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非虚构的狂欢:美国出版业的“特朗普”之年

2018年11月16日   作者:克莱尔·基尔希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最受媒体“亲睐”屡屡登上新闻头版头条的特朗普当局,在这两年来也成为美国出版业的“宠儿”,与之相关的书五花八门、扎堆上市,并时有畅销书爆出,有力带动了非虚构类图书的销售,使此前较受读者欢迎的小说相形见绌。美国行业杂志《出版人周刊》(PW)对近期出版的政治主题图书做了一个梳理,可从中管窥因特朗普而“分裂”的美国社会。

图片来源:美国《出版人周刊》(PW)

唐纳德•特朗普能不能使美国再次变得伟大还不好说,但他造福了出版业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临近特朗普就职两周年,与他相关的一系列图书开始在本季度扎堆上市。巴诺最近公布说,今年1至8月,所有政治类书籍的销量都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7%,前10大畅销书中,有九本与特朗普或执政当局有关。两党作者都在写书,其中很多书意在证实读者的预设,畅销书排行榜已经成为美国政治分歧的缩影。

挺特朗普v.s.反特朗普

出版公司如Regnery、阿歇特旗下出版品牌中心街(Center Street)等站在特朗普阵营,他们的作者包括政客、专家、前白宫工作人员和其他前政府雇员,出版的书支持特朗普的事务,抨击他的批评者。近期推出的有前共和党国会议员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特朗普的美国》(Trump’s America),前白宫通讯主任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的《简报:政治、媒体和总统》(暂译,The Briefing: Politics, the Press, and the President),前美国国务院工作人员丹尼•托玛(Danny Toma)的《美国至上:理解特朗普主义》(暂译,America First: Understanding the Trump Doctrine),以及另一位前白宫通讯主任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的《蓝领总统特朗普》(暂译,Trump the Blue Collar President)。

不过,对特朗普吹捧得比较厉害的还要数下面这些书;福克斯新闻主播珍宁•皮洛(Jeanine Pirro)的《说谎者、泄密者和自由派:反对反特朗普阴谋的案例》(暂译,Liars, Leakers, and Liberals: The Case Against the Anti-Trump Conspiracy),该书上市时获得特朗普Twitter力荐;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塞巴斯蒂安•戈卡(Sebastian Gorka)的《我们为什么战斗:击败美国的敌人》(暂译,Why We Fight: Defeating America’s Enemies—With No Apologies);前特朗普竞选经理克里•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及副竞选经理戴维•博西(David Bossie)合写的《特朗普的敌人:深层国家如何动摇总统地位》(暂译,Trump’s Enemies: How the Deep State Is Undermining the Presidency)。

抨击特朗普及其政策的书籍当然也不在少数,作者都是自由派和进步派读者熟知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我们的未来》(暂译,Where We Go from Here);前《纽约时报》书评编辑角谷美智子(Michiko Kakutani)《真相之死:特朗普时代的谎言笔记》(暂译,The Death of Truth: Notes on Falsehood in the Age of Trump);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兼记者马文•卡尔布(Marvin Kalb)《人民公敌:特朗普对媒体的战争、新麦卡锡主义,以及对美国民主的威胁》(暂译,Enemy of the People: Trump’s War on the Press, the New McCarthyism, and the Threat to American Democracy);金融记者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第五种风险》(暂译,The Fifth Risk),讲的是政府机构重要职能被特朗普无视而岌岌可危。

鉴于特朗普和共和党温和派的龃龉,近期好几本共和党人的书批评特朗普破坏了由罗纳德•里根和两任布什总统建立起来的右翼政治运动:瑞克•威尔逊(Rick Wilson)的《特朗普染指者亡:共和党竞选策略分析师谈美国最差总统》(暂译,Everything Trump Touches Dies:A Republican Strategist Gets Real About the Worst President);卡车司机兼音乐人克雷格•莫斯(Kraig Moss)的《不再是特朗普游吟诗人:我如何对总统失去信心》(暂译,Trump Troubadour No More: How I Lost Faith in Our President);麦克斯•布特(Max Boot)的《保守主义的衰落:我为何离开右翼》(暂译,The Corrosion of Conservatism: Why I Left the Right)。

