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一个新华老兵的抗疫八天

2020年02月27日   作者:金兰平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与其被动地刷消息,不如“召之即来,火线应援”,投入到基层疫情的防控一线。浙江新华集团金兰平驰援日志,详细记录了参与琐碎而高效的防疫工作全过程。这段宝贵的经历,不仅缓解了疫情带来的焦虑,也颠覆了这个新华老兵对社区管理的认识。

题记: 疫情笼罩下的这个春节,让我们如此真实地接近苦难。

十九年前,虽然经历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剜心之痛,但这些天看到日益增多的确诊及死亡人数,一次次更改延期开业的通知,我的焦虑、无奈、痛心、恐慌、希望等等思绪居然与失亲之痛那段时间有过之而无不及:新冠状病毒医学技能的突破?死亡人数背后各自家庭承受的悲情故事?人性在大难面前的呈现?“若有召,召必回,回必战,战必胜”白衣天使们的底气?更有,后疫情时代实体书店的发展向何处?……                  

与其被动地刷消息,不如“召之即来,火线应援”,投入到镇街社区基层疫情的防控一线。于是,在柯桥区直机关党委的号召组织下,我报名参加了“驰援一线,同行防疫”党员突击队。

Day1:火线报到 

2月2日下午一点半,驱车24公里到达齐贤街道办事处报到增援。下午近三点,听完突击队沈尧如队长的动员和街道领导介绍辖区内防控疫情的工作部署,我和机关其他两位党员直奔迎驾桥社区,向街道党工委委员盛建方报到。

盛委员正在和社区工作人员商讨下一步工作安排,我们三个分别被分配到迎驾桥社区下面三个小区,我的任务是协助片组负责人排查迎驾桥小区第一、第二、第三期出租房外来人员的入住情况。

这时,高个子文书进来给盛委员一份告知书,征求排版格式问题,盛委员跟文书提了若干要求。我主动请缨,领了排版复印任务。文书一个劲地跟我说复印机是新的还没用过,问我会不会用?我们三个臭皮匠七点八拨,各200份A3、A4纸的宣传资料很快搞定。

在复印过程中,我不失时机地从搞后勤的马桂兴师傅这边了解情况,对将要排查的小区外来人员以及其他防控疫情的问题有了一个大致的摸底。马师傅指着监控画面一一指明小区出入口方向,还自豪地介绍这些房子原来是怎么建起来的。马师傅负责搞后勤,不仅给居家隔离人员提供生活用品等服务,还负责防控口罩等的领用和分发,管理严格有序,物资保障有力。马师傅的认真、乐观和热情,丰富了我对迎驾桥社区工作人员的“群众形象”。

马桂兴师傅对着监控介绍小区各出入口

当我把复印完的宣传稿送到三楼,盛委员还在忙着给社区工作人员开会。我的片组负责人胡钧跑出来,跟我打了照面并交换了联系方式,他跟我说,时间不早了,今天你们第一天报到,我们开完会很晚,你可以自己决定下班,明天早上八点在社区报到,有任务给你。

回家的路上,脑子里依然闪现着齐贤街道办内防控疫情的画面特写,和领导们动员讲话和工作部署的画外音。整个下午,我从街道书记到社区工作人员,以及小区网格员身上认识到,大家正在通过社会助力,网格化管理,实现信息互通,群防群治,从宣传、村居、企业、督查、应急、物流、卡口等工作层面全动员、全覆盖、全到位。我强烈地感受到:防控疫情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仔细、认真、踏实,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Day2:战前准备

 3日上午七点五十分,我正要给胡组长发信息告知自己已到社区,一位四十岁上下穿着协警制服的女士从台阶上来跟我打招呼。于是,我就成了这位秦国英协警的助手。我们交换了各自的联系方式,防疫时间紧迫,我明确表态:自己配合国英工作没有磨合期,一切行动听她指挥。

八点整,我随秦国英进入社区活动室办公,主要工作是排查外来人口在出租房的入住和返乡情况,整理并排查出准确的数据,为街道提供便于防控管理的依据。

秦国英正在临时办公室电话排查核实中

国英把她几天来的调查走访成果取出来,摊在我们共用的办公桌上,细密整齐的记录,各户房号、暂住登记信息、入住者姓名、在与不在情况等一一记录得很清晰。考虑开展新工作如何提高效率,在配合工作之前,我必须清楚此次完成排查工作的时间要求,才能最快速完成任务,国英说数据结果能出来得越快越好。

我想,那就废话少说,干吧!

