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新冠病毒科研成果全球开放获取,疫情或将扼杀商业性科学出版?

2020年03月19日   作者:杨子欣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当前的新冠病毒疫情虽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却凸显了科研的重要性。COVID-19科研成果全球开放获取,研究人员纷纷表示已从新型病毒无与伦比的数据共享中获益,种种现象都验证了开放获取研究的意义以及保密机制的弊端。这是否预示着疫情将扼杀商业性科学出版?

图片来源:奥地利国家图书馆  

当前的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了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比如扰乱了全球供应链,迫使人员赋闲在家。但它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其中一点就是凸显了科研的重要意义。

想要在这场十万人被感染,数千人丧命的疫情中找到一线希望着实棘手。被平息前,疫情肯定还会造成损失。

但2019年12月底,中国首次报道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已经让全球的研究人员达成了空前的合作。

事实表明,这种实时共享在科研界实属意外,因之前并无相关规定,所以也未被普遍遵守。

据《美国医学会杂志》报道,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维护的免费研究论文数据库显示,新冠病毒相关生物学、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的数据每天都在增长。

而美国政府是实时共享原则的主要违反者之一,因为对抗疫情需要大量的信息。

3月2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本应担负起信息交流中心的职责,及时发布疫情相关信息。但它未做任何解释就突然取消了传染病专家南希·梅森尼尔的疫情介绍会。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报道,该中心还悄悄删除了其官网上公布的美国接受病毒检测人数的数据,他们的技术故障曾阻碍数千项测试的实施,这或许是为了避免尴尬。

这是一项关键信息,因为获取了接受检测的人数,将有助于确定病毒在美国的传播距离与速度,以及政府对疫情管理的效率。

有趣的是,针对“新冠疫情对科学研究分布的影响”中所提及的长期研究出版模式,“政治”网却表示当迫切需求快速传播数据时,这种模式就会像现在一样起不到任何作用。

如今,研究出版的主流模式由一些营利性学术出版社主导,如全球影响力极高的《细胞》和《柳叶刀》的出版商爱思唯尔(Elsevier),《自然》(Nature)期刊的出版商斯普林格(Springer)。但这受到了大学和政府机构的攻击,因为这些机构不愿拿出资助他们研究的经费用来支付。

批评者支持“开放获取”模式,因为通过这种模式,研究资助机构支付出版费用,但要求免费获取其资助的研究。

爱思唯尔、斯普林格和其他商业性出版机构暂时没有对新冠病毒相关研究进行收费,但他们表示,这仅限于疫情期间,不适用于其他已发表的研究。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执行主编爱德华·坎皮恩在接受加拿大《科学家》杂志采访时表示:“比较负责的做法就是,在疫情期间或可能出现疫情的地方,所有的研究成果都可以免费获取,因为那里有人仍处于危险中。”

“开放获取”运动的领导者之一是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由于未能与出版商就开放获取该校研究达成协议,该校曾终止了约2500种爱思唯尔期刊的订阅。

加州大学提议,该校每年约1100万美元的订阅费不仅包含阅读爱思唯尔期刊的费用,还包含阅读开放文章的出版费。当时爱思唯尔犹豫不决,并于7月份关闭了加州大学对相关期刊的访问权限。该大学已向全校师生们保证可以通过其他合法段获取所需研究资料。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家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透露:“科学类文献主要由商业期刊控制,”他在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和其他支持者的帮衬下,于2011年创立了非营利性开放获取期刊ELife。“决策者是从事杂志销售业务的专业编辑,他们主要通过控制文学作品的版权和对文学作品的访问权来赚取巨额利润。”

德国和瑞典的研究联合会取消了爱思唯尔旗下杂志的订阅,不过期刊出版商已在其他国家达成折中方案,比如意大利与荷兰。

在出版创收期刊的专业机构的帮助下,商业出版商仍然有权利为自己游说。

兰迪·谢克曼表示:“这些势力继续对政府的决议施加影响。”他指出,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White House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出台了一项预期倡议,该举措旨在让联邦资助的研究即刻向公众免费开放。这类似于由欧洲19个公共和私人研究资助组织联合提出的“资助计划”。

根据现有的规定,上报联邦资助研究的论文可能会被保留在出版商的付费墙下不超过一年。

2019年12月18日,一封由美国125家商业出版商和专业协会签署的致总统特朗普的信函称:“这一改变会有效将我们所提供的珍贵的美国知识产权国有化,并迫使我们将其免费赠予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

信中断言“遵守目前的12个月禁运令将使大多数美国出版商很难投资出版”,并补充道,“费用随后还将落在纳税人身上”。然而,这封信却掩盖了一个事实:纳税人通过向公立大学等机构支付的订阅费已经承担了大部分出版成本。

当前的疫情已经验证了开放获取研究的意义,和保密机制的弊端。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从新型病毒无与伦比的数据共享中获益。谢克曼说:“这发生速度同样惊人。”

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计算生物学家特雷弗·贝德福德在该中心的网站上提出,从受感染者身上采集样本几天后,有关病毒基因组的信息就得以公开发布,这一速度可以说是“实时”的。这使得贝德福德能确定,病毒从动物宿主转移后,正在持续进行“人与人间”的传播。

信息的快速共享也加快了研制该病毒疫苗的进程,不过专家警告说,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充分测试疫苗的必要性,这可能意味着疫苗的供应将推迟一年或更长时间。

众包数据让科学界迅速反驳印度研究人员发布在公共数据库bioRxiv(允许生命科学的研究人员发布预印本的交互式数据库)上的一篇论文,该文竟提出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中炮制而成。

尽管这种说法被阴谋论者广为传播,但反驳这一说法的分析很快出现,于是作者撤回了论文。BioRxiv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则公告,称所发布的论文未经同行评审,不应将其视作终稿。

(本文编辑:水英)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