喜欢阅读与沉思,喜欢与书和出版有关的一切事,著有《中国简帛书籍史》等十多部书籍。百道网今日特与诸君分享他的一部诗集。耿相新还邀请了郑州电台主持人刘阳朗诵该诗集,并录制成音频。

中原大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董事、总编辑 耿相新

郑州电台主持人、朗诵爱好者 刘阳 

组稿感言

耿相新,出版家的声望几乎淹没了他诗人的光环。但新近一个偶然事件,诗人耿相新又重新点燃了人们的目光 。

2019年七夕节前两天的傍晚,在郑州东区河边散步时,他无意中被一丛松针划伤了眼球,每眨一下眼睛都感到刺痛无比,两只眼睛不能聚焦,书上的字摇摇晃晃,以读书为生活的他,一旦不能读书,生命顿时失去了意义,那种精神无所傍倚的痛苦完全超越了目光的疼痛。两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对他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于是,他又想起了诗,并又写起了诗,竟然一发而不可收,几乎每天都写,有时一天几首。他试图以手代替眼睛,去抚摸有声音的世界,他感觉到了新生,写诗成了他新的生日。在一百天左右的时间里,出版家耿相新,竟然自印了一本诗集《秩序•量子态》,还有一本待印的《河之广》。这是生命的奇迹,更是诗的奇迹。谁说诗歌无用?诗歌这时就是生命的神药。

因网络繁荣而兴盛的口语诗,有一个信条:能写看见的,绝不写想到的,因看见的才真实。可是当你眼睛陷入黑暗,你除了想又能如何?其实,真,也不只一个面孔,最起码有三真:物真,见真,想真。哪一个更真,没有定论,但艺术作品里的真,多数应该是想到的真,即心理的真或者主观的真。 

所有的,言语都是符号,而符号 

是醒着,或者睡眠的意义 

你的沉默,是精神的海洋 

当你开口时,声音是汪洋里的一叶舟

——《符号》

只有声音代替了眼睛,只有联想代替了眼睛,你才会有如此别样的体验与发现:另外的看见。这种真,是真的另一张面孔,是真的可能性,是真的发现,遗憾的是,只有你看不见时,才能看见它。

“有时手拉手,一种敌人的/亲密”,“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它们的命运是无序/正是这些无序构成了有序的原子/理性的根深扎于非理性,这就是/物质世界,一个自己不能决定自己的世界”(《秩序·原子》)。这些看见,叫你惊喜、诧异甚至恐惧,仿佛到了火星上,是第三只眼睛的功劳,是让心灵长了眼睛,它不仅独特深刻而且验证了科学的发现与真理。

《暗物质》:“你不能否定,你是透明体/每一毫秒,不能计算的/无数物质,微子,正穿透你”。

《量子 :纠缠还是纠结》:“来源于一个头脑的思想实验/两个热恋的耦合的粒子/以不可知的偶然性,分手/但,无论时间如何漫长/也无论空间千里万里/它们的心,始终心有灵犀”。

诗人是神的代言人,科学家往往都是天才,冥冥中仿佛有共同的神秘力量在左右着一切。难怪两千多年前的诗人屈原写出了今天仍难解的《天问》。美国科学家爱迪生在自己的实验室曾立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充满万有、至高至尊的神存在。”他一生的发明有两千多项,但他的信仰不但没有阻碍他,反而每当遇到难题时,他认为向神祷告是获得力量的源头。达尔文老年时经常有病,孩子也是白痴,最后他逐渐转向神学,并撰文对神表示了忏悔。73岁临终前,他说:“我观察这个世界,尤其是人类的物质,我不赞成‘世界是由任无目的的力量来支配’这种武断观点,我认为这个世界对于善和恶,必然有一个无所不在、巨细靡遗、遍及宇宙的定则存在其间。”天文学家伽利略认为宗教信仰和科学信念之间并无矛盾。他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太阳黑子、木星的卫星、月亮上的山脉后,欣喜若狂地写下了一段话:“我惊呆了,我无限感谢神,他让我想方设法发现这样伟大、多少世纪都不清楚的事迹!”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朱清时院士说,“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你怎能用流水,丈量距离

