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鲁迅草木谱》:展现另一种读懂大师的方式

2020年05月29日   作者:段吟风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鲁迅一生热爱博物学,更钟爱树木花草。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随笔散文集《鲁迅草木谱》将于2020年6月与各位读者见面。作品以花草树木为切入点洞悉鲁迅的内心世界,力求发现一个有血肉、有温度、有人情的鲁迅。该书也是学者薛林荣书写的关于鲁迅微观研究的随笔集。其笔下的树木营造了特殊的意境,透露了鲁迅的内心密码。

《鲁迅草木谱》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薛林荣 著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写鲁迅的书有很多,《鲁迅草木谱》则有自己的特点,本书以鲁迅生平时间线编排内容,叙说不同时期鲁迅与草木有关的文字和文化活动,清晰展示了鲁从草木切入,在写作、思考的鲁迅形象外,挖掘了他对植物学的兴趣,勾勒了生活中少为人知的鲁迅形象。其中运用了丰富的文字材料,展现鲁迅对植物学的喜爱,以草木为线索串起鲁迅的生活,是研究鲁迅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的有价值的史料。书中配有大量生动的插图,增添了本书的趣味性,可观赏可揣摩可收藏。

到日本留学时,鲁迅写下了“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这一描写樱花最经典的比喻句。日本风物在鲁迅思想深处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也是他在日本开始寻求出路的时节。此时,他对科学研究的兴趣发生了明显的转移,即从地质、化学等无生物科学向植物学、动物学、医学等生物科学转移。“我想去学生物学”本是鲁迅放弃医学时安慰藤野先生随口所说的一个谎言,其实从鲁迅此后的行动看,更像是下意识显露出的真实心理。毫无疑问,生物学是鲁迅思想不可或缺的一个力量支柱。

鲁迅居必有树,无树不欢,对花草树木是饱含感情的。

从日本回国时,鲁迅随身携带了一株“水野栀子”,栽种在绍兴老家的庭院中,后又赠给了他的表弟郦辛农。

在两级师范学堂任教时,鲁迅提倡种树,并带领学生采集标本,为当时中国的自然科学研究做出了示范。鲁迅甚至打算编一部《西湖植物志》,可惜未成。这一阶段,鲁迅工笔抄录了嵇含的《南方草木状》,不仅熟悉了草木性状,而且见识了岭南佚闻故事、风土人情。

鲁迅的创作擅长并偏爱通过描写树木、花草,使小说的“典型环境”十分丰满。

小说《怀旧》的开篇是从一棵青桐写起的:”吾家门外有青桐一株,高可三十尺,每岁实如繁星。”在《秋夜》里写下了著名的句子:“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鲁迅以这个奇特的句子为现代散文诗立下了一座高标,也为散文诗民族化提供了一种全新的风范。

鲁迅给他的小说都设计了气质相配的树木,如《药》中的杨柳,《风波》中的乌桕树,《铸剑》中的杉树林等。那“隐藏着夜气的杉树林”是眉间尺复仇出发的地方,也是眉间尺与黑衣人密谋复仇大业的地方,亦是见证了奇特的复仇方式的地方。《风波》这篇仅有四千余字的短篇小说,先后有六处写到江南一种独特的树——乌桕树,在推动情节的发展方面起着类似“监视器”的作用。小说《高老夫子》刻画高老夫子时,使用了一个关键的道具:桑树。高老夫子一生有两次因桑树而碰壁,这是设计高超的两道玄机,更深刻地写出了高老夫子的虚伪和不堪,窘态与局促。

此外,鲁迅对外国文学作品中动植物名称的翻译一丝不苟,既体现了他翻译治学的严谨性,也体现了他对这一领域的特殊关注,为后世翻译提出了新的命题。

作者简介:薛林荣,1977年生,甘肃秦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历史小说《疏勒》,散文集《一个村庄的三种时间》,随笔集《阅人记》《处事记》等。作品散见于《散文》《北京文学》《散文选刊》《南方周末》等刊物。曾获黄河文学奖等多个奖项。现居甘肃天水。

(本文编辑:杨子欣;编助:林千惠)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