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把中国本土的童书故事讲给世界听
美国《出版人周刊》2019年中国少儿出版专刊特别报道

2019年04月03日   作者:晨瑾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在第56届意大利博洛尼亚书展开幕前夕,美国《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以下简称PW)连续第三年与百道网合作推出“中国少儿出版专刊”。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多视角介绍中国少儿出版的发展现状并特别关注了8家有代表性的中国少儿出版机构。据悉,专刊将在博洛尼亚书展现场发放,同时会随《出版商周刊》主刊投送到订户手中。

 

在第56届意大利博洛尼亚书展开幕前夕,美国《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以下简称PW)连续第三年与百道网合作推出“中国少儿出版专刊”。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多视角介绍中国少儿出版的发展现状,并特别关注了8家有代表性的中国少儿出版机构。

从各项数据来看,中国童书市场的增速虽然正在放缓,但整个市场依然保有旺盛的生命力。

数据显示,18岁以下人群3.7亿,每年新生儿为1.75亿,童书市场上至少有600家活跃的出版商。此外,中国14亿人口中有60%生活在城市里,四十年前这一比例还仅为20%。到2020年,城市人群中至少76%将跻身中产阶级。此外,新一代的家长——年轻,要求高,眼光敏锐,具有全球视野,生活精致——习惯在网络和母婴平台上搜索育儿贴士。他们在网络购物上毫不含糊,愿意为优质产品支付高价。

在此情况下,整个中国童书市场在销售额和出版品种上不断扩张。公开数据显示,童书板块已经连续四年实现两位数增长,2015年到2018年的增幅分别是19.7%、28.84%、21.18%、13.74%,目前在整个图书零售市场中占据25.19%的份额。而来自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现有至少225,000家书店(2018年),较上一年增加4.3%。销售总收入达人民币3704亿元(552亿美元),相比2017年增长5.9%。

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报道对中国童书市场的观察发现,中国现在的童书市场已经趋于多样化,传统的多卷本非虚构和教育系列图书不再是主导。定价更高的游戏或玩具类纸板书、活动包以及此前不受欢迎、被认为卖不出去的大开本图画书现在都成了热门。包含学前教育内容的读物总体来说都很受欢迎。带有AR、VR元素的书以及中年级小说也日渐受到亲睐。

活跃在中国童书市场的600余家出版商将在此市场大背景下继续激烈的角逐。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报道称,中国童书市场未来在市场方面将进一步下沉到农村;营销和销售渠道仍将采取线上线下并行态势,而无论线上渠道的销售下滑与否,出版商都不会放弃社交平台;在开发童书作者方面,几乎所有受访的童书出版商都表示,将持续挖掘本土作者,开发原创作品;而在适应市场变化方面,政策、成本、同质竞争等仍将是伴随中国童书出版机构的命题。

在采访过程中,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对8家有代表性的中国少儿出版机构进行深度采访,通过它们的运营情况以及掌舵人们的故事,反映出中国童书市场正在发生的种种变化。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孙柱

据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报道,培养本土人才和出版优秀原创作品是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以下简称“中少总社”)今年的主要目标。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对‘中少总社’的长期和持续发展至关重要,”中少总社社长孙柱说。今年,中少总社计划出版约700种新书,其中90%都是原创选题。

而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中少总社将开发一个新项目——中少快乐阅读平台。孙柱介绍说,新建立的平台“将把传统出版物转变为支持阅读服务的在线图书馆。现在国内掀起了鼓励孩子们阅读的风潮,学校也开设了更多的阅读课。我们的阅读服务平台提供广泛的阅读材料,满足了这一需求。”

接下来,中少总社将为中小学生开发课程产品。“鉴于我们现有出版物的数量之庞大,从纸质印刷转向数字和音频的潜力是巨大的,”孙柱说,“我们打算利用自己的IP,比如红袋鼠、火帽子和跳跳蛙来打造付费课程。”对于孙柱来说,许多新举措只是“中少总社预测行业并快速满足市场需求的方式”。

接力出版社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 白冰

接力出版社的出版项目,尤其是原创作品,包含了很多现实主义作品。对于总编辑白冰来说,出版就是讲述当前中国人和他们的孩子生活的故事。“这片土地上有很多独特的故事,”白冰表示,“这些故事是中国人民熟知并且经历过的,但世界上其他国家却并不了解。对于接力社来说,是时候把这些故事讲述出来了。”

