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讲书堂 | 藏族作家央珍的《无性别的神》和《拉萨的时间》

2019年02月27日   作者:斐一龄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学习·讲书堂】今天给大家讲的书是藏族作家央珍的《无性别的神》和《拉萨的时间》。关于西藏,有人曾说过这样一段话:“西藏的美与丑不在那块土地上,而在生活在那块土地上的人们的心灵里。西藏作家的任务就是写出西藏人复杂而独特的心灵,写出他们在不同时代的彷徨和犹疑、痛苦和欣喜,而不是把他们简单化和标签化。”说出这段话的人,是一位从拉萨城走出来的杰出女作家——央珍。近日,浙江文艺出版社和北京读蜜传媒联合推出著名藏族女作家央珍文集,包括其代表作长篇小说《无性别的神》、作品集《拉萨的时间》。

《无性别的神(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央珍 著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

《拉萨的时间》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央珍
出版时间:2018年11月

大家好,欢迎来到百道学习讲书堂,我是读蜜传媒的编辑斐一龄。

1963年出生的央珍,是土生土长的拉萨人。她在八廓街旁的赤江大院里长大,18岁考上北大中文系,是西藏第一个考上北京大学的藏族学生。

一次访谈中,她谈到自己的写作动机:“(进大学后)大家都很好奇,问我吃没吃过大米、见没见过电灯电话……人们不知道西藏是什么样子的、西藏人是怎么生活的。”于是,她暗暗想,有一天一定要把西藏真正的样子写出来。

30岁时,央珍完成了长篇小说《无性别的神》。这是西藏第一部由女性作家创作的长篇小说,讲述了一个贵族小女孩在历史大背景下的流离故事:

父亲去世后,自小被视为不祥的二小姐央吉卓玛,被母亲打发到乡下,在不同庄园间流动迁徙。她在寄人篱下的日子里,见识到种种贪婪、狡黠、势利、残忍、剥夺、陈旧、虚弱、愚昧……当新的历史势力推开旧西藏的大门,梦想与追求也叩响了央吉卓玛年轻的心扉。

在这部小说中,央珍用真实、自然的笔触,塑造出官员、贵族、平民、农奴、僧尼等一个个不同形象,精细地展现了藏民族的生活风俗,并以独特细腻的女性思维,书写出旧时代藏族女性心中独立意识的萌发和成长。

央真

《无性别的神》这部作品的第一版出版于1994年,是央珍代表作,更被誉为当代西藏文学的里程碑。

小说风格清新、自然,文字细腻、温婉,令人耳目一新。评论者将它称为“西藏文学史上的璀璨明珠”“当代西藏文学的里程碑”“西藏版《红楼梦》”“西藏的清明上河图”……

1997年,《无性别的神》获得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最高奖项——“骏马奖”。2002年,《无性别的神》被改编为二十集电视连续剧《拉萨往事》,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反响强烈。

 时至今日,《无性别的神》仍是许多民族大学的中文系学生们的论文研究重点。不少大学的现当代文学史教材中的“少数民族文学”一章里,也对这部作品在文学史上的价值予以充分肯定。

以上就是《无性别的神》。

接下来我想介绍一下《拉萨的时间》。

央珍的先生龙冬是一位作家、出版人,两人相识于拉萨,他们的爱情在京藏两地传为佳话。因为爱情,央珍随龙冬来到北京定居。从此以后,拉萨是她最遥远的乡愁,这种愁绪也弥漫在她的作品里。

2017年8月,央珍完成对《无性别的神》的修订,10月12日,因病在北京辞世。强忍着失去亲人的伤痛,龙冬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开始搜集、整理央珍作品,有早年发表的小说,有近年写作的散文,还有些记在笔记本上的零乱句子。这些作品被编辑成册,以其中一篇散文“拉萨的时间”为书名。

《拉萨的时间》体现作者自1980年代至2010年代的创作风貌,也是作家对故乡拉萨恋恋不舍的一份情怀。

《无性别的神》和《拉萨的时间》,在央珍去世一年后,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向这位藏族杰出女作家表示着永远的敬意和怀念。

2019年1月5日下午,“无性别的神——央珍作品北京发布会”在雍和宫附近一座藏式小院里举行,30多位来自全国文艺界的作家生前好友齐聚一堂,纪念已逝的作家央珍,并对其人其文,特别是她的作品在当代西藏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再次给予肯定。

这其中:

中国作家协会《小说选刊》编辑部主任顾建平 说道


顾建平

央珍不仅有高尚的文学趣味,也有精准独到的文学眼光,她是完美主义的写作者。

中国西藏网总编、作家金志国 说道


金志国

《无性别的神》所揭示的东西,在过去,包括我们长期在西藏生活的人,都不太了解,或者说不愿意去了解。这是西藏曾经存在的另外一面,而这些人和事,这些社会场景,更接近过去西藏生活的本质。央珍描绘的西藏生活画卷,使我们能够对藏民族、对雪域高原、对藏文化有更深刻、更全面的感受,弥补了我们对于西藏的认知。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评论家李敬泽 说道


李敬泽

跟央珍是老朋友了,从上世纪90年代就很熟。青年时代好多老朋友一块儿喝酒吃饭谈论文学,央珍总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一转眼小30年了,央珍走了,我们也老了。

《无性别的神》从初版到现在,已经是24年过去了。现在再看,这个小说能够顶得住24年时间的侵蚀。它的光芒依然,而且我也相信它还能继续流传下去。

在80年代的文学书写中,西藏常常是被景观化的,但央珍默默地写了一部《无性别的神》。在她这里,西藏不是景观,也不是奇观,她是在西藏的内部来写西藏的生活,写西藏的人,写西藏的情感、风物,这是非常难得和珍贵的。

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桑吉扎西 说道


桑吉扎西

央珍的小说对我的冲击和影响很大,就像我读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一样,有一种揭示感,把善良背后的残忍揭露出来。拉萨是一座交错着理性、迷信、神灵、现实的城,每个大宅子里面都有许多故事,央珍的作品把我对于拉萨的感觉唤醒了。

关于央珍和她的两部作品《无性别的神》《拉萨的时间》的介绍就到这里。欢迎继续收听百道学习更多精彩内容,让好书与世界同在,成就你我精彩人生。

(本文编辑:绘里)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