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讲书堂 | 香港文学一代宗师
刘以鬯

2018年10月17日   作者:陈彦瑾

【百道学习·讲书堂】2018年6月8日下午2点25分,“香港文学一代宗师”刘以鬯先生告别了他的百岁人生。同时,他在生命最后岁月里审定的“刘以鬯经典”系列在中国内地出版上市,这套书系包括他最具代表性的三部作品:长篇小说《酒徒》、小说集《寺内》和长、短篇小说合集《对倒》。一个生命谢幕,另一个生命诞生。这是巧合,也是一位宗师级作家必然圆满的人生结局。

你好,欢迎来到“百道学习·讲书堂”,我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陈彦瑾,今天要给你讲的书是我们社新出版的香港作家刘以鬯先生的经典系列。

一百年,他经历大时代,从上海到香港,从香港到新加坡、马来西亚再到香港,靠一支笔,将纷纭岁月凝练成与众不同的文字,在香港独开现代主义文脉。

一百年,他写作、出版、编报、编刊,以报纸副刊和文学杂志为阵地,一手促成了香港几代本土作家的成长。

一百年的文学人生已画上句号,但属于他的时代、属于他的记忆、属于他的诗意、属于他的追求,早已留在了他的作品里。而作品,是永恒的生命,是沉甸甸的文学遗产。

(图书介绍)

一、 生命最后岁月里审定的一套书

2015年,我与香港作家梅子联系,请他编辑《刘以鬯文集》,同时精选刘以鬯先生最具代表性的三部经典作品《酒徒》《对倒》《寺内》,结集为“刘以鬯经典”系列出版。这三部作品创作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迄今已有多个版本,刘老也对作品分别做过局部修改,使得不同版本略有差异。梅子精心择选了三部作品的最佳修订版本,其中,《酒徒》依据的是2003年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推出的修订版;《对倒》依据的是2000年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付梓的长、短篇合一版;《寺内》篇目、分辑、排序依据的是1977年台湾幼狮文化公司期刊部的初版本,收录的十四篇小说则尽可能优选刘老后来的修订本。

除作品优选最佳版本外,梅子还选编了各版本序文、前言及相关评论文章作为附录,并为作品中的人名、地名、外国作家作品及影片译名、常用语、粤语、英语等补充了大量注释,使读者更容易理解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作品。比如“手指舞厅”“捉黄脚鸡””鞋金“”顶手““派青架”“薯仔舞”“人手竹刀尺”“明克”等,若不加注释,读者可能会不明其意。编辑过程中,我和另一位编辑周方舟与梅子一起补注,花费了大量时间,每一条注释梅子都要请刘老确认,而刘老年事已高,则须刘太协助。后来,刘老已不能作答,便由刘太确认,有些则请教相关专家,比如“兜喜神方”的注释请教了道教方面专家,H3的注释请教了建筑方面专家,Brawlywood等英文译注我还请教了社里外文部的编辑们。

这三部作品,正如刘老自己所说,“我无意写历史小说,却有意给香港历史加一个注释。”香港学者林少阳也说:“刘以鬯之所以被视为香港文学的代表,不仅是因为他的文学展开于香港,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记述了另类的香港历史。”创作时,刘老以简洁的文字、灵动的构思植入他所经历的时代和历史,其中一些带有历史印记的词汇,只有补充注释后,今天的读者才能读懂其中的历史内涵。可以说,补充注释的过程,也是还原历史的过程。这套由最刘老在生命最后岁月里审定的“刘以鬯经典”系列,无疑是最有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的一套刘以鬯作品。这套书也得到了莫言、刘再复、蒋勋、龙应台、孙立川、陈晓明等诸位名家的鼎力推荐。

在装帧设计上,设计师刘静将三部作品的书名字“酒徒”“对倒”“寺内”用最简单的直线和斜线重新搭构,并用与纸色十分接近的电化铝烫印出来,形成鲜明的形式主义的视觉特色,完美体现了刘以鬯小说“求新求异”的文学精神及其新锐、性灵的文艺气质。封面烫印的泛金光泽和函套的绛红色也让“刘以鬯经典”具有岁月沉淀的光辉,那是百岁刘以鬯的花样年华,也是香港的花样年华。