精神分析、花边与内幕

有两部有关特朗普精神分析的书——精神病学教授贾斯汀•A•弗兰克(Justin A. Frank)《特朗普心理分析:总统的内心》(暂译,Trump on the Couch: Inside the Mind of the President)和戴维•谢尔兹(David Shields)《没有人比特朗普更讨厌特朗普》(暂译,Nobody Hates Trump More Than Trump: An Intervention)——认为特朗普心理受损。弗兰克关注的是特朗普本人,而谢尔兹则在文化背景下审视特朗普的精神状态。

与之相反,几位著名的保守派媒体权威人士最近出版了几本书,辩称反对特朗普是自由派和进步派普遍蔓延的精神疾病的症状,包括安•库尔特(Ann Coulter)的《反抗无用:憎恨特朗普的左派是如何失去集体意识的》(暂译,Resistance Is Futile: How the Trump-Hating Left Lost Its Collective Mind); 迈克尔•萨维奇(Michael Savage,保守派电台主持人——译注)的《停止集体发疯:从萨勒姆女巫审判到特朗普政治迫害中的精神错乱》(暂译,Stop Mass Hysteria: America’s Insanity from the Salem Witch Trials to Trump Witch Hunt);吉娜•劳登(Gina Loudon)的《疯狂的政治:在发狂的世界中保持理智》(暂译,Mad Politics: Keeping Your Sanity in a World Gone Crazy);格伦•贝克(Glenn Beck)的《沉迷愤怒:像戒瘾者一样思考才能拯救美国》(暂译,Addicted to Outrage: How Thinking Like a Recovering Addict Can Heal the Country)。

年初,迈克尔•沃尔夫的《烈焰与怒火》发行后引发巨大波澜,迄今该书各种格式的总销量超过170万册,究其原因,观察人士认为,混乱的执政当局本就是新闻头条追踪的热点,政治类图书的作者们也因此频繁在脱口秀节目中露脸。今年备受电视节目欢迎的书和作者有前白宫工作人员欧玛罗莎•马尼戈-纽曼(Omarosa Manigault-Newman)的《精神错乱:特朗普白宫内幕》(暂译,Unhinged: An Insider’s Account of the Trump White House),紧随其后的是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的《恐惧:白宫里的特朗普》(暂译,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恐惧》在上市第一周就卖出了110万册,成为西蒙舒斯特94年历史上销售最快的一本书。

另一位政府内部人士、前联邦调查局(FBI)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预计也会在其新书《威胁:联邦调查局如何在恐怖和特朗普时代保护美国》(暂译,The Threat: How the FBI Protects America in the Age of Terror and Trump)中发表煽动性言论,这本书将在假日季之后由圣马丁(St. Martin’s)出版社出版。即将在明年1月面世的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的回忆录定名为《让我来结束:特朗普、库什内尔夫妇、班农、新泽西以及非传统政治的力量》(暂译,Let Me Finish: Trump, the Kushners, Bannon, New Jersey, and the Power of In-Your-Face Politics),届时必定也会成为新闻媒体和脱口秀的热门话题,从而拉动销量。

虽然没有得到像《烈焰与怒火》那样的媒体关注度以及销量,两本白宫记者团记者的书也收到了积极的评价,人们对白宫记者的视角和观点很感兴趣。两书是艾普利•瑞恩(April Ryan)的《“战火”下:特朗普白宫前线报道》(暂译,Under Fire: Reporting from the Front Lines of the Trump White House)和梅哲尔•加内特(Major Garrett)的《特朗普的狂野之旅:执政第一年的兴奋、害怕、喧嚷和时不时的新闻封锁》(暂译,Mr. Trump’s Wild Ride: The Thrills, Chills, Screams, and Occasional Blackouts of His Extraordinary First Year in Office)。

人们对特朗普白宫新闻的渴求也延伸到了其家人身上。两本满是特朗普妻子和孩子花边新闻的书已经上架销售:艾米丽•简•福克斯(Emily Jane Fox)的《生而为特朗普:美国第一家庭内幕》(暂译,Born Trump: Inside America 's First Family)和妮娜•伯利(Nina Burleigh)的《金手铐:特朗普女人的秘密历史》(暂译,The Secret History of Trump’s Women)。伯利还深入研究了特朗普与其他女性的关系:他的母亲、姐妹、女性员工,甚至还有十几名指控他性侵犯的女性。

多种视角学术探讨

这些内幕消息的出版给书商和出版商带来丰厚利润,同时越来越多内容更为严肃的书也在出版当中。很多商业出版公司、大学及独立出版社的新书试图通过深入研究推动这位地产商及电视真人秀明星入主白宫背后的政治和文化力量,来解释2016的大选及其影响。

