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宋志军:疫情推动营销方式蜕变与华文社营销新渠道探索

2020年03月06日   作者:刘晶晶 采;海蓝执笔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华文出版社社长宋志军在接受百道网采访时表示,他救不如自救。出版业更应自谋出路。华文出版社正积极探索立足内容优势,借助强势传播平台,加强与读者直接的沟通,探索将原有的较为单一的内容发布和图书宣传渠道改造成为互动性很强的、“线上社区式”的营销主渠道。


华文出版社社长 宋志军

疫情推动营销方式蜕变

出版行业本身是一个紧密相连的产业链,一环受阻,便环环传递。此次疫情对整个产业链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线上销售受阻于物流,线下销售被迫停业,实体店复工客人寥寥……各出版社在这几个月的现金收入急剧下滑。

此次疫情给实体书店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实体书店的恢复可能比线上更慢。因为疫情过后,物流容易恢复,但是人们对于在公共场所聚集仍然存在恐慌。所以实体书店可能需要人们的心态有所平复后才有可能回暖。图书行业基本上是代销制,如果书店没有销售,我们就没有回款。综上,无论对于实体书店,亦或者是出版社,这次疫情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宋志军略显担忧。

他表示,在疫情期间,华文出版社将充分理解渠道商面临的困难,与合作伙伴一起过紧日子,共渡难关;同时,一起探讨现阶段有效的营销方式,从内容供给的角度,给合作伙伴以最大支持,拉动销售;疫情过后,适当增加作品供应,优先把有力量的畅销书、常备书发到书店,帮助双方共同追回损失。

同时,宋志军认为,他救不如自救。出版业更应自谋出路,而不能干等国家及政府的政策援助,因为这次疫情国家各行各业都遭受重创,国家需要支持的行业也很多。

此外,宋志军表示,此次疫情将倒逼出版社考虑新的业务模式。他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疫情是一次促进出版社转型的契机。增加电子图书出版、强化线上渠道的营销宣传工作是一些值得思考的方向。” 

目前,华文出版社的数字出版业务所占份额仍然较小。对此,宋志军表示,一方面,为了缓冲此次疫情的影响,华文出版社正在积极与当当、京东等网销平台接洽排期,动员相关作者开展直播活动,通过跟观众交流优质图书内容与防控抗疫相关知识,适当安抚民众的恐慌情绪,展现自己作为文化单位的责任担当,也拉动相关图书销售,帮合作伙伴“消化库存”。 

另一方面,华文出版社正积极打造自己的内容发布平台,加强与读者直接的沟通。据悉,华文出版社于2019年3月开通了抖音账号“南门太守盘三国”,目前已收获超过17万粉丝。“若这种方式能行之有效,我们计划将它作为我们后期宣传工作的阵地。”宋志军称。

同年11月,华文出版社与著名历史学家阎崇年共同合作,在抖音上推出了“阎崇年说历史”节目,目前已收获60多万粉丝。宋志军表示:“这种方式聚集了大量的粉丝,能及时地、迅速地发布信息、推广活动。接下来我们也计划以这种线上方式对阎老师的新作进行宣传。当然,这些工作是疫情发生之前开始做的,当时并未考虑特殊情况的发生。而当疫情出现,很多常规线下营销活动无法进行时,我们很庆幸当时在线上做了一些准备。因此,我觉得,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此次疫情也许会推动出版社求新求变,在内容生产方式和营销推广方式上迈上新台阶。”

促进网络平台与内容业双赢

近两年来,由于技术和资金的影响,数字化出版的进程颇为缓慢,此次疫情是否会给数字出版带来新的转机?宋志军认为,疫情之后,数字出版物将担任更多的产品输出的角色。

“但是,我认为,无论是抖音也好,还是其他网络直播也罢,”他称,“出版单位最大的优势还是在内容。”

谈及内容与传播平台的关系,宋志军表示,任何平台都需要好的内容提高流量,好的内容也需要借助平台的流量进行传播。网络平台和出版社并不一样,出版社与作者的接触更为紧密,而网络平台与内容生产者的联系并不是直接的,它们之间存在巨大的结合点。这就需要双方共同探讨如何进行深度的战略合作。

“例如,我们在做抖音号‘南门太守盘三国’的时候,并不仅仅只是做这个系列的销售工作,实际上,我们社需要进行根据粉丝的反馈进行相应的选题策划,我们讲述每个知识点,其实都是在与粉丝交流三国的知识的过程。知识传播比销售更重要。”宋志军称,华文出版社现在正在计划将每一次互动的内容整理、编辑成册,将互动过程中新的碰撞点整合到一起,做成新的作品。

他表示,这是一次很好的实践,在未来,出版社可以更多地根据网络平台的互动的内容实录,编辑成册,进行相应的出版设计,而并非只是利用平台进行图书推荐与宣传。

投入产生回报是硬道理

在宋志军看来,对于出版社来说,每一项业务都需要投入,不管这种投入是否涉及作者,即使是网络直播,也需要投入成本进行制作剪辑。如果出版社一直投入,回报必然成为要考虑的问题,因此,选择盈利也是必要的。

平台更适合对特色出版作品进行推广,而非对所有出版物的简单容纳。宋志军打了一个比方:“比如,一个作者一年能出很多书,但是宣传的重点必然有所取舍;其次,出版社所对接的作者数量也是巨大的,但能包装推出并成为公众人物的也只有几个。因此,这就存在两个局限。网络平台难以对出版作品进行批量化宣传,正如长期投入必须考虑回报,投入同时也应该最大化地用在刀刃上。”

因此,他认为,免费模式也是一样的道理。除了公益事业,公司所采取的免费形式,仍然属于一种商业模式,其最终目的仍然是获得盈利,维持周转。没有盈利,公司的运转就不可持续。

针对这一僵局,宋志军表示:“目前我们也在探讨一种方式,就是说我们现在在开展免费业务的同时,将它所带来的成果在未来与出版进行有机结合。但是现在能不能成,这个不好说。我们还要评估后期我们采用这种模式做出来的新产品,看它的收支能不能平衡。这对我们来讲也是个挑战。”

如何开展这种有机结合的模式并且降低试错成本?宋志军称,可以“小切口”,通过选择少数几位作者进行尝试,即使损失也可控、可承受。

(本文编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