二、纯粹的文心,不羁的灵魂

香港学者孙立川说:“二十多年前,因文学之缘而认识了刘以鬯先生,总觉得他永远都保持着上海文化人的习惯,西装革履,梳着整齐的发型,钟意饮咖啡、吃西点、品尝美食,谈吐文雅,对西方文学流派及其手法十分熟悉,对内地、香港的文坛更是如数家珍。读他的小说,似乎可以看出他浓浓的上海情意结。

刘以鬯先生1918年12月7日生于上海,祖籍浙江镇海,原名刘同绎,字昌年,刘以鬯是笔名。鬯读chang,意为古时的香酒、祭器,亦与“畅”字通,如鬯茂、鬯遂即畅茂,畅遂。这个古字很多人不认识,我也困惑,作家取这么难懂的名字,叫读者如何识得他、记住他?据梅子和刘以鬯夫人说,这笔名是刘以鬯父亲取的。刘以鬯父亲刘灝毕业于上海中西书院,曾任黄埔军校英文秘书。梅子猜测,“刘以鬯”与“流以畅”谐音,取意水流通畅,寄予父亲对儿子的美好祝愿,愿他的生命像河流一样畅流不息。也许因为这份祝愿,刘以鬯经历了战火、动荡、迁徙,活了一百岁,活成了人瑞。

据梅子为香港当代作家作品选集《刘以鬯卷》撰写的导读《悦读刘以鬯》介绍,生于殷实家庭的刘以鬯喜欢阅读、写作,1936年发表处女作《安娜 芙洛斯基》,1941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哲学),其后辗转于重庆、上海、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等地。1946年在上海创办怀正文化社,出版施蛰存、戴望舒、姚雪垠、徐許等名家作品,1948年底赴港后,靠一支笔生存下来。曾主编《快活林》《快趣》《星岛晚报·大会堂》《香港文学》等报刊,持续三十年日写八千字,最多每天应付十三个专栏共一万三千字。他的首部小说《失去的爱情》(中篇)于1948年出版于上海,迄今著有小说集、散杂文集、文学评论集等四十余种文学著作,尤以《酒徒》《对倒》《寺内》等小说开创了香港现代主义文学。1994年受聘为香港临时市政局“作家留驻计划”第一任作家,先后荣膺香港书展及文学节首届“年度文学作家”、香港艺术发展局“杰出艺术贡献奖”“终身成就奖”、香港特区政府荣誉勋章和铜紫荆星章等荣誉与奖项。

很遗憾,我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刘以鬯先生,编辑过程中,一直是通过梅子老师与刘老夫妇沟通。不过,庆幸的是,2016年,我因为其他事宜路过香港时,曾拜访过刘老夫妇,有幸与刘老有一面之缘。我见到的是九十八岁时的刘老,面貌清癯,神情俊朗,像北京的秋天一样爽利,一如他的文字,清朗、干净、简洁、灵动,一尘不染,没有一丝多余。他有着纯粹的文心,有着孩童般的奇思异想,有着少年般的诗意,有着古典文人的风骨、情怀,又有着现代的不羁的灵魂,所有这些化成文字,便是他与众不同的纯文学观念,使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写出了一批具有世界意义的现代主义作品。

编辑时,我常常为作品的奇妙构思、令人惊艳的实验性笔法和醉倒一代代文青的语言而拍案叫绝,像“生锈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烟圈里捉迷藏。” “如果酒可以教我忘掉忧郁,又何妨多喝几杯。理智不良于行,迷失于深山的浓雾中,莫知所从。有人借不到春天,竟投入感情的湖泊。”“借来的爱情,只是无色无臭无形的一团,游弋在黑暗中,与黑暗无异。寂寞被囚在深夜的斗室中,而欲望则如舞蹈者。突然想起幕前的笑容与幕后的泪水。”“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看到的种种,也是模模糊糊的。淳于白一直在怀念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类似金句,撒满小说。怪不得喜欢刘以鬯作品的读者,很多是年轻人,因为他的作品里跳动的,是一颗纯粹的文心,还有一个不羁的灵魂。

