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儿童文学创作如何把握好分寸?《雪山上的达娃》作者裘山山支招

2019年10月01日   作者:刘佳峻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雪山上的达娃》是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家裘山山的首部儿童文学作品,适合8至15岁儿童阅读。作为对祖国七十华诞的献礼之作,该作品堪称来自西藏高原边防哨所的英雄赞歌。作为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该作品荣登数家书榜,并斩获优秀作品奖。儿童文学作品中如何兼顾儿童性和文学性?如何在启蒙教育功能和文学艺术探索上取得平衡?百道网对裘山山进行了采访。

在西藏边境小城亚东,离家出走的幼犬“达娃”与年轻的边防战士“黄月亮”相遇。这次偶遇,让达娃来到了海拔4500米的云端哨所,开启了一段传奇的成长经历。在雪域哨所长达半年、几乎与世隔绝的大雪封山期,达娃与年轻的边防战士相互陪伴,共同成长。他们一起应对极端恶劣的高原环境、忍受高山哨所蚀人骨髓的孤寂,共同经历惊心动魄的雪崩、雷暴,共同守卫国土,共同聆听并见证一代又一代西藏军人为国仗剑、为国奉献的故事。

《雪山上的达娃》以军犬与战士的双线叙事视角,讲述了中国当代军人守卫边防的铁血柔情,展现了中国军人的忠诚、奉献与尊严。自2019年4月问世以来,作品广受读者和业内专家好评,入选2019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中国好书”2019年5月榜单、《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5月优秀畅销书排行榜、《中华读书报》2019年7月月度好书榜、“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音像、电子出版物出版规划,并荣获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故事中的情与义、梦想与信念,为少年儿童的成长提供了精神之钙,帮助他们懂得所有的成长都是在困厄中实现突围,所有的荣耀都是对平凡坚守和无尽跋涉的奖赏。

《雪山上的达娃》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明天出版社有限公司
作者:裘山山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作者裘山山

本书作者裘山山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1976年入伍,1983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西南军事文学》主编。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我在天堂等你》《春草》《河之影》等五部,长篇纪实文学《遥远的天堂》《家书》等五部,小说集《白罂粟》《琴声何来》等十部,散文集《行走高原》《从往事门前走过》等十二部,以及《裘山山文集》(七卷)。其作品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第八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第九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夏衍电影文学奖等若干奖项。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文、韩文和日文,在海外出版发行。

助青少年了解边关军人,培养其坚强勇敢的品格

在《雪山上的达娃》这部作品中,裘山山巧妙地运用小狗与战士的双线叙事视角,为孩子们书写了雪域高原上一种“有信念”的人生,构建了一个立体、多维的叙事空间,既通过达娃的视角讲述了一个明快而富有感召力的成长故事,也通过黄月亮父子两代军人的书信构成内在的互文与对话,展现了当代军人傲然不屈的强劲意志与奉献精神。这部作品内蕴激情,充满向光生长的力量,在大量纪实般真实的生活化的细节中涌动着理想主义的情怀与温度。

在儿童文学创作上,裘山山是个初学者。谈及这部作品的创作初衷,她认为题材的选择对文学创作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选择了一个于我而言既新鲜又熟悉的题材。”裘山山曾多次入藏采访,非常熟悉藏区的环境和边关军人的生活。在一次又一次行走高原中,在去往边防团、兵站、哨所的路上,她看到、听到了太多动人心魄的故事。“这些故事落入我的心里,如同种子在慢慢发芽。”她如是描述。目前的儿童文学作品中几乎没有涉及西藏军人的题材,裘山山希望通过自己的笔,让小朋友们、青少年们,了解边关军人,让他们知道,当他们每天坐在教室里读书学习的时候,有很多解放军战士正在顶风冒雪地站岗巡逻,保卫祖国的边疆。她说:“这些解放军战士或许比他们大不了几岁,但一旦穿上了军装,他们就学会了坚强、勇敢、忍耐、担当,学会了团结友爱,乐观向上。青少年应该从小培养这样的品格。”

虚实结合的表现手法使哨所生活立体丰富

同以往那些单一视角书写军营生活的作品不同,本书采取了一“实”一“虚”、双线并行的叙事方式。写实层面,新兵黄月亮第三人称视角的人物叙事,细致入微地描述了果东拉哨所艰苦、单调的军营生活;虚拟层面,懵懂小狗“达娃”第一人称视角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传达了雪域高原恶劣环境下,黄月亮、宋老兵等军营战士情感和心灵的鲜活与丰富。这种“虚实叠合”“双轨并行”的叙事方式相得益彰、珠联璧合,不仅让雪山哨所单调、孤寂的生活节律显示出双重视野下的勃勃生机,而且还经由“达娃”陌生、新奇的“他者”立场,彰显了守疆卫士艰危环境里傲然不屈的强劲意志与精忠报国的奉献精神。