或者如雾一般弥漫的时间

在启明星下吸吮,呛醒了往事

你为何扔掉滚烫的故事

如那座城,墙一般沉默

并以太阳的余晖,证明遥远

在《河之广》里,河已成了历史与时间的隐喻。诗人”体验到了历史对于现在的拯救。……历史也像先知一般预言未来,而对于每一片存在于历史上的你的未知都是另一种先知,我的获得就是现在的诠释,而当下的充满生命气息的理解让历史也吹进了生的活力。在任何人都终将成为历史的巨大的逼迫下,我们必须学会与当下和解。与现实和解意谓着生命的质量。自我的解放是和解精神的一条通道,而每一首诗,对于诗人而言,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现实的解脱。于我,长短不齐的诗句,正是自我解放的起点与终点。起点与终点的合一,必是寂静的了无凡尘的涅槃。”这也印证了诗人于坚的话,“写诗,是一种对生命的超越性觉悟,诗是对生命的解放。成为一个诗人与入教一样。”

当然,耿相新的眼睛已恢复了光明,感谢这次眼祸,这次史诗般的传奇,使他与诗又恢复了热恋,白发飘飘之中的,一场旷日无期的世纪之恋上演了。

我们还要做的是:把眼睛睁大……

2020年5月19日于郑州

——李霞

适应

梦中,一个梦想被撑破,醒来 

仙山上的神仙过于拥挤 

每一个,脑袋肿胀,聪明透亮 

因急于发表意见,面红耳赤,甚至口吃

  

我梦见了一部经书 

来不及开卷,醒来

  

我竭尽全力睁开眼睛 

扑入眼帘的是黑夜 

我的眼睛本是为了光明而生

  

无意识地,舒展

被睡眠捆绑的双臂,僵硬 

几声挣脱,从关节里喷涌 

轻松像瘫睡一般轻松

  

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

2019.8.9

 

指头

指头,忽然有了生命 

不止一个 

在如意湖的门口,叩开 

神秘的秘密的

  

门。连上帝都不能相信 

中岳寺塔,正在后退 

一边是众妙 

一边是地狱

  

眼睛,在别处 

歌声,在今天

语言,降落,分藏在红尘各地

吞咽。啤酒的麦芽儿香 

一口一口的撤退 

直到星星的眼皮眨个不停  

2019.8.11

 

悬空寺

几十根棍子,支撑起佛陀

造像,太上老君,慈眉善目 

在恒山上,造山运动的后裔 

超乎想象,躲避危险

  

最胆颤心惊,难道是几百年 

早已失去生命的生长的棍子 

它们从岩石中挺拔而出 

不带丝毫犹豫,向上

  

无论多么绕口,神与人

必然,一心一意扎根 

必须信任的北方的山

丝毫,不能懈怠,即便是 

坚硬的岩石,抛弃一切 

棍子,绝不能离去

  

像一帖膏药,治愈人类 

紧紧地贴在古老的伤痕处 

豆灯,企图照亮山谷 

甚至,不可言说的尘世

  

行走的或者静坐的,灵魂 

吸吮大山,雨露或者精液

虚构,陶渊明的,有酒世界

  

一个寺,攀援

一代又一代的人,像逗号 

省略号,诉说

风怎么能吹走,千百年

不能低头,不能俯视 

只能仰望,光或者无光的天空 

涧谷,炫耀山的神秘 

而人,正在证明,人的渺小 

2019.8.12

 

荒原

蚂蚁走过的路,是不是路 

只有同伴,听得懂风语中的方言

  

大象迁徙在思想的荒野上

衰老的那条粗糙的尾巴,指示方向

  

