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把公版书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爱伦·坡诗全集》编辑分享

2018年07月31日   作者:吴健

【百道编按】公版书市场竞品多,定价比竞品低一点,是出版社市场部最常祭出的刀锋剑气。作为编辑,即便找到一本市场稀缺的版本,将其带入市场,也同样得好好遵循市场规则,算算细账。除此之外,编辑对待一本书的上市,总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要比较的面向需要更多,以及更多......

新书付印前,我跟发行部同事讨论定价:“这本书精装还带护封,内外封用的都是蓝碧源的高档特种纸,内文用的是纯质纸,还有足足一个印张是四色彩印,定价能不能高点?比如,50多块钱?”

“你这本是公版书,市场上有竞争,定价别太高了,现在这个价就挺合适的。”

同样的对话发生在今年初《重压下的优雅》加印前。在纸价持续上涨的语境下,将近500页的精装书,以市面上充斥着过多的海明威短篇集为由,其定价被聊胜于无地从39.80元涨到了45.00元。

可是,市面上爱伦·坡的诗集却是凤毛麟角啊!2012年由我责编的《爱伦·坡诗集》是第一次将爱伦·坡的诗歌结集,目前库存不多,即将绝版。2013年外研社出了英汉对照版的《爱伦·坡诗选》,而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的“大师插图本”《爱伦·坡诗集》不仅英汉对照,还加入了杜拉克、罗宾逊、比彻、肖等人的插画。我责编的这本“精装插图本”《爱伦·坡诗集》是对2012年平装本的升级,是爱伦·坡诗歌全集中译本的第三个版本。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爱伦·坡诗歌全集,为什么书名不叫《爱伦·坡诗全集》呢?

因为,爱伦·坡生前并没有亲自编选一本自己的诗歌全集。他又是个对文字精益求精的人,自己的诗作总会反复修改。在他身后冒出了许许多多托名于他的诗作,甚至于一些专家学者也糊涂入彀,这其中有些诗作后被证伪,有些身份依旧扑朔迷离。到底哪些诗加起来是他的全部诗作,目前并没有盖棺定论。

可以确定的是,“文学生涯始于诗歌并终于诗歌”的埃德加·爱伦·坡,一生共出版了四本诗集:

《帖木儿及其他诗》(Tamerlane and Other Poems,1827)、

《阿尔阿拉夫、帖木儿及小诗》(Al Aaraaf, Tamerlane and Minor Poems,1829)、

《诗集》(Poems,1831)

和《乌鸦及其他诗》(The Raven and Other Poems,1845)。

他在他最后一本诗集的序言中说:

一些没法控制的事使我一直不能在任何时候都全身心地投入诗歌创作,而如果幸运的话,这本应该成为我终身选择的领域。对我而言,诗并非一个目的,而是一种激情。这种激情应该受到尊重,它不应该而且也不可能为了人们微不足道的报偿或更微不足道的赞赏而被随意唤起。

很可惜,现在被世人记住并崇拜的爱伦·坡,并不是一个诗人的形象,而是一位杰出的小说家。

(插播一句:读过畅销书《岛上书店》的朋友,应该对爱伦·坡的第一本诗集很是熟悉。)

在最后一本诗集出版之后直至其去世,他还留下了包括《尤娜路姆》《钟声》《梦中之梦》《安娜贝尔·李》在内的多首传唱至今的名作。后人开始对他的作品进行整理,在此过程中难免以讹传讹,一些题为“Complete Works”或“Complete Poems”的出版物竟然收录了不少伪作。要将爱伦·坡译介入中国,必然要择其最优者而从之。“美国文库”版《爱伦·坡集》当仁不让,当年曹明伦教授以此为底本译出皇皇三联版《爱伦·坡集》,后来的诸多爱伦·坡诗集和小说集便脱胎于此。

“美国文库”版《爱伦·坡集》“诗歌与小说”部分的编者帕特里克·F.奎恩教授(Patrick F. Quinn)在“版本略记”中写道:

The poetry section contains all of Poe’s poems except those of doubtful attribution and those surviving in fragmentary form.(除归属难定的篇章和片纸只字的残稿外,诗体部分收入了坡的全部诗歌。)


如此看来,本书被称作《爱伦·坡诗全集》不无道理,只是不够严谨罢了。唤之“全集”还能增加噱头,引来更多的流量,何乐而不为呢?