当百道网问及为何要采取这种叙述方式时,裘山山表示自己每次入藏采访,无论到哨所还是兵站,都会遇到很多可爱的狗。它们虽不是名犬,但它们和高原战士一样勇敢坚强,不畏风雪严寒。它们不仅是战士的伙伴,更是战友,默默地陪伴着战士们驻守在高寒、缺氧、杳无人烟的山上。这些军犬学会了给战士送饭、帮助战士运输物资,甚至曾经救助过被困雪地的军嫂。“我想,既然是一部给孩子阅读的作品,那么以小狗的视角来讲述故事,会让孩子们觉得更加亲切有趣。”但小狗毕竟是拟人化的,单一的角度也会失去很多表达效果。为了更真实地展示哨所生活,也为了让故事更完整,裘山山又增加了以战士的角度来叙事的线索。这样的虚实交叉,让哨所生活更加立体丰富。

儿童文学的创作要把握好分寸

在《雪山上的达娃》这一故事里,爱不是抽象玄虚的说教、缥缈无形的概念,而是具体而微、催人泪下的实际行动。黄月亮追寻父亲足迹的拳拳之心、宋老兵风暴之夜的牺牲精神、老排长鸿雁传书的绵绵思念、卢作家哨所采访的情不自禁,以及黄爸爸七封信里的遗憾与赤诚。当这些源自对亲人、战友、祖国的爱以小狗“达娃”视角感知、体味、表达出来的时候,其中意味就愈显深厚与宽广。正如黄月亮信中所言:“有一种情感,不是友情却赛过友情;有一种情义,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这是一种小到怜惜被遗失的小狗,大至恪守军人职责的情义,它以爱的博大和赤诚,诠释了熠熠闪光的当代军魂。

裘山山在回顾自己的创作过程时,最大的体会就是儿童文学的创作务必要把握好分寸,兼顾儿童性和文学性,在启蒙教育功能和文学艺术探索上取得平衡。对此,裘山山将自己对创作分寸的掌控总结为以下三点:

首先是要把握思想内容的分寸。儿童文学必须以积极、健康的思想内容去影响引导孩子。现在的童书种类丰富,包罗万象。西藏军区的故事可以给孩子们呈现出一个相对陌生的世界,拓宽他们的视野,提升其精神世界,影响其行为习惯。但这样正面的、积极的内容,若讲得太刻板或太沉重,无法引起孩子们的兴趣。所以在设计写作思路时,必须考虑可读性和娱乐性。比如在这本书中,让一只可爱的小狗率先进入孩子们的眼帘。一旦这只通人性的小生灵让孩子们感到亲近,接下来出场的月亮叔叔和战友们也会让孩子们倍感亲切。随着故事的情节发展,孩子们会发现解放军叔叔并不是一种威严的象征,而是和他们一样,也有喜怒哀乐,也热爱生活趣事的一个群体。作品的内容既要生动,又不能过于幼稚。因为社会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让今天的孩子们见多识广,聪慧早熟,所以还需要设计一定程度的成人化内容。

其次是把握语言分寸。儿童文学作品的语言不仅要准确流畅,通俗易懂,还要讲究用词,尽可能呈现出现代汉语的优美感。这本书中使用了一些具备书面语语体特征,甚至不常用的词汇,但同时也使用了一些诙谐的比喻,另外还有口语、网络语和方言,尽力让语言表达饱满有力。

再次是把握情感表达的分寸。儿童文学作品中对情感的表达,要适合读者的年龄特征和情感特征。对孩子们来说,该抒情的地方要尽情表达,不能太过含蓄。对祖国的爱,对父母的爱,对战友的爱,对大自然的爱,乃至对动物的爱,直抒胸臆是最好的方式。

写作要无愧于读者,无愧于初心

《雪山上的达娃》借助一只普通军犬,昭示了西藏军人的精神世界:越是贫瘠的环境,越彰显责任之重大;越是艰危的条件,越体示精神之伟岸;越是孤独的心灵,越迸射爱之赤诚。雪域高原的险峻,边疆哨所的苍凉不仅孕育出了满山杜鹃的鲜艳、壮美,更映照出一代代西藏军人心灵的宽广与胸怀的坚韧。

作为一名军旅作家,裘山山在创作生涯中的难忘经历,都与部队生活有关。回忆起这些经历,裘山山说自己十几次进藏采访,十几次去云南边关采访,时常会遇到危险,曾几次遭遇车祸、塌方。尤其是在西藏,高原反应曾让她受尽折磨。最令裘山山难忘的是2008年赴汶川地震重灾区采访,在余震不断的情况下,她和队友们徒步走到映秀镇。后来坐直升机飞往汶川时,和她们同一时间飞在岷江河道上的另一架直升机不幸失事,机组人员与乘客全部遇难,而裘山山及其队友则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些难忘的经历,现在都已成为我的财富。现在很庆幸自己年轻时一次次下部队,一次次走边关,积攒下很多珍贵的经历,不但丰富了创作,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裘山山自豪地说。

一个作家要写出优秀的作品,需要多方面的因素,比如才华、学养、不断学习的能力和持之以恒的态度。“但对我个人而言,最重要的因素有两点。一是热爱,真正的热爱文字表达,才能坚持笔耕不辍;二是认真,认真对待每一次创作,抛弃功利之心。”她总结道。裘山山在创作这条道路上已走了三十余年,虽然进步缓慢,也从未因某一部作品而一夜成名,但她从未中断过写作,总是一直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写好每一篇作品。这位军旅女作家坚定地说:“我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要做到无愧于读者,无愧于自己的初心。”

(本文编辑:杨子欣)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