有些书似乎从J.D.万斯(J.D. Vance)的畅销书《乡下人的悲歌》中受到启发,着眼剖析大众对特朗普支持的原因。不少书描绘了生活在远离海岸地区的美国人的生活,其中一些人在2008年和2012年把票投给了巴拉克•奥巴马,但在2016年改变阵营。这类书包括艾丽萨•夸尔特(Alissa Quart)的《压榨:为什么我们的家庭难以为继》(暂译,Squeezed: Why Our Families Can’t Afford America);丹•考夫曼(Dan Kaufman)的《威斯康星的沦陷:保守派对进步堡垒的征服和美国政治的未来》(暂译,The Fall of Wisconsin: The Conservative Conquest of a Progressive Bastion and the Future of American Politics);D.D.格滕普兰(D.D. Guttenplan)的《下一个共和国:新的激进多数派的兴起》(暂译,The Next Republic: The Rise of a New Radical Majority);萨拉•(Sarah Smarsh)的《腹地:辛勤工作却在世界最富裕国家破产回忆录》(暂译,Heartland: A Memoir of Working Hard and Being Broke in the Richest Country on Earth),很多州——特别是常被媒体称为特朗普大本营的中西部各州——的独立书商把这本书视为今年出版的最重要的书之一。

近期类似主题的书还包括伊莱•沙斯洛(Eli Saslow)的《从仇恨中崛起:一个前白人民族主义者的觉醒》(暂译,Rising Out of Hatred: The Awakening of a Former White Nationalist);库尔特•斯雷科特(Kurt Schlichter)《好战的常态:普通美国人如何反抗精英阶层夺回民主》(暂译,The Militant Normals: How Regular Americans Are Rebelling Against the Elite to Reclaim Our Democracy);已退休《华盛顿邮报》执行编辑本•布拉德利(Ben Bradlee)的《被遗忘的:宾夕法尼亚一个县的人民是如何选举唐纳德•特朗普并改变美国的》(暂译,The Forgotten: How the People of One Pennsylvania County Elected Donald Trump and Changed America);约翰•塞德斯(John Sides)、迈克尔•特斯勒(Michael Tesler)和琳恩•瓦夫雷克(Lynn Vavreck)合著的《身份危机:2016年总统竞选与美国意义之战》(暂译,Identity Crisis: The 2016 Presidential Campaign and the Battle for the Meaning of America);艾丽•若农(Elly Ronon)和琼•赖利(Joan Reilly)合著的《在自由派精英中:探索社会不平等之路》(暂译,Amongst the Liberal Elite: The Road Trip Exploring Societal Inequities Solidified)。

甚至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瑟(Ben Sasse)出书《他们:为什么我们彼此憎恨,以及如何化解》(暂译,Them: Why We Hate Each Other—and How to Heal)也加入讨论。根据萨瑟的说法,美国人日益增长的孤独感以愤怒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是由数字革命引发的。他建议人们在现实生活中与邻居建立联系。

好几位作者采用自上而下的方式,通过探讨金钱和权力对普选的影响,来回答特朗普是如何当选的问题:尼古拉斯•卡恩斯(Nicholas Carnes)《金钱天花板:为什么只有富人才会竞选公职,对此我们能做些什么》(暂译,The Cash Ceiling:Why Only the Rich Run for Office—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贾森•查菲茨(Jason Chaffetz)《深层国家:官僚人员如何保护巴拉克•奥巴马,并破坏特朗普的日常事务》(暂译,The Deep State: a Army of officials protect Barack Obama and are Working to Destroy The Trump Agenda);卡罗尔•安德森(Carol Anderson)的《不投票的人:选民压制如何破坏民主》(暂译,One Person No Vote: How Voter Suppression is Destroying Our Democracy);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 )的《愚人之船:自私的统治阶级如何将美国带向革命的边缘》(暂译,Ship of Fools: How a Selfish Ruling Class is Bringing America to the Brink of Revolution)。