去年12月,王璐琪新作《给我一个太阳》出版,内容聚焦“根植于中国的一大现实问题”。白冰告诉PW,作者“直指现实——很多父母为了找到高薪工作来养家糊口、供孩子上学而背井离乡,书中探讨了导致留守儿童缺少父母的关爱和陪伴,从而产生的一系列社会和情感问题。”

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促使接力出版社致力于“出版原创作品”,白冰指出:“关注当前中国紧迫的社会问题——比如留守儿童、重组家庭和有特殊需求的人群;翻译国外优质的出版物,为儿童提供有教育价值的图书,提升儿童积极自我发展的能力是我们的出版宗旨。”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  徐凤梅

据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报道,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以下简称“安少社”)2018年共出版449本新书,其中79%是原创作品。畅销书包括“国际安徒生大奖书系”“淘气包马小跳”漫画版、“小猪佩奇”,以及“小树苗儿童成长阅读宝库”系列。强大的品牌实力使安少社在2018年的销售额达到14.8亿元人民币(约占中国儿童图书市场总额的3.4%),成为中国第三大少儿出版社。

目前“安徒生系列”的发行量为300万册,并在此基础上持续增长。今年,安少社将推出几部名家原创科幻系列书籍,包括杨红樱的《小蛙人漫游记》、杨鹏的全新少儿科幻作品《动物变形侠》,以及张之路的《科幻星球》。

据悉,安少社将会继续出版更多的漫画——安少社的传统优势板块,也将出版儿童文学、学前读物和原创作品。社长徐凤梅在采访中说道,“我们致力于发掘新的写作和插画人才,不仅是为我们出版社,更是为中国和世界各地读者提供阅读上的享受。”

北京蒲公英童书馆

北京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兼总编辑 颜小鹂

2019年是蒲公英童书馆成立12周年,其创始人兼总编颜小鹂开始着手一项个人项目,重新阅读和审视蒲公英的畅销书。“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些词语的提法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包括一些封面设计上,可能十年前的一些设计,现在看来,不是那么满意了,我们想要更漂亮。”颜小鹂告诉PW记者,“所以很多图书须要重新校对和修订。”这项工作还提供了对市场需求和偏好的洞察,并为未来的出版物提供了新的思路。“这确保了我们的每一本书都始终保持一流的质量,即使在它出版以及持续畅销之后,我们也会继续评估考量每一本书。”

在这项工作中,颜小鹂的12位编辑花了大量时间阅读和校对。“新的语言规范和审美提高的变化意味着我们必须根据需求重新阅读、审校和编辑,”颜小鹂表示,“出版不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以儿童为目标市场时,我们必须跟上时代、读者和技术的步伐。”

“我们的书单包括精心挑选的原创图书和翻译图书,”颜小鹂说。“在我们选择出版一本书之前,都会问自己两个问题:书中的故事或价值观会对孩子们的成长带来积极影响吗?这个故事会与他们产生共鸣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们就继续。但这也不是说我们只选择美好的一类,孩子的成长需要处理多种感情与思想,包括美和丑,想象和现实,我们的出版项目正好折射出了这一点。”

中国中福会出版社

中国中福会出版社社长 余岚

为了吸引新一代的读者,中国中福会出版社(以下简称“中福会出版社”)对一些传统文化进行了新的解读,比如每年的节日、童年趣事、传统游戏和传统小吃。

“我们不仅要讲述中国的好故事,还需要为好故事搭配精美的插图和动人的情节,”中福会出版社社长余岚说,“所以需要更多的工作和时间来提升插图和情节的质量。”

对于余岚来说,她永远在追求一部作品更好的样子,从未停止对作品的打磨,即使在书籍出版后,也并不意味着结束。“比如我们正在重新绘制《春。至》中的插图,这是我们的畅销书系‘美丽中国·乡村四季’系列中的一本。因为现在这些图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自然中的展现已不再那么明显,我觉得这些插图应该比在现实中看到的更加生动,”余岚说。“我们需要更加充满‘魅力’、更加“惊艳”的东西来吸引小读者,所有插图和故事情节都应该满足这些要求。”

