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麦克米兰CEO:我们需要制作优秀的作品,让下一代回归书本
法兰克福书展报道之一

2018年10月11日   作者:爱德华·纳特沃卡

【百道编按】今年因出版《烈火与狂怒》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麦克米兰CEO约翰·萨金特现身法兰克福书展CEO Talk。他对于图书与阅读的未来的信心,他对麦克米兰全球化保持的冷静,他对出版的责任与态度,像磁铁一样吸引了与会观众。法兰克福的品牌论坛CEO Talk由巴西《出版新闻》、美国《出版人周刊》、德国《图书报道》、法国《图书周刊》以及中国的百道网等多家国际行业媒体联合举办。

CEO论坛现场 吕迪格·魏申巴特(左)约翰·萨金特(右)图片来源:《出版人周刊》

当地时间10月10日周三,以麦克米兰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萨金特为主角的CEO论坛挪到新建筑法兰克福馆举行,依旧由奥地利出版顾问吕迪格·魏申巴特主持。整个论坛涉及诸多话题,从纸质书的未来到因出版迈克尔·沃尔夫《烈火与狂怒》而起的与白宫的对抗。萨金特也在现场回答了巴西《出版新闻》、美国《出版人周刊》、德国《图书报道》、法国《图书周刊》以及百道网等国际行业媒体的提问。

《图书周刊》的法布里斯•皮奥特(Fabrice Piault)首先发问,在互联网时代,作为出版商麦克米兰如何定义自己。萨金特说:“有些事情互联网做得更好。旅行类图书销售艰难,因为互联网可以给你更好的答案。在全球范围内,这些业务一直在下沉。重点是做我们擅长而互联网不能有效传递的内容:小说、自助类图书……书店里卖得好的很多书,往往是因为其内容最理想的传播载体就是书籍。”

皮奥特继而问道,读书是否受到流媒体影视剧日益普及的威胁。“我认为有些事情我们做得更好,”萨金特回应说。“有一点是电视比不上讲故事的。我是在《卡斯特的最后一战》所在地附近一个保留地长大的。每年国家公园管理局都会对那场战役做情景重现。印第安人原住民也有自己的演绎,他们口耳相传,重重重孙讲述着先祖告诉他们的故事,原原本本的故事,没有视觉效果,没有服装。读书就像这样。阅读长篇叙事图书是一种不同的体验。”

萨金特补充说,250页到400页的书是最畅销的。“在25页的篇幅里塑造一个人物是很难的,”他打趣道。在进一步被问及阅读的未来时,他指出,“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自己出版自己的书。但是每天都有人来找我,想让我出版他们的书。”他“不担心未来”,也不怕人们不看书。

在特朗普阻止《烈火与狂怒》出版一事上,萨金特承认,直接的结果是让他们的书大卖。但他很快就重新考虑了自己的立场。“我最初认为这(继续出版)是一个商业决策,但后来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萨金特说,出版《狂怒》无关商业或文学,而是起到了保护民主的作用。

萨金特说,特朗普“封杀”这本书的举动“对我们、对任何雇员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对任何美国公民来说,无论他身处哪一阵营都不应该接受。”

《出版新闻》的卡洛•卡伦霍(Carlo Carrenho)提到了瑞典的Storytel和加拿大的Wattpad等公司在全球的快速增长,并问及麦克米兰和出版商的国际扩张是否足够快。

 “大多数人对用本国语言写的有关自己国家的书感兴趣。” 萨金特说,“音乐和电影在本质上更加全球化。问题是:我们生产的内容是否具有全球化的属性?我们的规模在很多国家市场上不够有竞争力。我们不是兰登书屋。”

《图书报道》的托马斯•威尔金(Thomas Wilking)问及德国,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调查显示,德国图书市场去年流失了600万至700万读者。“(麦克米伦兰)在德国的销售额只下降了1%或2%,”萨金特说,“我并不担心。”他随即质疑了调查的有效性。“每隔几年都会这样那样的研究说人们不读书了,但人们还在继续阅读。你看电子书,研究表明喜欢新技术的是年轻男性,但最喜欢电子书的却是中年女性。“

在萨金特看来,电子书仍然是一种可行的格式,但也振奋地看到年轻读者正在表现出对纸质书的偏爱。不过,萨金特也没有自欺欺人地认为书籍和阅读的吸引力大过电子产品的诱惑。“我们需要制作优秀的作品,让下一代回归书本。”

原文链接:Frankfurt Book Fair 2018: Macmillan's Sargent Not Afraid of the Future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