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珍珠”诗人为什么与“英国文学之父”荣誉失之交臂?

2018年12月15日   作者:何安

【百道编按】在14世纪的的西方,有一部“佚名”之作,它的诗歌成就到19世纪中叶才被发现。这部“佚名”之作就是《塑造神圣:“珍珠”诗人与英国中世纪感官文化》这本书的研究主题。

《塑造神圣:“珍珠”诗人与英国中世纪感官文化》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作者:包慧怡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最近出版《塑造神圣:“珍珠”诗人与英国中世纪感官文化》,作者包慧怡是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英文系的中世纪文学博士,主要研究古英语与中古英语诗歌,及中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

《塑造神圣:“珍珠”诗人与英国中世纪感官文化》这本书就是立足于对《珍珠》手稿中三首基于经文的长诗(《清洁》《坚忍》《珍珠》)之中古英语原文的训诂和细读,研究“珍珠”诗人对神性的理解,并探讨诗人对中世纪感官文化及相关思想史背景的反刍。

“《珍珠》诗人”是后人据手稿名称对一位14世纪用中古英语写作的匿名诗人的称呼。这位诗人的生平后人几乎一无所知,因为他全部的作品就是四首用头韵写成的长诗。这四首诗共有六千多行,且只有一份手稿保留下来。这份手稿在整个历史上几乎被烧掉过好多次,所以到19世纪中叶才重新被发现。但是这几首诗的诗歌成就非常高,现在学界的一个通论是:假如这个诗人的手稿可以早几百年被发现,假如他的手稿多一点而不是只有一份流传下来,那么我们今天就会把“英国文学之父”或者叫“英国诗歌之父”这个荣誉头衔颁给这位诗人。

《塑造神圣:“珍珠”诗人与英国中世纪感官文化》这本书每一章节聚焦《珍珠》手稿的一部作品,研究其中示例人物如何通过规范自己的感官经验,将“抑肉扬灵”的古典感官论中被贬抑的“身体感官”转化为一种通往救赎的路径。本书还将通过探讨“内感官”“精神感官”“神秘感官”等概念在文本中的呈现,比较中世纪感官论与现代感官论的关键差异。作者在语文学—文学解读的基础上,同时考察8-15世纪手抄本中对感官的图像学表述,试图梳理并书写一种形成于图文互动过程中的文学感官史。

包慧怡著有学术专著《中古英语抒情诗的艺术》,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除了本书之外,她还曾出版诗集《我坐在火山的最边缘》、《异教时辰书》,文学评论集《缮写室》,散文集《翡翠岛编年》;并出版译著十二种,包括伊丽莎白·毕肖普诗集《唯有孤独恒常如新》、西尔维娅·普拉斯诗集《爱丽尔》、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散文诗集《好骨头》、《岛屿和远航:当代爱尔兰四诗人选》等。

(本文编辑:水英)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