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胡也频读本》: “左联五烈士” 胡也频的丰硕之作

2018年12月06日   作者:海蓝

【百道编按】由福建教育社出版的《胡也频读本》系一部作品文选集。胡也频是左联五烈士之一,也是早期无产阶级革命文学作家,在小说、诗歌、戏剧及散文等创作上颇有建树。《胡也频读本》由胡少璋主编,胡少璋不仅是胡也频的侄儿,亦是胡也频研究的权威人士。


胡也频,福建福州人,1903年5月4日生于福州城边街卖鸡弄3号,原名胡培基,祖籍江西新建县(今南昌市新建区)。胡也频是“左联五烈士”之一,也是早期无产阶级革命文学作家。在其短短的28年生命中,他为我们留下了丰硕的文学作品。胡也频具备有撰写各种文体的才能,包括小说、诗歌、戏剧和散文等。其中,有一部分是写故乡山水、民情风俗的,读起来特别亲切、有趣,如《中秋节》《登高》等。更可贵的是,他还给我们留下了为劳动人民、为革命而不怕牺牲的精神。

1949年以前,胡也频的作品中已出版的有《诗稿》《四星期》《别人的幸福》《也频小说集》《一幕悲剧的写实》《活珠子》《往何处去》《鬼与人心》等十几种集子;1949年以后,《胡也频诗选》《胡也频小说选》《胡也频小说精品》及胡也频的代表作《光明在我们的前面》单行本等亦陆续出版。

《胡也频读本(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福建教育出版社
作者:胡也频,著 胡少璋,编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胡也频读本》系“福建思想文化大系·八闽名家读本系列”丛书的一册。全书分为三个专辑,分为小说、诗歌和戏剧。收录的小说有《雨中》《梦后》《中秋节》等;收录的诗歌有《温柔》《洞庭湖上》《沅江夜渡》等;收录的戏剧有《瓦匠之家》《资本家》等。

福建教育社邀请了香港作家胡少璋进行此书的编著。胡少璋系胡也频的侄子,曾任香港中华文化总会副监事长、香港书评家协会会长、《大公报》编辑《统一报》总编辑。著作有《胡也频的生活与创作》《胡也频的少年时代》《香港的风》《胡少璋杂文选》《香港的脑和手》等。

书摘:

光明在我们的前面(节选)

一九二五年五月,一天午后三点钟左右,在北京的马神庙街上,有一个二十六岁光景的男子,在那里走着,带点心急的神气,走进北京大学夹道去。他穿着一套不时兴的藏青色西装,而且很旧,旧得好象是从天桥烂货摊上买来的货色,穿在身上不大相称,把裤筒高高地吊在小腿肚上,露出一大节黑色纱袜子。他的身段适中,很健壮。走路很有劲,又快。那一双宽大的黑皮靴便接连地响着,靴底翻起了北京城特有的干土。他走到这狭胡同第三家,便一脚跨进大同公寓的门限,转身到左边的大院子里去了。

院子里有一株柳树,成为被考古家所酷爱的古董,大约有一百多年了,树干大到两抱围,还充满着青春的生命力,发着强枝和茂盛的叶子,宛如一把天然的伞似的,散满绿荫。

他觉得身上一凉快,便脱下帽子,擦去额上的汗,站到第七号房间的门口,弯着手指向门上叩了两下。

里面问:

“谁呀?”

“我,”他立即回答,带点快乐地微笑看。

“找白华么,她不在家。”这是一种江苏女人说北京话的细软声音。

他的笑容敛迹了。但他却听出那说话的人是他的一个朋友,便问:

“是你么,姗君?”一面大胆地,把房门轻轻的推开去。

果然,站在那里的是一位女士。她好象突然从椅子上刚站起来的样子,匆忙地把一只手撑在桌上,半弯着腰肢,虽然带点仓皇,却完全是一种很美观的天然的风致。她穿的是一件在北京才时兴的旗袍,剪裁得特别仄小,差不多是裱在身上,露出了全部的线条。袍子的原料是丝织的,颜色是刺人眼睛的荷花色,这就越把她——本来就很丰满的少女——显得更象是一朵在晨光中才开的玫瑰花了。

他一眼看到她,好生惊讶,觉得这女友是真的和普通人相反,越长越年轻了。

她向他欢喜地笑着:

“哦,希坚。好久都没有看见你了,你都不到我们那里去。”

“是的,有一个月了吧。”刘希坚把帽子放到桌上去,向她笑着。“原因就是我近来变成一架机器,自己不能动。”接着他问:“白华呢,你知道她到那儿去?”

“不知道。她只留个纸条,说她三点钟准回来。现在已经三点了。”

刘希坚拖过两把藤椅让她坐,自己也坐下了。他想起今天早上刚收到她的一张请客片,一张修辞得很有点文学意味的结婚喜帖,便向她笑着。

“贺喜你,”他说,却又更正了:“贺喜你们俩!但是我不知道应该怎样贺喜才好,现在正为难——”心里想着喜帖上的文章:为神圣爱情的结晶而开始过两性的幸福生活……

她的脸上慢慢的泛红了。向他很难为情的闪了一眼,露出一个小小的笑涡,说:

“你也开玩笑么?”

“你觉得是开玩笑么?”他尊重的微笑着说:“我一接到卡片之后便开始想,可是总想不出什么好东西来,而这东西又是美的,又是艺术的,又是永久的,可以成为一个很合式的纪念品。我想这样的东西应该是有的,大约是我的头脑太不行,想不出来……你可不可以替我想一想?”

“不要送给我什么,”她老实地红着脸说:“只要你——你肯看我们——这就比什么东西都好。”

“那当然。”他接着又微笑的说:“我想,做一首诗给你们也许是很好的,可是我从没有做过诗。”他把眼睛看着她的脸——“你们是文学家,尤其你是诗人,你替我代做一首好不好?你的诗是我最喜欢读的。”

“你简直拿我开心呢,”她装做生气的样子说。同时,她又现着一种不自觉的骄傲和谦逊的神情,因为在一个很著名的文学副刊上,差不多天天登载着她的诗,有一位文坛的宿将曾称赞她是中国的女莎士比亚。

“怎么,你把我看得这样的不诚实么?”

“你想得太特别了。”

“也许是的,”他又笑着望了她一眼,“过分的欢喜会把人的感情弄成变态的。譬如这一次,我就没有理由的,只想给你们一点什么。”

“如果你喜欢诗,”她把话归到正当的题目上,“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诗,”她自然地把声音放低了,“我明天把诗稿送给你……”可是她觉得他的思想和行动都不能证明他是一个嗜好于文学的人,便赶紧把话锋转变了,说:

“不过你喜欢读诗,也许是一时的兴致吧。”

“好的,”他正经的对她说:“我们做了好几年朋友,今天才知道你对我是一切都怀疑。”他从胸袋里拿出烟盒来,抽出一枝香烟,做出很无聊似的放到嘴上去。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