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蒲公英与颜小鹂的第一个“十二年”

2019年10月22日   作者:康旭彤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07-2019年是蒲公英根植童书出版的第一个12年,也是创始人颜小鹂从事童书出版的第三个12年。时间没有消磨她的热情,对童书出版的满腔热忱让颜小鹂在这条路上走得愈发坚定。在蒲公英创办12年之际,百道网专门采访颜小鹂,请她聊聊自己的编辑生涯,分享她的童书“策划经”。

颜小鹂

2019年是贵州人民出版社蒲公英童书馆(以下简称“蒲公英”)创立的第12年。

12年前的2007年,颜小鹂离开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成立蒲公英,决定用自己的理念做想做的童书。

独到的眼光再加上中国童书市场的“黄金十年”,蒲公英创立一年后就顺利实现了盈利。之后,蒲公英陆续打造出了《神奇校车》《斯凯瑞金色童书》《小熊和最好的爸爸》《地图》(人文版)等超级畅销书,持续引领童书出版市场风潮的同时,也让这株蒲公英牢牢扎根在了童书出版市场和无数读者心中。

《 神奇校车大家族(全73册) 》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网店购买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作者:(美)乔安娜柯尔 著 ,(美)布鲁斯·迪根 图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2019年,蒲公英童书馆出品的《神奇校车》销量突破5000万册,《斯凯瑞金色童书系列》、《小熊和最好的爸爸》销量突破1000万册。

2007-2019年是蒲公英根植童书出版的第一个12年,也是创始人颜小鹂从事童书出版的第三个12年。时间没有消磨她的热情,对童书出版的满腔热忱让颜小鹂在这条路上走得愈发坚定。

在蒲公英创办12年之际,百道网专门采访颜小鹂,请她聊聊自己的编辑生涯,分享她的童书“策划经”。

前两个12年:学习和积累,老编辑、老作家打下精神底子

1983年,颜小鹂进入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以下简称“川少社”),从此踏入了童书出版行业。谈及自己编辑生涯的“第一个十二年”,颜小鹂笑称都用来和领导“斗智斗勇”了。

进入川少社之初,颜小鹂被分配到了发行行政管理的岗位,但比起发行行政事务,颜小鹂更想近距离接触一本童书。于是,每每有空闲时间她就会躲开办公室主任晃到斜对面的书店。“一个月三五十块钱的工资,我有时会将30元都用来买书。每次把书抱回去,我还会用心的给每本书都盖上自己的藏书章‘小鹂藏书’”。颜小鹂笑着回忆。

踏入出版业的的第二个十二年,颜小鹂离编辑这份职业更进了一步。她先是去做期刊,和同事们将发行量不到3万的月刊做到了一个月发行70多万。

与此同时,随着出版机构的市场化改革,童书出版也与川少社编辑们的“钱途”直接挂钩。

20世纪90年代后期,川少社实行个人薪金与所编图书的发行量和利润挂钩。当时,颜小鹂从教育行业的朋友口中了解到,学校和家长就学生的教育问题存在认识上的不一致,家长认为孩子应该学校管,学校则认为家庭教育非常重要,因此学校管理和家庭管理常常存在脱节。

看到这种状况,颜小鹂萌生了一个想法,“我们为什么不尝试加强家庭和学校之间联系呢?”于是,颜小鹂和同事们做了一个家庭学校联系手册,在成都市发行了将近140万套,服务教育的同时也为自己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此后,颜小鹂逐渐开始关注纸张印刷、发行折扣、推广方式等,在这一时期颜小鹂做出了几套畅销书,“大迷宫”系列风靡全国,一个品种就卖到2000多万码洋。

谈及这段经历,颜小鹂十分感恩川少社老编辑们的帮助,颜小鹂回忆起跟着老编辑们去见一批老儿童学作家时的经历,“每一个作家都特别的谦虚,家里也很简朴,小小两三间房子,书满满的,这样一个状态让我觉得,你要做编辑,要做服务,你必须要有一份情怀,要充满敬畏的去对待这个职业。就是这份上一辈老编辑、老作家给我们打下的精神底子,让我走到今天”。