水獭湿淋淋的脑袋,装满了真理 

两只眼睛,对视无知的异类

角马长征,扔下一条条惊心动魄 

河流,完全无视枯木般的鳄鱼

长颈鹿创造了草原,将人类驱赶 

让人直立,从非洲出走

  

狮子王,正在绞尽脑汁安抚与征服 

多情的异性,挑战,挑战者的引诱

  

老虎因为人类的屡屡抚摸而忧郁 

唯一不能忘记的是怒吼,以及远方与诗 

2019.8.17

 

符号

所有的,言语都是符号,而符号 

是醒着,或者睡眠的意义 

你的沉默,是精神的海洋 

当你开口时,声音是汪洋里的一叶舟

  

颠簸。我们寻找北斗星,以及所有 

可以定位的,星座 

无论双子,巨蟹,还是狮子 

借那些闪烁不定的星光,以校正

  

方向。准确的错误,提供

僵硬的标本,伏羲的“一”

解构了自然,并将人的命运拆散

是谁踩住了命运的脚跟?也许 

仅仅是一个阴影,算命师 

预言家,像哲学家,总是说正确的话

  

一旦话语变得准确,小舟 

获得新生,一旦被符号固定 

笔画像坚硬的钉子,像锚 

紧紧地抓住海洋的泥沙,或者岩石 

不准呼吸,意义还在随波逐流

2019.8.17

 

秩序 · 原子

这个世界让我惊讶,包括我自己 

在街心,向东西南北奔走的人,竟然 

由难以计数的原子,堆砌而成,肉体 

而原子的核,又被质子和中子控制 

质子和中子也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它们依赖夸克,夸克的心是轻子 

它们带着灵魂似的电,互相吸引 

互相排斥,有时手拉手,一种敌人的 

亲密,它们沿着自己的轨道旋转 

飞来飞去,但更多的,是最不可思议 

测不准,它们没有方向,完全不知道自己 

它们由一瞬间一瞬间的迷茫组成 

意识指挥不了行动,它们不能掌控自己的

命运,它们企图在有限的空间,抗争

逃逸,寻找自己的轨道,位置 

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它们的命运是无序 

正是这些无序构成了有序的原子 

理性的根深扎于非理性,这就是 

物质世界,一个自己不能决定自己的世界

2019.8.19

 

窗户

窗户,一个通往自由和世界的门户 

一个未知,被涂抹得五彩缤纷 

花枝招展的幻想,被几声犬吠,惊醒

  

人们将它装饰成艺术,傩的面具 

或者建筑舞台上的,生旦净末

只为偶然的行人,偶然的一瞥,惊奇

  

窗内的世界更精彩,爱的战场 

“嘭”的一声,点燃了天然气灶

袅袅的炊香,吞噬和吐出,酸甜苦辣

  

窗户是一声叹息里的一个哈欠

不朽和速朽,戴着一层面纱

窗帘假装看不见对方,正用眼神

瞄准。一棵生命之树上卧着一只鸟 

欲言又止,一串串的言语,连发

扣动扳机的手,隐藏在窗内,谁

  

射中清晨的脚步。回响是喷嚏 

红尘在绿色的叶片上游走 

每一朵生命之花,正在仰望窗户  

2019.8.28

 

暗物质

你不能否定,你是透明体

每一毫秒,不能计算的 

无数物质,微子,正穿透你

   

它不是光,它是隐身的高手 

它不惊扰任何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 

粒子,它只是无意识地,想穿透你

  

它不带一丁点的电,它不和 

任何一个肉体,或者物体,纠缠

是看不见的中微子,它必须穿透你

  

你不能和小,和它们争夺主流

与无穷的中微子,合影

你只是,一个裸露在光里的透明体

2019.9.6

 

量子 :纠缠还是纠结

来源于一个头脑的思想实验

两个热恋的耦合的粒子 

以不可知的偶然性,分手 

但,无论时间如何漫长

也无论空间千里万里 

它们的心,始终心有灵犀

  

