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祝得彬:走上编辑这条不归路,这本书对我影响很大

2018年05月28日   作者:祝得彬

【百道编按】编辑是好书的“助产士”,也是普普通通的读者。那么这些带给读者无数好书的幕后工作者,有哪些关于阅读的有趣经历与故事?又有哪些珍藏的好书想要推荐?在百道网的“好编辑与趣阅读”系列文章中,这些来自各个出版机构的行业精英,与我们分享了自己与阅读的不解之缘。本文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当代世界分社社长、副编审祝得彬的分享。

百道网:请您对自己的出版经历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祝得彬:我2000年开始从事编辑出版工作。2003年进入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组织、策划、出版、管理多套有影响力的大中型出版项目,担任数百种国际社会科学方面学术图书的责任编辑。所负责的图书《苏联的最后一年》《居安思危:苏共亡党二十年的思考》《德国统一史(四卷)》《现代世界体系(四卷)》以及《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丛书》《典藏版》《思想会》等系列取得较好社会反响。

百道网:您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什么?

祝得彬: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来自于王家卫:“我的每一部作品我能让它出来的话,就代表在当时我的能力范围,我已经做到了最好。我不能说我满意,但是我已经知道在这个时间和这个空间当中,我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百道网:您印象最深的一次阅读经历是怎样的?

祝得彬:不好意思,要是说印象最深的是一次经历是看一本课本,肯定会让人笑话自己。不过仔细回味当时那种感觉,却是相当久违了,十几年后还记得,禁不住想抖抖机灵。

90年代的时候,我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两名记者牺牲,那位后来当了大领导的领导人罕见地在电视上出来讲了话谴责那个国家,我们也上过街,砸过某馆的玻璃,回来被澡堂理发店的阿姨数落,说那还不得是咱中国人去给人家修去啊。也就是那一年,多少热血青年萌生了去了解一下新闻学传播学的冲动,一头扎到图书馆、书店去找这方面的书看看。

有一天在图书馆竟然让我找到一本小黄书,纸张黄黄的那本《传播学概论》,抱着无比的好奇立马开始看起来,经过几个星期懵懵懂懂的瞎看,逐渐知道了5W,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还能够画出简单的学科树形图来,那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狂喜下,轻狂的我使劲蹬着破自行车穿行在傍晚的校园,那种去食堂不禁想多来两个菜的冲动,历经多年记忆犹新。也是那本书的引导,后来兴致勃勃的看了纸张黄黄的《美国新闻史》,再后来连买带看了几十本传播学的书。再后来走上编辑这条不归路,不能说没有当年那本小黄书的影响。

(本文编辑:五五)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