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我们关心孩子的看法吗? ——评何夏寿儿童小说《天天玩童话》

2020年05月20日   作者:周一贯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全国著名特级教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何夏寿的新作《天天玩童话》是一本关于“什么是好朋友”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做好老师”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做好家长”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办孩子们喜欢的好学校”的书,甚至还是一本关于“怎样放飞想象,写好统编版语文教材童话作文”的书。本篇书评的作者系著名小学语文教育专家周一贯。

《天天玩童话》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江西教育出版社
作者:何夏寿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有情怀的小学语文老师,总会十分关心引导儿童的文学阅读生活,其中的佼佼者难免手痒,不觉间也会投身于儿童文学的创作之中。何夏寿老师就是颇有代表性的一位。这不,他的又一部新作《天天玩童话》,就在我书桌上了。

这是一部儿童小说。小说的主体是一帮乡里乡亲的小伙伴,主角是一位叫天天的小朋友,故事讲的是他们一起在“金鲤鱼小学”从三年级到毕业季的校园生活。

我知道,这所学校的原型应该是何夏寿待了41年,先后在那里当过教师、校长的一所小学。那所小学是当代童话大师金近先生家乡的小学,也是何夏寿家乡的小学。从小就喜欢文学的何夏寿和金近先生常有书信往来,成了忘年之交。

何夏寿1979年参加工作时是一位代课教师,后来因教学优异破格转为公办教师,继而不断保持优异,最终成为著名特级教师。何夏寿在村小教了17年语文,做了17年班主任,1996年调到当地一所叫四埠的完全小学当校长。在何夏寿百折不挠的努力下,2000年四埠小学终于改名金近小学。学校越办越好,成了一所以童话教育闻名全国的先进学校。何夏寿研究童话,创作童话,进行童话教学,于1999年加入了浙江省作家协会。这样看来,这本书是他集语文教师、校长、作家等多重身份于一身,集41年“童话育人”实践与思考于一体所结下的又一硕果。

是的,他在前言里说了:《天天玩童话》是一本关于“什么是好朋友”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做好老师”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做好家长”的书,一本关于“怎样办孩子们喜欢的好学校”的书,甚至还是一本关于“怎样放飞想象,写好统编版语文教材童话作文”的书……在如此切中当下教育时弊、教学实事的有趣故事里,其实核心问题是集中表达孩子们有别于成人的不同看法:对学校教育的看法,对老师的看法,对家长的看法,对班干部的看法,对同学的看法,甚至对学语文的看法。小说的聚焦点就在儿童看法与成人世界所发生的矛盾与冲突。这就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孩子应不应该有自己的看法?孩子的看法应当得到尊重和关心吗?显然,这样的矛盾冲突不仅真实地发生在作者的专业生涯之中,也一样真实地发生在我们的教育生活之中、社会生活之中。现在写来就“宛如平常一段歌”,很值得我们“过去未来共斟酌”了。这正是它的教育价值、文学价值之所在。

成人世界对孩子的要求似乎只有“听话”,就是要听成人的话,听老师的,听爸爸妈妈的,听邻居大伯大婶的……“听话”,一直被认为是“好孩子”的标准。问题是孩子有自己的看法。他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应该有自己的看法吗?

看法是什么?看法是感受,是体验,是从中产生的观点,形成的观念。孩子是人,当然也会有自己的看法。孩子的看法确实会有些不完善,也会有些是不正确的,但它们却是天然合理的。其合理性就体现在会比成人更纯真、更朴实、更不加掩饰。为什么?一句话——就因为他们是孩子,而不是成人。在一定的生命阶段里,他们并不需要和成人有一样的看法,因为他们正在成长中。有些不同的看法包含着他们难得的天性和个性。这些天性和个性大多正是日后他们成为个性鲜明、极富创造力的人的核心。

他们对老师有看法。教体育的严老师可真是“严”到家了,体育课上每做一个动作,他总会说“重来”。他“还是学校的德育主任,经常会以‘21天养成一个好习惯’要求我们”。他还会让“我们”吃他的“生活”。一次“扔垒球”,天天觉得已经扔得够远了,他还数落天天 “人家练得天天向上,你练得天天向下”,气得天天“在心里骂了他三七二十一遍‘阎王’”。教科学的张老师就如《三国演义》里的猛男张飞。他的“笑功能”似乎已经坏死。他盯你一眼,你会吓得瑟瑟发抖;要是盯你两眼,你准会边打寒战边招供:“我说……那个垃圾是……我……是我丢的。”