虽然在川少社的发展不错,但很多时候颜小鹂在童书选题、制作方面还是难免受到许多限制。《神奇校车》现在是蒲公英的当家产品之一,十年累计销量超5000万册。这本书和颜小鹂的羁绊很深,川少社曾引进出版过该书,但第一个版权期结束时,5000册的首印,3000多还在库里砸着,颜小鹂并非该书的责编,但非常看好这套书,在社里反对的情况下坚持要做,并表示如果赔了用自己的奖金去赔。就这样,《神奇校车》被颜小鹂2005年拿到了川少社北京中心做,与当当合作,第一年就卖了一万多套。

第三个十二年:编辑生涯真正的12年,用自己的理念做童书

在川少社的两个12年,颜小鹂取得了一系列成绩,并在业界做出了名头。与此同时,也伴生出社会人无可避免的职场摩擦。

“我本身比较孩子气,这可能是我能摸到童书市场脉络的优势,但这同时也让我无力处理复杂的事情。”对颜小鹂而言,最在意的始终是能不能安心做童书,坚持自己的理念,将有意思、有内涵、有质量的童书带到读者面前。

于是,2007年颜小鹂离开川少社创立了蒲公英童书馆,自己担任总编辑拍板定选题。

颜小鹂告诉百道网:“真正意义上来说,我的编辑生涯是创办蒲公英之后的这12年,因为这时候我所有的想法,想要的东西,都可以按自己的规划去实现”。

颜小鹂给蒲公英立下的规矩之一,即是出版的产品在“精”,不在“多”。从2007年至今,蒲公英每年的出版品种最多只有100种,最少则只有三四十种,但图书再版率则高达70%。

比起畅销书,颜小鹂更想要做的是长销书。“长销就是一本书出来以后,它的生命周期长。生命周期长的作品是靠什么来存活的?我觉得就是靠品质。”对图书品质的执着让颜小鹂在做书的过程中从内容到装帧,每一个细节都细细打磨,也让她在面对一些自己认为有品质的图书时会坚持续签,即使一些图书过去尚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

“没起来可能只是发光的那个时间段还没有到,而我总要去等让它发光的时间。市场有一个认知和消化的过程,过去可能没有卖起来,但我希望它再卖一次。”颜小鹂始终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

判断一本书是不是“金子”,颜小鹂坚持首先从孩子的视角去看。比如对绘本的挑选,颜小鹂在阅读时首先会把自己当作一个不识字的孩子,忽略文字去看绘本上的图画,去看图画里面的逻辑、故事、人物、情节,如果都能看明白,再回头看文字。

“通过图画,能转化成语言表达出来”,颜小鹂认为,这肯定是好绘本。把这些当作挑选标准,颜小鹂也感慨好的绘本画家并不好找,“有些画家画出来的插画非常美,但是却未必能做好绘本,因为绘本讲求的是故事的逻辑,而很多画家却未必能画出这种关联性。”

除去用孩子的视角看作品,颜小鹂也在试图拓展孩子们的视角。“我想找一些视角,一些不是常态的视角。我们的孩子接触的大部分儿童文学作品主题还是集中在校园文化、校园生活或家庭生活,我觉得孩子的视野在这个领域陷的太深。现在很多作家的作品不是不好,而是视野太窄,很多选题不敢去触碰,包括历史的,包括文化的。”颜小鹂现在就在积极发掘历史文化领域的原创儿童文学。

2019年,蒲公英新推出的朱大可新神话系列就是一个尝试。从神话起源谈中国的食文化,颜小鹂认为孩子们阅读时可以有很多切入点,因为吃和每个人息息相关,所以作品容易“接地气”。神话同时又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因为它与历史文化,与情感都是关联的。

创立蒲公英,颜小鹂不仅可以完全放开的去实践自己的种种理念,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颜小鹂有了自己的团队和她一起完成她的每一个选题。颜小鹂向百道网描述了蒲公英在做《神奇校车》时的状态,“授权合约全部签下来是4月份,我们10月份就推出了这么多本。当时,我们找了最好的翻译,译者交回来的东西,我们每一本书都大声读出来。编辑拿着,边读边改了一个版式。那时候聚了全公司之力,所有的人把所有的东西放下来,就来编这个东西,这也是蒲公英在工作中的状态。”