我佩服于国英基础工作做得认真细致。

据她介绍,辖区内有542间暂住人员是她的管理范围,其中迎驾桥新区343间,都是村租房,迎驾桥小区199间,是安置房。我按照她的指导分户统计外来人员在与不在的具体人数,有不确定的及时问她,只见她边拿出一个小本子,边翻出手机APP上维护好的信息,解答如流,合作很顺利。她跟我说,新区这边情况已经掌握,在前几天通过微信和电话方式联系记录的基础上,昨晚挨家挨户又去查实,等贴完返乡人员空房上的封条,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在我们忙于统计复核的过程中,国英两个手机轮番使用,防控群叮叮咚咚响个不停,电话求证一个接一个;胡钧组长多次进来向国英求证哪户哪人的具体去向等问题,随后又去几个岗闸应急处理;马师傅也不时进来帮着领用工作人员的物资;文书孙来友跑进跑出复印资料……

每个人都在跑步前进,我作为新华书店的老党员也不甘落后。我边统计边打电话确认入住和返乡当事人情况:“你好,我是查暂住证的,请问你回老家了没?还会继续租下去吗?”

近一百次的重复,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听从组织安排,我们第三批突击队员的中餐都错时在齐贤街道解决,饭后沈尧如队长召集每位成员开了碰头会,给每小组发了他提前准备好的社区工作人员防疫告知材料,嘱咐我们加强自我防护的同时分发给社区工作人员。会上,介绍了两位新替换成员,落实突击队成员的每日签到、报告、请假等制度,要求每位党员服从镇街分配,写下防疫纪实信息,不辜负区委组织部的下派期望。

防控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昨天报到时还算顺畅的路口都已拦了起来,习惯用导航的自己,认路的方向感极差,居然绕了三圈才从环镇西路突围。路口已有设岗的准备了。

下午到社区时,国英已在忙碌了。

继续上午的繁琐,我一边打着电话确认外来人员信息,一边关注着省新华书店对接基层高管群的防控信息,一边托朋友打听书店复工需要的消毒粉购买渠道,落实小俞“喊领口罩”的指定操作。

马师傅兴冲冲进来提供情报:“刚才市里有领导来暗访督查了,我们闸口工作人员管控很严,按照规定都不让进,这就对了,说明我们的管控工作很严格。”

下午三点半过后,我跟我们书店办公室蒋主任确认书店员工没有新情况发生后,在高管群里作了每日疫情的工作汇报。

我不时关注着疫情地图,从红色到紫色的区域和浓度变化,心情越发沉重。国英看了下时间,说她还要去几户走访确认,让我下班。

我洗完手,清清嗓子,一天工作很充实,但着实轻松不起来:开业需要的防疫用品除了消毒粉、测温仪,还有员工们需要的口罩!口罩!

Day3:进入前沿 

4日一早七点五十分,我按时到了迎驾桥社区,走到二楼“姐妹谈心室”门口,看到胡钧组长和两位工作人员正在商量着什么。听马师傅说,昨天晚上街道领导来社区部署工作,有批评也有鼓劲,大家到十一点多才散去,这样连续作战从年三十就开始了,不止一天了。

这时,国英已风风火火到了我们的临时办公处,她拿出一叠已制好的表格,上面罗列的具体内容就是这些天调查情况的全部信息,包括迎驾桥新区343间和小区199间出租房人员的姓名、户口所在地、联系方式、暂住地址、房主姓名、房主联系号码、检查情况(分四种情况:人一直在,离开已返回,离开未返回,已封门)等内容。我们的工作就是依据昨天电话外来租客,把确认完“在与不在”的记录逐一对应到表格中的每一个人,随后统计出目前有多少外来人口在出租房?有多少人离开又返回?离开未返回人数有多少?空置房有几间已贴封条?

