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高振霄收藏近二百封李瑞清、罗振玉、溥儒、龚心钊等师友来书信札集出版

2020年05月25日   作者:文迅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上海书画出版社推出了《鱼雁雅谊 翰墨流芳——高振霄师友来书信札集》一书。这部作品为清末翰林、高式熊之父高振霄收藏的近百通其与诸名家的私人书信。

《鱼雁雅谊 翰墨流芳——高振霄师友来书信札集》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上海书画出版社
作者: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出版时间:2020年03月

鱼雁雅谊 翰墨流芳

——高振霄师友来书信札集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编

《鱼雁雅谊 翰墨流芳——高振霄师友来书信札集》一书为清末翰林、高式熊之父高振霄收藏的近百通其与诸名家的私人书信,由上海文史馆编,收录了包括李瑞清、罗振玉、溥儒、章梫、龚心钊等著名书画家,也包括孙宝琦、孙表卿等清至民国时期政坛重臣,其内容涉及书画请索、碑帖评定、诗文唱和、谈论古今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书法价值和文献价值。

全部书信均附有释文

部分书信

龚心钊


释文:画梅词无穷出清新,抑亦寄托深矣。碑签题三种,兹备纸五条,请代交烦燕老为纫(不促书)。此上闲云。钊拜手。

李瑞清


释文:谨如命签名其上。云麓侍讲左右。清道人顿首。

罗振玉


释文:云麓先生有道:屡拜高教,相见恨晚。两次惠书均拜悉。《三孝廉集》承赐书题,又奉到法书楹帖,渊静粹穆,得六朝人精髓,无任拜服,谨谢,谨谢。万年少先生年谱草草脱稿,遗漏尚多,敬呈大政。又一册祈转赠柳堂先生,并乞代致拳拳。静安征君性情孤矜,而钦仰高节,与弟正同,托代致意。专此致谢,即请道安。候为道珍重。小弟振玉再拜。廿九日。柳堂先生著书目已拜收。又启。

溥儒



释文:云麓侍讲座下:顷以先母未安窀穸,忧疚昏乱。前数承垂念,负罪之躯,益增悚惧。今先母已殡,遵礼除服,儒何人斯,敢逾于此。近梦先母颜每和霁,因思郑康成诂《礼经》有“全存于彼”之言,望可践也。前奉手书,谓人子于亲,非一毀可已。重拜闻教,终身诵之矣!山中画扇,奉寄。《灵光集》目录并呈钧阅酌定。即颂福履,不具。溥儒顿首。

前言

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高振霄(1878—1956),字云麓,别名闲云,号洞天真逸。前清进士,翰林院庶吉士。历任翰林院编修,国史馆协修,赏加侍讲衔。著有《史发微》等。民国以后,从袁世凯、段祺瑞当政,到汪精卫伪政权,无数政客曾经千方百计引诱、拉拢他附随效力,均被其严词拒绝。他带着家眷离开京城,最后到上海定居,以教授书法、卖字为生。他书法四体都能,魏碑体最有功力。1932年开始画墨梅,署名老顽、顽头陀。作画必自题一绝,久之,汇成《梅花诗五百首》,诗稿手写本10本。名其居室曰“云在堂”,是上海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书法家。1952年的一天,他应邀参加由上海市委统战部周而复副部长主持的座谈会,陈毅市长到会热情洋溢地讲话。晚宴时高振霄先生被安排在主桌上,陈毅市长亲切地对他说:您是翰林太史高振霄先生,我了解您的为人,知识渊博,为人耿直,是个好先生。1953年陈毅市长聘他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第一批馆员,1956年高振霄先生因病去世。

高式熊(1921—2019),名廷肃,号羽弓。幼承庭训,书法得其父高振霄言传心授,自学篆刻,获海上名家赵叔孺、王福庵、张鲁庵等前辈的悉心指点,27岁时即加入西泠印社,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社员之一。擅书法、篆刻、印学研究、印泥制作等。其书法出规入矩、端雅大方,正、草、篆、隶、行皆能,篆书尤精,与篆刻并称双美。高式熊先生继承了高振霄先生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民族文化的优良家风。高式熊先生1990年被聘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后,非常关心和支持文史研究馆的各项书画活动,每当文史研究馆组织举办书画展、出版画册时,他总是精心创作,积极参与。2015年,文史研究馆举办“爱国·和谐”朵云轩杯首届全国青年篆刻艺术选展,高式熊先生作为评委亲临会场遴选作品,参加考评活动,与青年选手亲切交流,成为篆刻界一段佳话。这一年他还为文史研究馆集体创作的《上海赋》精心书写隶书书法作品,与另外三位馆员作品汇集成《上海赋》四体书法集出版,传播优秀传统文化。

高振霄与高式熊先生父子两代都是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他们浸染一生翰墨岁月,成就斐然;他们始终以传承文化为己任,不遗余力,对上海市文史研究馆更是饱含深情。本书收录了龚心钊、李瑞清、罗振玉等近四十位高振霄馆员的师友写给他的书信。为使读者一睹书简风采,了解其内容,本书影印原件,并附师友简介和书信释文。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始终致力于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此次遵照高式熊馆员的意愿,与其家属及高老生前的工作单位上海书画出版社共同努力编辑出版此书,既是向高振霄馆员与高式熊馆员致敬,也是体现上海市文史研究馆的办馆宗旨,同时向广大读者奉献一本珍贵史料和精美读物。

这次出版的《鱼雁雅谊翰墨流芳——高振霄师友来书信札集》既是我们家族的宝贵财富,更是社会的宝贵财富。这些信札涉及内容广泛,我们能从晚清名士间的交往中感受到师生朋友间的真挚情谊,感受到他们对国事、家事、时事的殷殷关切,感受到在诗文艺术探讨中的真知灼见等。近二百封书信经历了七十多年的沧桑岁月,今天能呈现在大家面前,离不开我父亲高式熊先生的精心呵护,他在当年祖父高振霄先生读完来信后一一收藏并打包整理。这些信札由于父亲放在不起眼的地方才躲过文革劫难,使之完整保留至今。

——高定珠

(本文编辑:杨子欣;编助:安安)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