还有些人则回溯历史来解释现状,谈一些重要的历史片段对当下的影响:艾伦•阿布拉莫维茨(Alan Abramowitz)的《大结盟:种族、政党变革,以及唐纳德•特朗普的崛起》(暂译,The Great Alignment:Race, Party Transformation, and the Rise of Donald Trump);亚当•图兹(Adam Tooze)的《崩溃:十年金融危机如何改变世界》(暂译,Crashed: How a Decade of Financial Crises Changed the World);多丽丝•卡恩斯•古德温(Doris Kearns Goodwin)的《动荡时期的领导力》(暂译,Leadership in Turbulent Times);本•方丹(Ben Fountain)的《美丽国家再次燃烧:民主、叛乱和革命》(暂译,Beautiful Country Burn Again: Democracy, Rebellion, and Revolution);凯文•鲍威尔(Kevin Powell)的《我的母亲,巴拉克•奥巴马,唐纳德•特朗普和愤怒白人的最后一战》(暂译,My Mother, Barack Obama, Donald Trump, and the Last Stand of the Angry White Man);内森•安杰洛(Nathan Angelo)的《One America? Presidential Appeals to Racial Resentment from LBJ to Trump》;史蒂夫•科尔纳茨基(Steve Kornacki)的《红与蓝:1990年代和政治部落主义的诞生》(暂译,The Red and the Blue: The 1990s and the Birth of Political Tribalism)。NBC / MSNBC国家记者科尔纳茨基说,在大片红色洲包围中依然有几个州坚定地站蓝色阵营,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比尔•克林顿和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权力之争的结果,二人都利用对方政党的弱点方推进他们自己的意识形态,并由此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比如在1994年中期选举之后,政府最高层中不再有任何两党合作的可能性。

在一些作者挖掘历史档案来解释特朗普出现在世界舞台上的原因时,另一些人提出了从更深奥的角度切入。在《恐惧的君主制:政治危机的哲学阐释》(暂译,Monarchy of Fear: A Philosopher Looks at Our Political Crisis)一书中,玛莎•努斯鲍姆(Martha Nussbaum)认为,全球化社会中一些人的无力感转化为愤怒,为特朗普所利用。在《身份:对尊严的需求和仇恨的政治》(暂译,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一书中,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解释说,群体的自我认同越来越狭隘,导致了民族主义的复兴。

11月刚出版的两本书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但立足点在宗教,比如斯蒂芬•曼斯菲尔德(Stephen Mansfield)的《选择唐纳德•特朗普:上帝、愤怒、希望,以及为什么美国保守派支持他》(暂译,Choosing Donald Trump: God, Anger, Hope, and Why American Conservatives Supported Him),史蒂文•斯特朗(Stephen Strang)《特朗普余震:总统对美国文化和信仰的巨大影响》(暂译,Trump Aftershock: The President’s Seismic Impact on Culture and Faith in America)。

除了探讨特朗普吸引美国部分选民的原因之外,有些书更为“贴心”地为这些选民面临的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在《被遗忘的美国人:分裂国家的经济议题》(暂译,The Forgotten Americans: An Economic Agenda for a Divided Nation)一书中,伊莎贝尔•索希尔(Isabel Sawhill)提出,建立在主流价值观基础上的政策能对那些感觉被贸易和技术剥夺公民权的美国人有所帮助。《非内战:在特朗普式假信息和雷霆政治时代夺回民主》(暂译,An Uncivil War: Taking Back Our Democracy in an Age of Trumpian Disinformation and Thunderdome Politics)作者格雷格•萨金特(Greg Sargent)审视了美国民主的结构性缺陷,指出了一些可能的解决措施。

通俄门及总统弹劾

特检官罗伯特•米勒对“通俄门”的调查还在持续,有关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特朗普及其家人和同事串通一气的指控层出不穷,围绕这一主题进行深入论述的书也有很多。格雷格•贾勒特(Greg Jarrett)的《“通俄门”骗局:洗白希拉里•克林顿和陷害唐纳德•特朗普的非法阴谋》(暂译,The Russia Hoax: The Illicit Scheme to Clear Hillary Clinton and Frame Donald Trump)以及丹•邦尼诺(Dan Bongino)的《间谍门:对唐纳德•特朗普的构陷始末》(暂译,Spygate: The Attempted Sabotage of Donald J. Trump)附和特朗普称调查是“政治迫害”的说法,试图为他开脱罪名。而其他很多书谴责特朗普是普京的傀儡,如马尔科姆•内斯(Malcolm Nance)《破坏民主的阴谋:普京和他的间谍如何削弱美国、摧毁西方》(暂译,The Plot to Destroy Democracy: How Putin and His Spies are Undermining America and Dismantling the West),克雷格•昂格尔(Craig Unger)《特朗普白宫,普京白宫: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俄罗斯黑手党如何帮助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暂译,House of Trump, House of Putin: How Vladimir Putin and the Russian Mafia Helped Put Donald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赛斯•艾布拉姆森(Seth Abramson)《合谋的证据:唐纳德•特朗普如何背叛美国》(暂译,Proof of Collusion: How Donald Trump Betrayed America)。