颜小鹂告诉百道网,“在出版社,一个编辑去做这些事情需要跑很多部门,处理很多琐碎的事,没人帮他协调,要做成一套产品是很漫长的。”

不仅是《神奇校车》,《斯凯瑞金色童书》《地图》(人文版)等大项目也是如此,蒲公英每逢大项目都会团队作战,全员“集中围攻”。

编辑生涯的第三个十二年,带着蒲公英团队的颜小鹂终于不再需要为了一套好书的制作“单打独斗”地经过漫长周期,团队协作的力量帮助颜小鹂将一本本书完成得更好,也让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尝试开拓更多新的选题,经她之手提供给读者的优质内容也会更多,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追求。

下一个12年:做中国的“兰登书屋”

前几年投资热潮火爆,很多投资人带着真金白银找到颜小鹂谈投资,谈合作。颜小鹂询问了很多其他同行,最后决定还是脚踏实地地做童书,没有接受投资人“几何增速扩张”的雄伟计划。

颜小鹂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呢?她曾不止一次提到,自己的目标理想是将蒲公英打造成中国的“兰登书屋”。颜小鹂对蒲公英的期望是能和兰登书屋一样,成为一个专业提供优质内容的百年老店。

就颜小鹂个人而言,刚刚过去的12年是她让童书编辑从职业变成喜爱的事业的“编辑生涯真正的12年”。就蒲公英而言,百年老店的目标理想面前,过去的12年可以说只是一个序曲。

谈及蒲公英下一个12年的出版策略,颜小鹂认为优质内容依然是发展的中心。迈向理想的过程,颜小鹂和她的同仁们继续选择踏实地向前走,颜小鹂曾经表示:“我不是要去追求几十个亿的体量,我追求的是品质的留存。规模对我来说没有压力,做一个亿也OK,退回到8000万也OK,我只做我自己。”

所以,下一个12年,颜小鹂还会是那个看到心仪的童书就激动得两眼放光的颜小鹂,蒲公英也还要做那个能为拿下《神奇校车》版权诚心等待五六年,为《野兽国》选纸不厌其烦倒腾两个月的蒲公英。

与此同时,蒲公英会比以前更加注重营销、阅读服务以及内容的多元开发,让好作品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自2014年起,蒲公英成立了营销部,但真正开始有意识地做一些营销的事则是在2017年左右,颜小鹂认为蒲公英现在的短板是在营销上。“过去,蒲公英与当当绑定,逐渐把线上做了起来,这两年也开始注重线下活动的开展,比如2016、2017年,我们与肯德基联合进行跨界营销、连续两年开展了买儿童套餐赠图书1本的限时活动。”她说.

除了对实体图书进行推广,蒲公英还开始探索内容的多元化开发,比如2019年与喜马拉雅合作打造《神奇校车》音频内容,喜马拉雅会将其当作6个重品之一全力推动,“互相给予对方最好的资源”。颜小鹂告诉百道网,这就是她所希望的合作模式。蒲公英现在还在着手准备开天猫旗舰店,未来则计划通过对后台数据的掌握,盘活蒲公英的阅读服务。

这一切布局的目标即是做百年老店,而在企业长期战略层面,颜小鹂也打算调整自己在公司运营中扮演的角色。“未来不见得我一直都在,但是我希望蒲公英一直在。对蒲公英来说,第一个12年我们走得虽然辛苦,但很平稳,而第二个12年可能面临很多挑战,也许我不见得能应对。我可能也会受到技术发展带来的瓶颈,当有瓶颈影响我的时候,我会把位置让出去,让有能力,或有意识的人,再带蒲公英往前走。我更好的作用是用我的专业,我的喜好,包括我的情感,在内容上帮蒲公英继续把好关。”

目前,在推动行业进步,帮助作家成长方面,颜小鹂觉得,中国的原创绘本近年来发展很快,但本土插画家与国际上的插画艺术家仍有一定距离。为了让更多中国插画家有进一步接触和学习国际高水平插画的机会,颜小鹂与意大利展览方洽谈了3年之久,终于让“插画界的奥斯卡”博洛尼亚插画展每年也会在中国展出。

下一个12年,颜小鹂计划建立一个作家扶持基金,让畅销作家之外的更多优秀作家能安心写作。

(本文编辑:令嘉、安宁;编助:牛倩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