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南方文学周上,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携新作《机村史诗》亮相,分享他眼中独特的藏族文化

2018年08月10日   作者:文涛

【百道编按】阿来在2000年凭借第一部长篇小说《尘埃落定》,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得主及首位得奖藏族作家,《机村史诗》是他自《尘埃落定》完成十年之后重新创作的长篇作品。该套丛书由六部曲组成,是一座村庄的当代编年史,不再围绕一位主角和一个故事展开,而是以互相衔接的六个故事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机村变迁史。花瓣式架构的每个故事,都是人的命运,也是乡村的命运。8月10日,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携《机村史诗》做客南国书香节“南方文学周”,讲述藏族村庄的变迁史,分享他眼里独特的藏族文化与历史。

 

8月10日,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携《机村史诗》做客南国书香节“南方文学周”,讲述藏族村庄的变迁史,分享他眼里独特的藏族文化与历史。通过这场“用写人的文学照亮历史——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和他的《机村史诗》”读者见面会,读者将更加了解阿来的文学世界。

阿来的《机村史诗》由六部曲组成,每部又分别由一部小长篇、一篇事物笔记和一篇人物笔记共同组成。它是一座村庄的当代编年史,不再围绕一位主角和一个故事展开,而是以互相衔接的六个故事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机村变迁史。花瓣式架构的每个故事,都是人的命运,也是乡村的命运。较之《尘埃落定》的绚烂和厚重,《随风飘散》写得飘逸而灵动,情节更贴近普通人的感情。

2000年,阿来凭借第一部长篇小说《尘埃落定》,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得主及首位得奖藏族作家。但他不屑于用“藏族作家”的特殊标签来标榜自己,只是用天然纯熟的文字与深入人心的故事,让人们看到当代文学的又一希望。从开始的《尘埃落定》见证的藏族土司制的兴衰,到后来的《格萨尔王》重述藏族神话,再到《机村史诗》记叙藏族村庄的五十年变迁,阿来用文字向世人一点点地揭开西藏的神秘面纱。

《机村史诗》是他自《尘埃落定》完成十年之后重新创作的长篇作品,这部作品之前叫《空山》,只有三部曲。而现在以六部曲重新出版之后,内容也更加丰富。会上,阿来坦言,这部书之前叫《空山》并不是他的本意,而只是第六卷的题目。但当时出版社编辑认为以“机村史诗”作为题目过于庞大,“史诗”需要更大的场景展开,所以当时并没有用这个题目。阿来希望以“史诗”命名,是受到外国一个批评家的启发。从古代到今天,史诗写作的题材在发生变化,从英雄,神灵转变为写人,尤其是普通人。“史诗”歌颂人类在艰难前进过程中面对各种障碍所表现出的英雄主义精神。

阿来认为,好小说的“三个标准”:第一是审美的光芒,第二是认知的力量,第三是智慧。“小说除了结构以外,最重要的就是语言。形式和内容相互映照会产生更加深刻的意义,这其中具有哲学哲理的意义。”阿来提出,长篇小说应该当成一个有体量的建筑来看待,要有建筑感,要讲究美学原则,比如古今中外都有一个美学原则“庄严”。但在形式上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要找到更适合呈现内容的方式。

关于好小说要有智慧这一点,阿来说:“作家要有天分,我多少还是有点的。”他认为,写现实题材比写历史题材难度更大。因为现实题材从来没有人被人讲过,所以写的时候是第一次对事实进行加工。阿来表示,他对中国文学有一条重要的理解,我们叙事文学很少谈自然与人的关系,不关心我们生存的自然的东西,例如土地、森林、天空等,大多喜欢讲人跟人的关系。

(本文图片:李细华 摄,本文编辑:阿树)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