面对这么多密密麻麻的人名, 我问国英,今天做得完吗?“上午就要完成!下午我们再根据填完的表格,去实地核对是否有误!”国英边说边和我让着办公座位。

于是,为确保工作高效率,我俩做了合作分工:我负责填表,国英负责把她收集的每一条信息准确地报给我。填报过程中也有不确定的,通过电话再次求证。她让我做好标记,待实地查证再填,不放过任何一个“模棱两可”的疑点。

迎驾桥新区的出租房信息资料对于国英来说可以用“了如指掌”来形容,不一会儿时间,我们统计出343间出租房共有485位外来人员的结果,其中在柯桥96人,回老家389人,而迎驾桥小区199间的情况相对复杂些,“二房东”转租现象增加了日常管理的工作量。还没等我们完成作业,国英冒出一句:“下午我们去检查新区的空置房封条,顺便再核实下!”我看了看表,时针已指向十一点半。

从社区出发到齐贤街道办事处,绕道柯海公路由原来的5.5公里增加到6.5公里,进街道只留了环镇西路一个口子,防控部署不断升级,路口已设立卡哨。

十二点半,沈队召集我们在抗疫指挥中心开例会,再次说明个人要注意防护问题,督促每一位突击队员佩戴党徽,展示共产党员风采。关于新增卡口增设每天三班轮岗人员两名,沈队强调有困难的队员可以提前告知,便于第二天安排落实。

国英拎起一大袋资料说:“我们走!”下午的实地核查开始了。

核查中,看到新停的一辆黑色马自达,打量一番后,国英电话胡组长,胡组长那边回告说,车子不用管,确认人在不在就行。

发现被撕开的封条,她都要警惕地跟胡组长汇报一次,随后把房号拍下传给他,再重新封上,胡组长对每一次汇报都视作大事,会跑过来继续确认,唯恐有纰漏。     

遇到一户多间的情况,就不能贴大门封条了,需要进门逐户贴封。

一丝不苟查漏补缺,国英站在这个低矮的墙角区域徘徊了好久跟我说,小区设卡是进不了,但这个地方还有隐患。我劝她说,哪有那么多可能,形势这么严峻 ,我们这样地毯式防控,再不明理也会被吓倒。她还是不放心,又在本子上做了记录。

就这样,挨家挨户,我跟着国英把迎驾桥新区表格上的数据都查了一遍后返回社区,对个别数据重新做了标注修改,可以交账了。

社区工作人员还在紧张忙碌中……

Day4:入户排查

5日早上七点五十分,我直奔迎驾桥小区,门口出示了齐贤街道统一发的控疫工作证,顺利进到小区内。这是一个有54幢楼组成的安置小区,据昨天统计出的数据,国英负责的暂住证办理楼层目前有199间出租给外来人员,今天的工作就是要进一步排查确认这些出租房人员在与不在、张贴的封条是否一一对应等情况。

国英说今天是爬楼的活,得轻装上阵,随后看了看我穿的鞋,噔噔噔地往前走去。

我们先从54幢二单元17层自上而下排查,高层一梯三户的空间,大多是出租房。国英边刷固体胶边跟我介绍各户的情况,我注意到每户门上张贴的告知书已有两张 ,这个春节她的工作强度还真不小,但这两天协助下来,从没听她抱怨过,我不禁对她肃然起敬。

一户多间的入户核对,国英告知在户人员做好防护的同时,再分别对空置的房间重新补贴上封条。一层一层,一户一户,一间一间……两个多小时,我们完成了53、54幢各一、二单元的核对记录。

此刻从十一层的北窗向外眺望,柯北的蓝天白云与往日没有区别,而昔日喧嚣的湖东路,此刻却以寂寞的静谧诉说着这段时间的煎熬。

多层的爬楼开始了,口罩的雾气迷糊了我的镜片,一不小心我的脚小崴了。国英坚持不让我跟着她,只需要把房号提前打钩告知她,她负责查验就行。她记性很好,边小跑着边念叨,几个来回下来,整张脸已通红,汗涔涔的样子令我歉疚。待全部楼层跑完,又到中午了。和国英告别后,我赶去街道办事处集汇核查情况。车到柯海公路,环镇西路路口的车流有点长,卡口开始测量体温了。

考虑到集中开会的风险,我们午后的例会,沈队长主要对街道新增卡口的人员安排作了告知,因防护服短缺,在原先指定两位增援人员的情况下,为照顾女同事,他带头和建设局的王亦斌等八位男党员两人一组二十四小时轮岗。