且慢。爱伦·坡生前最后一本诗集《乌鸦及其他诗》及“美国文库”版《爱伦·坡集》的诗体部分都收录了诗剧《波利希安》的五个选场。既然是诗剧,收入诗集也合情合理。美中不足的是,曹老师并未以诗体翻译这出诗剧,如果收入本诗集,显得名不正言不顺。在谋划新版《爱伦·坡诗集》的时候,我不是没有向曹老师发出过改译诗体的邀请,但他冗务缠身,只能将此计划留待退休之后完成了。那么,就委屈一下目前这个版本,仍旧叫作《爱伦·坡诗集》吧。

接下来请允许我对此“精装插图本”《爱伦·坡诗集》与彼“大师插图本”《爱伦·坡诗集》做一番比较,为有意购书者提供一点帮助。

1)两者都收录了同样的63首诗歌。译文基本相同,但“精装插图本”在对照英文原版的基础上重新做了修订,使之无论在内容还是版式上都更加接近原版。具体包括以下几种情况:

① 修正了误译,更新了译名。譬如下图所示:

Capo Deucato旧译“卡波杜加多山”,更正为“卡波代夫卡多岛”;

Santa Maura旧译“圣马诺山”,更正为“圣毛拉岛”;

Deucadia旧译“累斯卡夫岛”,更正为“代夫卡迪亚岛”;

Trebizond旧译“特比隆”,更正为“特拉布宗”;

olim旧译“在……南端”,更正为“旧称”。

② 英文原版中起强调作用的斜体字(在三联版《爱伦·坡集》中部分加了着重号),“精装插图本”中改为了楷体。

③ 英文原版中的某些换行在“大师插图本”(以及2012年平装本)中通过加入“/”简化处理,现在“精装插图本”中恢复原貌。

④ 补全了部分遗漏的文字(并不一定是漏译,譬如下面这些说明性文字可视作诗歌的一部分,在三联版《爱伦·坡集》中并未略去,但在后来的诗集中却都遗失了)。

⑤ 严格按照英文原版中文字的出现次序及方式。譬如下面这行文字,本来是以脚注的形式出现的(三联版《爱伦·坡集》照此处理),在后来的诗集中变为了诗歌之前的题注,现恢复原貌。

2)除诗歌外,“大师插图本”还收录了译者序《诗人爱伦·坡和他的诗》和《爱伦·坡年表》;“精装插图本”则收录了译者序《爱伦·坡其人其文》(对爱伦·坡做了一番全面的介绍,《诗人爱伦·坡和他的诗》便是摘自本文的一小部分),三本诗集的序言,两篇经典的创作谈《创作哲学》和《诗歌原理》,以及《爱伦·坡年表》。

3)“大师插图本”是英汉对照,“精装插图本”只有中译文,没有附上英文原文。这样做的原因是,“精装插图本”本身已有300多页,如果再附上英文原文,可能厚达四五百页,对于一本诗集而言,可能太过臃肿了。好在爱伦·坡早已进入公版,其作品在网上随处可见,有此需求者不难找到英文原诗。

4)“大师插图本”选了多位“大师”为爱伦·坡诗集所作的插图,而“精装插图本”只选了法国插画大师埃德蒙·杜拉克所作的28幅彩色插画。之所以这样处理,是考虑到不同插画者画风不尽统一,而且黑白插画和彩色插画的混搭会使版面显得凌乱无序。“精装插图本”在这一点上做了减法,希望能契合本书简洁优雅的气质。

5)“大师插图本”是16开平装,尺寸为170mm×240mm;“精装插图本”是32开精装,尺寸为130mm×210mm。

下面是皂片时间:

 

(本文编辑:吴妮)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