它们,神一般的关联着 

爱因斯坦说,“鬼魅般”

它们在自己的轨道里

围绕着自己的轴,自转

假如宇宙仅仅是一个原子

这两个粒子,就是土著的居民 

更可能的是,它们的祖先 

就是共同的,亚当与夏娃

  

然而,上帝的粒子 

也许只是唯一,它 

裂变,或者自生

一个两个,以致无穷

  

分裂是否意味着分手 

它们的纠缠成为人类的纠结

  

也许,几个粒子聚集于 

一个原子内,它们互相依偎

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生态系统

这是它们生存的权力

事实是,它们越亲密 

系统越失序,连信息 

也更想翻越窒息,逃逸

  

小国寡民,也许更易安居 

可是,上帝却让我们如此亲密 

2019.9.6

 

肖像画

他在你的纸上存活

栖息在二维空间

是你将他,诞生在这平面上

他已经一贫如洗

思想的行囊,空空荡荡

孤独比消瘦更可怕

他的脸,下着小雨

灰尘和着疲惫,精神的污渍

手徒劳地垂着,无力拂拭

  

他的语言,被困在原地

嘴唇非常潦草,不毛之地

舌头躲藏起来了,或者被

  

咬住。他没有残疾,但

腿,若隐若现,有无间

听不到沉重的喘息声

什么时候,你放逐一下悲悯

将他拖拽出,纸的囚禁

让他存活于灰烬,享用生的余温

2019.9.14

 

停云

霭霭停云, 

濛濛时雨。

八表同昏, 

平路伊阻。

——陶渊明

你怎能锚住,那朵云 

以每一滴雨,将它固定

  

你穿戴着孤苦,将影子

长久地投射,印在东轩的窗上

你以温热的目光,温暖

抚慰,那一坛春天,冻酒

  

东园里,鹅黄色的,柳树

结满无数的方言土语,吐出句子

那一双,心中装满自由的画眉

歇息在彼此的眼中,诉说前世

你手足无措于,那朵云

搔首,还是紧紧盯住它

你是云,还是云是你 

心事的门窗推开,望见

  

难道你的沉默,如云 

漂泊,在空空的,空中

2019.9.15

 

河之广

谁谓河广, 

一苇杭之。

谁谓宋远, 

跂余望之。

——《诗经·卫风·河广》

这枚锈迹斑斑的张望 

苦涩的目光,蜘蛛网般

网住深秋的露水,结满眼睛

  

你怎能用流水,丈量距离

或者如雾一般弥漫的时间

在启明星下吸吮,呛醒了往事

你为何扔掉滚烫的故事

如那座城,墙一般沉默

并以太阳的余晖,证明遥远

  

其实,我踮起脚尖,就能望见

  

你长长的影子,岂不是漂泊的 

对岸,你怎能以蜉蝣的生命

编织扁舟,我乘坐一枝枯黄的芦苇

便可渡过,你假定了几千年的历史

难道这条大河,竟容不下一叶

独木舟,事实上,每个自由的早晨

我以手指为桨,已经,划向彼岸

2019.10.7

 

导演

梦从第一集跳到了第二集, 

它是连续的,我们分批

在梦中变老,不间断地

  

我们轮流导演,自己的脚本 

连同场记,摄影,剪辑,无一

不是自己,熟悉的人和新添的事

  

“你是那一批变老的”

将成为一句问候语,这密集的

镜头,对准了每一个人,无所

  

遗漏。时间的长焦,扫描

每一个角落,窃喜和窃泣 

没有什么不同,你必须出演

  

你,自己。也许,只有一个

观众,每一个人的唯一观众

他是线性的,从不坐立的 

自己不能观看自己的,时间

你必须准备好,你自己的小说  

2019.10.11

(本文编辑:杨子欣;编助:安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