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日本战后派文学的高峰之作:《幻化》的人性之殇

2019年12月09日   作者:云鹤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梅崎春生是日本小说家,曾在1944年被征服役,日本投降之后他发表了短片小说《樱岛》,描述士兵在战场上面对死亡的心理,之后又相继发表反应战后市民生活方面的多部小说。《日落处》《幻化》都是他创作题材和写作风格的典型代表。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幻化》收录了早期的《樱岛》,中期的《日落处》和晚期的《幻化》,呈现了较为完整的战后文学,再现了战争带来的肉体心灵之伤,追问人和世界存在的意义。

《幻化//守望者·经典》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作者:[日]梅崎春生
译者:赵仲明 朱江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1915年出生在福冈县的梅崎春生是日本战后派小说家,1940年他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1944年被应征如海军,经历过二战的他在1945年日本宣告投降的当年创作了中篇小说《樱岛》引起社会上强烈的反响,之后的《日落处》也大获成功,与野间宏、椎名麟三等人被并称为日本反战文学代表作家。1965年6月发表的《幻化》被誉为日本第一次战后派文学的高峰之作。他于同年7月因肝硬化突然恶化去世。

作为反战文学代表作家,梅崎春生与同时代同类型其他作家有一点明显的区别,当时的作家都有意割裂与传统文学的沿袭,但是在梅崎春生的作品中日本传统文学的影响清晰可见。尤其在阅读《樱岛》的时候,无意中都会浮现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中的“物哀”,幽玄、无常感和虚无的理念也隐隐浮现,纤细的哀愁诉诸笔端。

《樱岛》讲述二战结束纤细,海军通信兵中村兵曹调离坊津前往鹿儿岛的樱岛赴任。他在旅馆邂逅谈论“我想美丽地死去”的伤感的谷中尉,被右耳缺失的妓女追问“你会怎么死”。《樱岛》用第一人称这样写道“我听着仿佛从胸口吹过的风的声音。 的脸贴着我胸口,露着一本正经的奇怪表情。不到那一刻,我无从想象自己会怎么死。这一瞬间,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死离我十分近。我不禁感到,某种无法估量的不祥之物正在穿过我的脊梁。”妓女的泪水和他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仿若《伊豆的舞女》中那一幕,只是有所不同的是,《樱岛》里是士兵面对战争的恐惧和无常感。

《日落处》讲述菲律宾北部群岛战役中,日军节节败退。在美军的炮火袭击中腿部受伤的花田军医趁机携情妇脱队逃跑,宇治中尉奉命带领射击高手高城伍长前往追杀。《幻化》是梅崎春生的绝笔之作。患有精神疾病的久住五郎,逃离沉闷的精神病院,坐上了从羽田飞往鹿儿岛的飞机。他在飞机上邂逅电影推销员丹尾,两人惺惺相惜。后来两人登上可见火山口的高地,丹尾提议,自己沿火山口绕行一周,并和五郎就自己会不会中途跳入火山口打赌。五郎用望远镜望着火山口边缘的丹尾,喷火口就在他的下方。渐渐地,五郎分不清望远镜里的究竟是丹尾还是自己,他在心中高喊:“好好走路。打起精神!”

梅崎春生这三部早、中、晚期的代表作都收录在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幻化》小说集中,较为完整来呈现梅崎春生的写作风格和他的写作题材。在传统文学土壤中成长起来的梅崎春生在同时代的小说中有着他的特异性。经历战争的他将战争带来的人性之殇诉诸文字,在文学中得到拯救,对死的恐惧、对生的执着,都隐隐涌动在《樱岛》《日落处》《幻化》中。

战争带来的对生死的思考,还有在特殊环境中作家纤细敏感的触觉对人性的感知,还有面对战争产生的无常感,都在梅崎春生的文字空间里得到了尽情释放。日本文学中“物哀”的色彩是继承平安朝《源氏物语》为中心的精神,之后川端康成也继承了这种古典气质,其中以“生—灭—生”为中心的无常思想产生了影响力,这一种美学气质也在梅崎春生的作品中得以呈现。战争带来因悲而美的抒情格调感染力尤为强烈,所以文学家远藤周作才评论说:“幻化之人:梅崎春生。”

(本文编辑:杨子欣)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