我们下午的工作,除了统计出迎驾桥小区的外来人员相关数据,就是给房东逐户打电话告知:“侬好!xx,麻烦告知侬的房客,格段时间抠来柯桥,多谢支持!”言简意赅,房东都是老柯桥人,我用去掉姓的名用绍兴话直呼对方,既让人家听得懂,又觉得可亲,这一招也是跟国英学的。

因今天是我和先生党员两地报到的轮值日,晚上还要去小区上岗,我跟胡钧和国英请假,提前一小时下了班。

 Day5~Day8 协同作战

这次被下派到迎驾桥小区协助国英工作还是蛮投缘的,她有主见、有经验、有方法,排查工作除了工作量大,其它都难不倒她,让我见识了社区协警日常锻炼出来的业务能力在非常时期的高效率。我们继续对新区第一、第二期外来租客中的空置房进行实地复核、检查,也就是通常说的“回头看”。走完各户后,国英主动跟胡组长提出要我和她一起,帮助另一位同事未完成的排查工作。

此时天灰蒙蒙的,风吹得我不禁打了下寒战。 于是,我们一起走到对面的迎景苑,也是胡组长的管辖范围。小区门口搭了简易棚,四个值班人员在寒风中值岗,管控相当严格,给子女送菜的非本小区人员不让进。无论熟人、陌生人,只要是本小区人员,量体温是必须的。

国英把我带到她们平时的办公室,一台电话、一叠表格、一支笔,我们开始给迎景苑的房东打电话,期间,不时有普通话、绍兴方言、莲花落“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不要出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三语播报飘到耳边,抬头看窗外,已下起了小雨。

午后,沈队尝试着用钉钉召集视频会议,上手很方便,移动办公方式解决了群聚的风险,点赞!不过,大家如果齐刷刷都用上,钉钉服务器会不会崩溃?我思忖着……

新的任务又来了,分发外来人员进出通行证的任务还是繁重的,为了解决人员集聚的风险,我们需要把目前排查到的294份通行证直接交到每个人手上。这些人员中有从事物流快递的、有在超市工作的、有清扫、绿化维护的工人等,也有在窄小的租房内睡觉不起的……做好防护,这是去之前给自己和国英的提醒。

我们送发的顺序首先是新区三期,其次是一、二期共96人,最后是迎驾桥小区共198人。一户户敲门、一个个核对身份证、填表、签字……三天的艰难走访才完成。 


拍了几张排查过程中的照片,定格下爬楼走梯的剪影——此次防控疫情任务,浙江广大社区基层工作人员在排查工作中彰显的“螺丝钉”精神,为《之江新语》和《干在实处走在前列》的发源地——浙江,提供了基层治理能力的佐证,向他们致敬!

后记:

当我完成今天的记录,2020年的元宵节已被时刻揪心的“疫情实时跟踪”忽略。本该花好月圆的举家团圆喜庆之日,一场疫情,使武汉、湖北乃至全国各地的家庭承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生死伤痛?举国上下,国民生产遭受了多大重创?痛惜之情无以言表……

数天的突击队防控疫情之战,是一名普通党员最平凡的基层驰援工作。自柯桥区机关党工委吹响“集结号”开始,从协助社区工作人员从“宣传员”、“守门员”到“服务员”的角色转换过程中,时时被齐贤街道基层治理的科学性、服务性、法治性和系统性所提醒,对于从事图书发行工作三十一年的自己来说,完全颠覆了对社区管理的认识。后疫情时代,新华书店如何在社区治理中充实文化的力量,获取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是留给自己日后的探究课题。

防控还在进一步深入,我的焦虑、无奈、痛心、恐慌在这些天的实践中慢慢平复,红色党旗在众志成城的举托下给予的希望是幸福的北极光,祈愿早点让苦难的遭疫者们分享。


视频从未眠的朋友圈飘来,歌声中对《活着》如泣如诉的呼喊,其实在武汉文联主席池莉1997年5月写就的《霍乱之乱》开头就有提醒:“人类尽可以忽视流行病,但是流行病不会忽视人类。我们欺骗自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我喜爱的作家毕淑敏在她的《花冠病毒》中写道:“我相信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必将多次交锋,谁胜谁负,尚是未知数,20NN年,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读这本小说,有一个小小用处——倘若某一天你遭逢瘟疫,生死相搏,或许你有可能活下来”……

原来,生和死的距离,是一本书的厚度。而超越生死,是一种信仰和理想的高度。

(本文编辑:胡一格)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