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曾经强悍的“诺贝尔旋风”影响过莫言、余华等,新一代出版人如何再创阅读高潮?

2018年09月10日   作者:夏仟仟

【百道编按】漓江出版社的外国文学出版,一直重视自己的先锋品牌,强调引领而非迎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漓江出版社曾推出过一套由出版家刘硕良主编的“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曾在全国读书界形成一股强悍的“诺贝尔旋风”。而今,漓江出版社悄然推出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改之前的一人一本为一人多卷本,满足读者的深度阅读需求,展现优秀作家的内心世界。百道网采访了漓江出版社总编辑张谦,请她分享漓江出版社在出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过程中的思考与值得借鉴的经验。

 

漓江出版社的外国文学出版,一直重视自己的先锋品牌,强调引领而非迎合。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漓江出版社曾推出过一套由出版家刘硕良主编的“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广受好评。该套丛书共出版80余本,为一人一书阵容。装帧设计由沪上装帧家陶雪华负责,由最初的杂色统一为红色精装。

该套丛书在当时的全国读书界形成一股强悍的“诺贝尔旋风”,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是改革开放在出版界结出的丰硕成果之一。尤其是在创作界,莫言、余华等作家都在不同场合,承认受过它们的影响。

近两年,漓江出版社开始悄然推出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改之前的一人一本为一人多卷本。如果说老版看重的是规模效应,力图在短时间内让读者了解诺贝尔奖全貌,那么新版追求的是满足读者的深度阅读需求,尝试用更丰富、更全面的资料,展示优秀作家的内心世界。

目前,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已出版的作品有法国存在主义大师、1957年诺奖得主加缪的《鼠疫》《局外人》《第一人》《西绪福斯神话——论荒诞》,美国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辛克莱·路易斯的《大街》《巴比特》,意识流文学代表作家、1949年诺奖得主福克纳的《士兵的报酬》《寓言》《水泽女神之歌——福克纳早期散文、诗歌与插图》,首位亚洲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泰戈尔的《纠缠》《沉船》《泡影——泰戈尔短篇小说选》,第一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普吕多姆的《枉然的柔情》等。百道网采访了漓江出版社总编辑张谦,请她分享漓江出版社在出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过程中的思考与值得借鉴的经验。

新老搭配,译者选择有要求

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除莫言外都是外国作者,所以出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不能避免的是要找到合适的译者。唯有如此,才能让国内读者更好地理解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通过作品表达的思想。

在译者选择上,漓江出版社注重新老搭配。张谦说,“老一辈翻译家值得尊重,他们往往有很深厚的文学素养,译文水准很高,所以我们非常欢迎他们的译本。而年轻一辈的翻译家也有优势,他们的语言和思维都很贴合当下读者的习惯,且较多受到当下外国文学、文化熏陶,能比较精准地向读者传达原著的文化背景、思想内涵。”

在此次“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的出版过程中,老一辈译家译作有李玉民翻译的加缪卷五本,潘庆舲、姚祖培合译的《巴比特》,李文俊翻译的《押沙龙,押沙龙!》,倪培耕翻译的《纠缠》等;青年翻译家翻译的作品有一熙翻译的《士兵的报酬》,顾奎翻译的《大街》,王国平翻译的《寓言》。此外,“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新旧两个版本还见证了一代翻译家的成长。例如,在老版“诺贝尔”丛书中,彼时的青年翻译家胡小跃曾翻译了《孤独与沉思》一书;而今新版推出,《孤独与沉思》不仅增补内容,以《枉然的柔情》一名出版,已成为著名翻译家的胡小跃更是对当年的译文进行了重新修订。

对于“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的译者,漓江出版社有着较高的要求,这不仅表现在对翻译质量的把关,还表现在对译者本身的理解能力与写作能力的考察上。张谦表示,“不会写译序的译者不是好译者,译者只有对作家的创作过程具有充分的了解,才能更好地译出作品风格,这一切都反映在译序中。所以新译本都要求译者撰写翔实厚重的译序,在介绍作家作品的同时,给读者提供最新资讯,了解该作品研究的最新成果。”

读者眼光愈发挑剔,图书“颜值”也很重要

张谦就新版与旧版面临的图书市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说,“当今的图书市场,与二三十年前‘书荒’年代外国文学读物稀缺的情况已不可同日而语。各出版社争相出版各种经典名著,想要在同类图书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确非易事。”她还表示,“读者的眼光越来越挑剔,在注重图书内容的同时,对图书形式上的质感与美感也非常在意。所以,在内容质量有基础、有保障的前提下,图书在同类产品中追求‘颜质担当’非常重要。”

在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的装帧设计方面,漓江出版社在追求稳重、大气的风格的基础上,还注意到了新老读者品味的不同。从每一个细节的设计理念与创意到整体的统筹,漓江出版社美术编辑石绍康含蓄而不失匠心的风格,使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成为一套值得收藏的精品。

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采用32开的精装本形式,内文则使用手感顺滑的胶版纸,装帧设计既简约又格外关注细节的处理。举例来说,石绍康将作者的手写体签名放置在护封上,隐约若现;在作者头像上方放置一些小图案,但每本都有所区别;在书脊上放置飞鸟头作为丛书统一的标志。

线上、线下双向营销,丛书销量稳步攀升

在“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的宣传推广方面,漓江出版社采用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方式。线上方面,漓江出版社就该套丛书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报道。目前,除获得中国作家网、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凤凰网等多家媒体推荐外,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还陆续登上了百道好书榜、文工委文学好书、文艺联合书单、“广西好书”等各类榜单。

线下方面,在各大书展期间举办相关主题活动是漓江出版社的主要举措。在2018年北京图书订货会上,漓江出版社举办了“执子之手——漓江与诺贝尔的不了情”嘉宾对谈活动,邀请了法国文学翻译家胡小跃和日本文学研究专家周阅进行现场分享,反响热烈。

就目前的市场反应来看,该套丛书销量稳步攀升,已有多个品种实现重印。鉴于此,漓江出版社正在尝试制作电子书与有声读物。

树立牢固图书品牌,非一日之功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图书市场,树立牢固的品牌、构建完备的书系,不是一两天时间能够完成的”,张谦如是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众多,但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目前收录的诺奖得主寥寥可数,语种也不够齐全。因此,为强大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阵容,漓江出版社正不断充实译者队伍,完善图书品种。

据张谦介绍,除继续收录加缪戏剧集《卡利古拉》、辛克莱·路易斯长篇小说《阿罗史密斯》《埃尔默·甘特利》等图书品种外,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还将新增意大利自然主义流派作家、1926诺奖得主黛莱达的《邪恶之路》《风中芦苇》,译者分别是意大利文学作品资深翻译家黄文捷和青年翻译家李广利;1947年诺奖得主纪德的《背德者·窄门》《人间食粮》《田园交响曲》,选用法国文学翻译家李玉民的译本;拉丁美洲首位诺奖得主,智利作家、诗人米斯特拉尔的诗歌卷《柔情》、散文卷《爱情书简》,译者是西班牙语翻译界泰斗赵振江和他的夫人段若川。除此之外的图书新品种,由于数量众多,张谦并未一一枚举。

张谦表示,“出于开拓布局阶段成本和周期的考虑,漓江出版社目前选入新版‘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文集’的主要还是公版图书品种。但在不久的将来,漓江出版社将尝试拿下合适的版权书,以飨读者。”

(本文编辑:阿树)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