国开童媒


国开童媒总经理 巩少华

根据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报道,因与国际知名品牌迪士尼、梦工厂、乐高合作而闻名的国开童媒正在进行新的出版试验,携手部分品牌方深度挖掘IP潜力。总经理巩少华向PW透露,“和乐高,我们不仅会考虑国外版权新书的出版,同时会基于已有人物和故事开发制作更适合中国儿童阅读习惯的故事书以及新形式的益智创意类图书。这将是潜力巨大、令人兴奋的合作形式。我们也正在为这些新产品开拓海外市场。”国开童媒还获得了俄罗斯知名科普动画《螺丝钉》的纸质出版物和电子出版物授权,正在据此开发图书、视频、音频等多种类的融媒体产品矩阵。

国开童媒总裁侯明亮是助画方略创始人,有充足的插画师资源可以利用。国开童媒为本土作者牵线海外插画家共同打造绘本。动物小说作家沈石溪和立陶宛插画家泽瓦斯凯斯合作的《最后一头战象》就是一例。巩少华表示,“我们计划推出的原创作品,以中外都能接受的、当代的、普适的风格来呈现能够打动儿童的新故事或者重述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故事。”今年,国开童媒将出版15部原创作品,巩少华强调,“相对出版数量,我们更追求内容的质量。”

新经典文化“爱心树”童书


“爱心树”童书总编辑 李昕

自2003年成立,新经典文化旗下爱心树童书一直致力于“让每个孩子成为爱书人”。在策划首批原创绘本时,他们的目标甚至已经远远不止于此了。爱心树总编辑李昕告诉PW记者,“很长时间以来,中国的教育体系一直以学业成绩和高考为核心,在艺术教育方面,尤其是在对中国艺术理解力的培养上,着力甚少。我认为,如果想培养下一代插画师和创意工作者,就必须让他们从小学会欣赏各种形式的艺术。”

2017年,爱心树推出“中国名画绘本”系列,李昕想要以此方式让孩子们走近中国传统的绘画艺术,认识中国历史上的绘画大家,学会欣赏他们各自的技巧和风格。该系列以大开本和高清画质,将陈列在博物馆里的国宝名画完整地呈现在书页上,用绘本故事、艺术导读和趣味游戏相结合的方式,带读者发现中国绘画中的趣味和美好。由于这套书在类型上的首创性,上市后不仅吸引了孩子们,也受到成人和艺术爱好者的追捧。

与此同时,爱心树引进版图书销售持续增长,大多数都是值得数代读者品读的经典获奖作品。例如,黑柳彻子《窗边的小豆豆》(销量1300万册)、中江嘉男的“鼠小弟”系列(销量1100万册)、大卫·香农《鸭子骑车记》(销量70万册)、谢尔·希尔弗斯坦《爱心树》(销量170万册)等都是常销书。

奇想国童书

奇想国童书创始人、CEO  黄晓燕

据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报道,作为中国首本专业图画季刊,《画里话外》的发行不仅需要大量的投资,还需要广泛的人脉和坚持不懈的精神。但是对于奇想国童书创始人黄晓燕来说,她拥有丰富的和大型出版商合作经验,此前曾参与过麦克米伦世纪的组建,所以她并不缺乏资金或其他方面的支持。第一期《画里话外》将于三月底推出,主题为“儿童的想象”。

在这个许多作家不只为一家出版社供稿的出版市场,黄晓燕在寻找新人才方面的主张十分与众不同。黄晓燕表示:“一味地寻求知名作家会影响我们培养本土人才,我们的目标是为本土人才搭建起作品推广的国际平台。”目前黄晓燕正忙于推广一部新作品:作家真真和插画师垂垂的《我们的一天》。“这是一本纪实类图画书,讲述了24个不同职业的人的24小时,帮助孩子们了解不同职业,而这本书里呈现的第一种职是:志愿者。“这体现了奇想国希望呈现给小读者们的价值观。”黄晓燕说。

黄晓燕告诉PW,奇想国童书“致力于为孩子们提供最优质的图书——包括原创作品和翻译作品,以及不懈地寻找优秀人才与我们达成合作。我们希望把国内更多的原创内容和IP推广到海外市场。”

有关2019PW“中国少儿出版专刊”的相关报道,百道网已获授权后续将陆续发布。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