今年早些时候因网络安全调查报道获普利策奖的《华盛顿邮报》也没有置身事外,邮报记者格雷格•米勒(Greg Miller)出版《学徒:特朗普,俄罗斯以及美国民主的颠覆》(暂译,The Apprentice: Trump, Russia, and the Subversion of American Democracy),以数百次采访为基础,列出了普京阻挠希拉里•克林顿、帮助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的运作时间表。

围绕着特朗普和执政当局存在着无数争议,支持或反对特朗普下台的书籍仓促出版也就不足为奇了。首先是著名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的《弹劾特朗普案》(暂译,The Case Against Impeaching Trump),接着是电视/电台主持人比尔•普雷斯(Bill Press)的《特朗普必须下台:甩掉特朗普的100个(以及留住他的一个)理由》(暂译,Trump Must Go: The Top 100 Reasons to Dump Trump(And One to Keep Him))。艾伦•赫希(Alan Hirsch)的《弹劾总统:过去、现在和未来》(暂译,Impeaching the President: Past, Present, and Future)在历史中找寻弹劾总统的案例,指出特朗普如果被弹劾可能产生的影响。

伴随着弹劾特朗普的呼声,也有书籍将目光转向总统继任者。迈克尔•德安东尼奥(Michael D’antonio)和彼得•艾斯纳(Peter Eisner)在《影子总统:关于迈克•彭斯的真相》(暂译,The Shadow President: The Truth About Mike Pence)指出副总统迈克•彭斯继任的隐忧,但夏洛特•彭斯(Charlotte Pence)的《你去了哪里:父亲的人生教诲》(暂译,Where You Go: Life Lessons from my Father)则把彭斯塑造为英雄人物。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叙述中间,还有安德里亚•尼尔(Andrea Neal)的《彭斯:通往权力之路》(暂译,Pence: The Path to Power),作者采访了彭斯的家人、朋友、同事和其他政治家(既有盟友也有政敌),试图呈现更为客观的事实。

另有一些书把焦点放在了本届政府对美国社会各阶层——尤其是生活在美国的移民——的影响上。在《亲爱的美国:非法入境者笔记》(暂译,Dear America: Notes of an Undocumented Citizen)中,何塞•安东尼奥•瓦尔加斯(Jose Antonio Vargas)对非法移民持人性化态度;而在《熔炉或内战?反对开放边界的移民之子》(暂译,Melting Pot or Civil War? A Son of Immigrants Makes the Case Against Open Borders)中,赖汉•萨拉姆(Reihan Salam)表达了他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的支持。

本届美国政府如此多丰富多彩的人物,难怪今年夏天到秋天有大量讽刺作品涌现,其中很多都引用了特朗普自己的言论和推特贴。想开怀一笑,不妨看看这些作品:播客节目Chapo Trap House的几位主持人合力推出的《Chapo的革命指南:反逻辑、事实和理性宣言》(暂译,The Chapo Guide to Revolution: A Manifesto Against Logic, Facts, and Reason);漫画家G.B.特鲁多(G.B. Trudeau)的《#难过!特朗普时代的杜恩斯伯里》(暂译,#Sad! Doonesbury in the Time of Trump),特鲁多多年来一直创作讽刺特朗普的漫画作品,Doonesbury是他连载的四格漫画作品;脱口秀节目The Daily Show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及其编剧们贡献的《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图书馆》(暂译,The Donald J. Trump Presidential Library);《关于我的神奇之书——稳定天才特朗普》,收录了96页经证实的引文和推文;政治漫画家麦克•鲁科维奇(Mike Luckovich)《一个非常稳定的天才》(暂译,A Very Stable Genius);美国喜剧中心频道总统秀制作人和演员安东尼•阿塔马努伊克(Anthony Atamanuik)《美国人的愤怒:唐纳德•j•特朗普档案》(暂译,American Tantrum: The Donald J. Trump Archives);还有将在12月上市的记者、剧作家约翰•伯纳德•鲁恩(John Bernard Ruane)的《真正的新闻!首次公开的唐纳德•特朗普故事集和假新闻》(暂译,The Real News! The Never-Before-Told Stories of Donald Trump & Fake News!)。

