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一部耐人寻味的《希姆博尔斯卡信札》,纪念诺奖得主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诞辰96周年

2019年10月09日   作者:海蓝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19年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诞辰96周年。希姆博尔斯卡是文学史上第三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诗人,被称为“诗界莫扎特”。《希姆博尔斯卡信札》这本书收录了希姆博尔斯卡写给文学爱好者的230余封信件,目前已被东方出版中心发售翻译为中文出版。书中的信件短小简致却引经据典,幽默诙谐又辛辣直接。不同于诗篇是成章珠玉,信件总是更为随意,嬉笑怒骂喜恶了然,诗人的性情仿佛也跃然纸上,令人莞尔,同时也倍觉亲切。

《希姆博尔斯卡信札》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作者: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
译者:李怡楠 龚泠兮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希姆博尔斯卡信札》由东方出版中心于2019年4月出版。

“这全都是我的,但不为我所有,没有什么为记忆所有,只有当我看着时才归我所有。”这首极富哲理性并广为流传的诗句由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所写。

一直以来,希姆博尔斯卡以其女诗人的身份为人们所熟知。人们只知她是一个出色的诗人,是文学史上第三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诗人,被称为“诗界莫扎特”。

事实上,发出这般思考、写下这些诗句的希姆博尔斯卡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一面。她的性情,她爱读的故事,她与与人交谈的方式和语气……

希姆博尔斯卡在,在诗歌领域是有天赋的,在散文领域更是。这在《希姆博尔斯卡信札》一书展现的淋漓尽致。诚如希姆博尔斯卡自己所说的:“信札的趣味性高于它的教育意义。”

《希姆博尔斯卡信札》一书汇编自她在《文学生活》杂志社主持《文学信札》栏目时的投稿者回复,内容多为退稿说明与修改指导,以批评建议为主。

在这些书信片段中,你能发现一个狡黠而又不失体面的希姆博尔斯卡,一个老辣风趣的希姆博尔斯卡,一个耐心体贴的希姆博尔斯卡。这些信札短小简致却引经据典,幽默诙谐又辛辣直接。不同于诗篇的成章珠玉,这些信件总是更为随意,嬉笑怒骂喜恶了然,使希姆博尔斯卡的性情仿佛也跃然纸上。

不难发现,在与文学爱好者交流的信札中,希姆博尔斯卡总是能深入浅出,细致地跟来信者交流文学问题,却又不仅仅只是谈文学,而是囊括了宇宙、自然、人类、生命等与文学息息相关的世界万物。

这些回信绝不仅仅是简单的回信,它们是对文学爱好者在文学创作路上的诚心指引和温情忠告,可以看出希姆博尔斯卡在努力教给写作者一些常识,鼓励他们认真写出自己的文章,并来一点自我批评,还鼓励作者们能够多读书,希望这些鼓励让写作者受益终身。

这些回信中不乏有趣诙谐的回复。诸如有读者来信:“您在信中写道:‘请给我一些能出版的希望,或者安慰我一下吧……’,而希姆博尔斯卡回答道——读完您的作品,我们不得不选择后者。有读者来信:“‘我的男朋友坚信,我这么漂亮是写不出好诗的。你们觉得,我附上的诗怎么样?’ 而希姆博尔斯卡回答道——我们觉得,您的确是个漂亮的姑娘。……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许多人肯定都会曾对“如何成为一个文学家?”这个问题感到困惑。希姆博尔斯卡这样回信给提问者:“您提了一个麻烦的问题。就像个小男孩问,孩子是怎生出来的,妈妈说,过一会儿再给他解释,因为现在自己很忙。这时小男孩缠磨:‘哪怕给我讲讲小孩的头是怎么生出来的啊。’ 好吧乌宾,那我就告诉你们‘头’打哪儿来:要成为文学家,首先得有点儿天赋!”

具体到作者来稿的细节问题,希姆博尔斯卡在给一名叫阿塔的作者回信时就文章的语言问题这样说:缪斯女神从不在乎伦理道德,总是喜怒无常,有时也会青睐平庸之作。但一个诗人至少要用本时代的运言写作。您的诗歌从形式和概念上来看都十分古老,特别像一位生活在十九世纪的姑娘写出的。难道这是您从曾祖母的日记本中抄录的诗句?还有一个作者在文章里不断重复出现“苦涩、空虚、撕裂的灵魂、无边的痛苦、虚无”等字眼,希姆博尔斯卡反问道“您的作品之所以那么忧伤,是不是因为您错误地认为悲泣是真正诗人的唯一行为呢?”

有人说,写诗歌的希姆博尔斯卡像一个圣人,有不可触见的距离感;写散文的希姆博尔斯卡则是一个凡人,因为呈现了更多的喜怒哀乐和个人魅力,而显得更加真实可爱。

因此,如果你是因为希姆博尔斯卡的诗歌而爱上她,那么,你将因为《希姆博尔斯卡信札》而更加爱她。

(本文编辑:杨子欣)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