(作者照片)

三、永恒的经典,激荡了时光

《酒徒》是刘以鬯先生名闻遐迩的代表作之一,被誉为“诗化意识流小说开山之作”和“现代文人小说高峰”,入选“20世纪现代小说经典名著百强”。2004年引发香港导演王家卫拍摄电影《2046》,2011年由香港导演黄国兆拍摄成电影。它写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商品经济盛行,文艺也高度商业化的背景下,一位艺术良心未泯的作家,挣扎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中,不愿典卖自我价值而不能,只好一面煮字疗饥,靠写文字垃圾求取生存,一面自责忏悔,借酒麻醉,沉沦为不能自拔的酒徒。

这是一部穿越时光的作品,对于今天生活在商品化大潮中的读者来说,阅读《酒徒》定然会有浓浓的似曾相识之感。书中酒徒的醉言醉语,说出的恐怕也是今天在商业规则面前苦闷挣扎的文青们的心声。《酒徒》也是一部关于小说的小说,一部前卫艺术的杂烩。它的语言、技巧、表现手法和文学观念都以创新性和艺术性,穿越时光,惊艳当下。

《对倒》最令人惊叹的是与众不同的构思和对电影手法的借鉴,可谓开文艺越界之先河。它写一个上海移居香港、在回忆中怀旧的中年男子,一个香港土生土长、在幻想中憧憬的青春少女,他们互不相识,各自游荡在70年代的香港街头,带着各自的见闻和感受迎面而行,又背向远去,仅有的一次邂逅,也是擦肩而过……“对倒”指一正一负双连邮票,借用此形式,刘以鬯于1972年创作了长篇小说《对倒》,后又浓缩为短篇,“刘以鬯经典”选用的是长、短篇合集。2000年,《对倒》引发香港导演王家卫拍摄电影《花样年华》。

《寺内》收入了14篇新颖多彩的中短篇小说,熔想象与诗意、古典与现代于一炉,或为故事新编,如《寺内》《除夕》;或表现香港现代都市之人与事,如《对倒》《链》《吵架》《赫尔滋夫妇》《龙须糖与热蔗》《圣水》等;或探求生命哲理,如《蟑螂》。这部结集于1977年的经典小说集,篇篇有创意,篇篇是佳构,以“求新求异”的文体实验,彰显现代小说的新锐与性灵,至今令人惊艳而掩卷慨叹:原来小说可以这么写!读过《寺内》的读者,心中都会涌起拿起笔来写小说的冲动。

这三部作品,代表了刘以鬯先生的文学成就,而且,从现在的眼光去看,它的语言、艺术、观念等等都依然是前卫的、新锐的,同时,它又是古典的、中国的、历史的,它是从中国土壤上生长出来的不老的现代艺术之花。

四、南天一隅,大师寂寞

《中国现代小说史》作者杨义曾说:“如果这样谈论刘以鬯,说他承受着香港商品经济浪潮铺天盖地的冲击,以始终不懈的艺术真诚,在南天一隅出奇制胜,率先使华文小说与世界新锐的现代主义文学接轨。那么他在香港甚至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也就凸现出来了。”并说:“香港文坛应该为出了刘以鬯而骄傲,他创造了独具魅力的东方诗化意识流艺术,属于东方,又属于现代,代表着香港探索文学的一个新的历史时期。”这是对刘以鬯文学地位的中肯评价。只是,总体感觉,刘以鬯的文学成就还未被中国文坛充分认识,这位偏居一隅的“香港文学一代宗师”,在中国文坛还显得颇为寂寞。世人只知王家卫,少有人知刘以鬯,这既是纯文学的寂寞,也正是《酒徒》里那位苦闷青年所愤懑的。但愿“刘以鬯经典”系列的出版,能够使更多读者、学者认识和了解这位大师级的作家。

(金句欣赏)

好了,今天就给你推荐到这里,欢迎继续收听百道学习更多精彩内容。愿好书与世界同在,成就你我精彩人生。


《刘以鬯经典:酒徒 对倒 寺内(精装3册)》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作者:刘以鬯 著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本文编辑:绘里)

来源: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