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访叶家小院
书后的故事

2018年09月26日   作者:俞晓群

【百道网·俞晓群专栏】叶老(叶君健)家中存放的一套叶译《安徒生童话》,平明出版社出版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每本书页上都有叶老修改的字迹,这是为再版做的修订。叶老还存有许多外国的童话经典著作,当时准备陆续翻译出来。后来一忙,就放下了。这一放,就是一生一世。如今书还在,人已去,但时光的尘埃,丝毫掩盖不了一代文豪的才情……

今年七月三十一日,北京大热。上午十时,我与张冠生先生约定,在平安大街后海处见面,一同去拜访叶君健的公子叶念仑先生。我赶到会面处,冠生兄已经提前到达,这也是他一贯的风格,为人做事,温和敦厚,言信行果。那条大街两侧的树木断断续续,冠生兄站在烈日下,汗水顺着面颊流出,让我内心好生歉疚。

去叶家还有几分钟的行程,需要离开平安大道,转入一条窄小的胡同,再走上一段路就到了。胡同路面干净,两侧青灰色的院墙相连,相隔一段距离,就会见到一个暗红色的小漆门,小门的右上角嵌着门牌。此时,我们恍若时空穿越,从大都市的繁华中走出,瞬间潜入旧日京城的寂静与平和。

冠生兄边走边说,许多年前因为工作关系与念仑先生相识,彼此交流甚恰,清淡如水。前些年《叶君健全集》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首发式就在叶家的这个小院中举行,念仑先生请冠生兄参加,因此他对叶家有了更多的了解,愈发增添了对叶君健先生的崇敬。比如叶老家中存放的一套叶译《安徒生童话》,平明出版社出版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每本书页上都有叶老修改的字迹,这是为再版做的修订。叶老还存有许多外国的童话经典著作,当时准备陆续翻译出来。后来一忙,就放下了。这一放,就是一生一世。如今书还在,人已去,但时光的尘埃,丝毫掩盖不了一代文豪的才情……

进入叶家,叶念仑先生高高的个子,举止谈吐很有世家遗风。步入客厅,他说这是当年父亲读书的地方,一切略有些老旧,但依然可见往昔的底蕴与生机。一面墙的书架上摆满了旧日的记忆,一排排西装书,尤其是那些童话经典的斑驳色彩,更显得与众不同。

念仑先生知道我此前在中国外文局工作,他说“那你是老家来的人了”。原来七十年前,叶老就职于中国外文局,他在那里创办了《中国文学》期刊,出任总编辑。我说外文局展览室中有叶老的介绍,还有塑像。念仑先生说,那些年父亲的工作关系一直在外文局,在那里开工资养家,所以我们是家里人。那时父亲在外文局的同事们,经常会来叶家小院做客,还有外国朋友,在一起喝茶谈笑,那情景让他至今记忆。念仑先生还说,外文局的地址“百万庄大街二十四号”,多么难忘啊!他的夫人是作家曲波的女儿,他们家也住在百万庄大街,正是在那里他们相识。

说到“百万庄大街二十四号”,我也有一段难忘的记忆。二〇〇九年七月,我离开东北来中国外文局海豚出版社工作。后来给父亲邮寄茶叶、书籍,那时父亲已经九十七岁了。前不久哥哥回忆说,那天收到邮包,父亲立即说:“百万庄大街二十四号,我的许多好友都是这个地址,像搞世界语的老朋友陈世德就在那里工作,如今我的小儿子也去了那里,真巧啊。”

一上午,我们谈叶老翻译的《安徒生童话全集》,念仑先生拿出叶老修改的手记,一摞小书,每本书内的字里行间,都标注着密密麻麻的小字,人眼几乎看不清楚。

念仑先生说,当年父亲的手稿和他改过的稿子,只有母亲能看懂,她会与出版社的编辑一同编校,一点点核对。他说父亲翻译安徒生童话,没有人会下那样的苦功夫,为此父亲专门学习丹麦文,翻译时还要对照英文、法文,出版之后不断修改,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经典版本。丹麦女王曾授予叶君健“丹麦国旗勋章”,这是全世界《安徒生童话》众多译者中唯一获此殊荣者,念仑先生还把那个勋章拿出来给我们看。我说希望按照丹麦初版的装帧,将叶译《安徒生童话全集》特装本做出来,附上英文版,作为圣诞礼物奉献给孩子。但用谁的英文翻译呢?念仑先生立即告诉我,谁的英文翻译最好,那也是当年他父亲最肯定的英文版本。还有丹麦文版,哪一本是最经典的版本,我们可以选用他们的设计和插图。他找出各种版本,让我们参考。

我们还谈到叶老各种文本的《山村》等著作,谈到叶老的书信、手稿等资料整理,谈到叶老的儿童文学创作,谈到叶老早年在欧洲时,购买的那些经典童书,有许多语种,念仑先生一一翻开,一一解说。此时念仑先生有些感伤,他说自己已经六十几岁了,能为父亲的遗存做一点事情,这是他未来生活中最大的愿望。能有你们的热心与建议,能有你们对文化抢救与整理的志向,让他深深感动,“如今还有多少人会关心这些事情呢?”

走出叶家,晌午的骄阳更加炽热,冠生兄的汗水又流下来。此时我的眼前依然闪动着叶家小院的情景,那一面墙的书架和上面林林种种的存在,让我对叶先生的崇敬之情,又平添几分文化的责任。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