当然他们也有很喜欢的老师,那就是后来教语文兼当班主任的李老师。她可是学校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老师。她喜欢给学生讲童话、唱童话、演童话、跳童话,还带大家到小溪边、田野上找童话……

他们对班干部有看法。这之前的班长叫肖博,好像什么都懂,又很会思考的样子,戴一副500度的眼镜,每天最大的乐趣是拿着一本笔记本记我们的名字……于是同学们称他“肖魔头”,是“魔头”转世。升上三年级之后,班长是江照花,同学们更不喜欢她,厌她“多管闲事多吃屁”。她不光一样爱记名字,而且还时不时当场揭发同学们的不是。这种揭发往往又有些夸大事实,所以同学们说她“讲造话”(“江照花”的谐音,意思是说谎话)。为此,天天似乎还发现了一个真理:天下的班长都是“魔头”转世的……

他们对同学,即使是好朋友也有看法。如主人公天天的“铁哥们”是白小易。天天觉得他的爱好就是吃,特长是“吃不饱”,口头禅是“这个应该很好吃”,外形特点是“胖小猪”……

他们对双休日的补习班更有看法。进补习班是因为妈妈在家长会上记住了一句话——“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原本“双休日”应该是特别快乐的日子,现在却“被妈妈押着走进那幢万恶的补习班大楼”,竟成了“躲也躲不开的灾难”……直到小易告诉了他那个秘密:“补习班老师吃喝拉撒全是靠我们交的补习费,他们要是对你凶,你就说‘下次打死我也不来了’,他们准会乖乖的。”

…………

那么多的看法,还真让人觉得有点“小可爱”。这帮孩子不简单哪!

关注自己喜欢的事实,讨厌自己不喜欢的,是人类的天性。尽管这种喜欢和讨厌的看法并不一定完全正确,但看法永远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这种认识过程所自然形成的“闭环”,在儿童生命成长过程中永远保持着开放的状态,即在生活的历练中他们会不断修正自己的观念,构成“成长”体系。这便是儿童最宝贵的“可塑性”。

这不,到了毕业季,“看法”就不一样了。李老师当然变得更可爱了,令同学们难舍难分。在毕业典礼上,她成了“最丰收的人”,因为“给李老师送花的人太多了”。原来他们认为不会笑的张老师,现在成了“最光亮的人”,在毕业典礼的舞台上“穿着一件有亮片的衣服,就像《星光大道》上那扇闪闪发光的大门”。连“阎王”老师也不再阎王,在拍了集体的毕业照之后,还主动提出为同学们留下自愿合影的机会,多有人情味呀。江照花也不那么可恨了,在那些有点乱纷纷的写毕业留言、按手印的活动中,似乎她的掌控才能得到了极好的发挥。在关键时刻的“一锤定音”分明得到了大家的拥戴。天天从爱写童话到出了一本童话集,获得学校为他量身定制的“童话王子奖”,自然更成了毕业典礼上“最幸运的人”……

至于在“二十年后的家乡”里,孩子们的“看法”有了更多意想不到的改变:江照花已是金鲤鱼小学的校长。之前当班长的磨炼,竟成就了她现在出众的治理能力;肖博的多识善思,成了他当副校长所拥有的出色的执行力……连“吃不饱”的白小易也大名鼎鼎,成了经营一家大餐馆的美食家。项尚不仅接了她爸爸的班,成为大美农业的董事长,而且还成了著名画家,此时正在忙着为参观的孩子签名,身后是一幅她画的巨幅油画《灰姑娘》。天天则已经住在了火星,此次重返家乡可是荣归故里啊……

孩子们的“看法”就是这样在不断提升中变得渐臻完美。生活的磨练,实事求是的经历,则是实现这种改变的生命动力。香花无色,色花不香,人亦如花。在孩子各自不同的“看法”中往往也同时存在着每个生命的独特之处。说到底,人应当是有不同看法的动物,儿童的不同看法更会最真实地表现出来,而且可以肆无忌惮地表现在每个生活折痕里。所以成人们应当更加尊重儿童的看法,因为在那些被误认为不成熟的看法中往往会蕴含着生命和宇宙的深邃与美妙。尊重儿童的看法,就是要我们在孩子的“生命在场”处育人。我们需要儿童文学,是需要儿童真实的心跳。而儿童,只有儿童,才距真实最近。

(本文编辑:杨子欣;编助:林千惠)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