少儿咸宜

今年秋天还有一股趋势是以政治讽刺为主题的儿童绘本创作。Regnery出版公司称幽默作家埃里克•梅塔萨克斯(Eric Metaxas)撰文、蒂姆•拉格伦(Tim Raglan)绘图的《唐纳德排干沼泽》(暂译,Donald Drains the Swamp)“是关于当下政治局势的寓言”。前不久,脱口秀主持人斯蒂芬•科尔伯特(Stephen Colbert)在一档晚间节目中推荐了他们工作人员出版的一本儿童读物——《这艘船是谁的?飓风过后那些无用的评论》(暂译,Whose Boat Is This Boat? Comments That Don’t Help in the Aftermath of a Hurricane)。和很多取笑特朗普的书一样,这本书也引述了他的推文——是特朗普对今年带来重创的佛罗伦萨飓风的回应。还有本月动物媒体集团(Animal Media Group)出版的《请不要抢我的P#$$y:押韵总统指南》(暂译,Please Don’t Grab My P#$$y: A Rhyming Presidential Guide),喜剧演员朱莉娅•杨(Julia Young)和马特•哈金斯(Matt Harkins)创作,劳拉•柯林斯(Laura Collins)配图。

推理小说作家劳拉•李普曼(Laura Lippmann)的绘本处女作《莉莎•简与龙》(暂译,Liza Jane and the Dragon),由凯特•萨姆沃斯(Kate Samworth)绘图,也是2016年大选的讽喻作品,面向儿童推出。小女孩莉莎•简解雇了自己的父母,并雇了一条喷火的龙作为她的新父母,这条龙赶走了她的朋友,看起来像特朗普。

当然,并不是所有关于特朗普的儿童读物都是对现实的恶搞或寓言。面向YA读者出版的《不像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传》(暂译,UnPresidented: A Biography of Donald Trump),作者玛莎•布罗肯布拉夫(Martha Brockenbrough)基于对特朗普家族历史的第一手研究而创作,应该能在学校和图书馆市场上畅销。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因使家庭分离而引发诸多争论,一些作者试图向年轻读者阐述这一主题作为对该政策的回应。茱伊•莫拉莱斯(Yuyi Morales)的最新绘本《梦想家》(暂译,Dreamers)讲述了她自己几年前带着年幼的儿子从墨西哥移民而来的故事。亚历山德拉•彭福尔德(Alexandra Penfold)和苏珊娜•考夫曼(Suzanne Kaufman)的《欢迎您来》(暂译,All Are Welcome)强调了多样化人口给社区带来的好处。戴夫•艾格斯(Dave Eggers)的绘本《一个公民能做什么?》(暂译,What Can a Citizen Do?)由肖恩•哈里斯(Shawn Harris)创作插画,对种族的多样性进行了颂扬。

激发文学创作

特朗普不仅激发了成人非小说类、讽刺类和儿童类图书的创作,甚至还激励了小说家和诗人。特朗普近期出现在了奥伦•施泰因豪尔(Olen Steinhauer)的小说《中间人》(暂译,The Middleman)中,小说原来的故事线因为特朗普意外当选而失去意义,不得不进行了大幅修改。特伦斯•海斯(Terrance Hayes)的最新诗集《美国十四行诗:我过去和未来的刺客》(暂译,American Sonnets for My Past and Future Assassin),探讨了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身为黑人意味着什么。而在《非法公民》(暂译,Citizen Illegal)一书中,诗人何塞•奥列瓦雷斯(Jose Olivarez)则从墨西哥裔美国人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

尽管市场上充斥着有关特朗普的书,但本季度最受期待的、与政治相关的书是米歇尔•奥巴马的回忆录《成为》(Becoming)。另外一本比较受独立书商欢迎的书是前白宫摄影师皮特•苏扎(Pete Souza)的《阴影:两位总统的故事》(暂译,Shade: A Tale of Two Presidents)。书中有关两位总统的照片左右并置,左边是特朗普执政前500天的推特、新闻头条或引文,而右边是苏扎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拍摄的照片。

“我喜欢苏扎的低调,”密歇根州格伦阿伯Cottage书店店主苏•鲍彻(Sue Boucher)说。“他的摄影作品述说着故事。它是反特朗普的,但不动声色地表露,并不刻薄。我喜欢这个标题。”

原文链接:A Political Book Bonanza,有部分删减。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