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出版新时代,如何与其他媒体合作扩大出版领域?
韩国出版人有这些做法

2018年07月13日   作者:韩性峰

【百道编按】科学技术的进步引起了知识和文化在生产沟通方式上的巨大变化,书籍和出版产业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如今,跨界、融合是世界各国出版业普遍在尝试的发展方向,韩国也不例外。在第28届东亚出版人会议上,韩国东亚出版社社长韩性峰分享了他们如何与电视机网络媒体合作,以扩大自身出版领域的案例。本文原题为《为了扩大出版领域而与资讯媒体的crossover》,其操作方法对于国内的出版企业来说,也有着借鉴意义。

进入21世纪以来,书籍和出版产业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书籍是千年以上的人类最坚固的知识和文化的生产基地和沟通工具,并且是左右时代潮流的媒体,但是现在无论是在哪个时代或地区,却成为了失去大量读者和社会影响力的陈旧的媒体。尽管在一些地区仍然可以看到旺盛的读者活动,但是很明显的这个地位也即将失去。

众所周知的是,20世纪开始取得耀眼发展的科学技术的进步引起了知识和文化在生产沟通方式上的巨大变化。最近200年里,享有至高地位的报纸受到了广播电视的威胁,门户网站等网络和社交媒体的登场也使之陷入摇摇欲坠的状态。

随着技术变化而来的新媒体等使大众在速度、兴趣、参与等方面上产生了共鸣。与之相反,作为交流传统知识的活字文化由于“乏味”和“困难”仅对有限的读者起着作用。当然包括我在内的在座各位都深知阅读的乐趣和作用而会对此反驳,但是客观地说,普通大众对于“阅读”的行为都感到困难和乏味。各式媒体动员各种绚丽感觉提供舒适享受并且抓紧每分每秒进行信息的传达和快速沟通,活字文化与之相比连在速度上也是缓慢的。

但是这并不是意味着所有的阅读行为都会消失,而是指乏味和困难的阅读正在消失。因为网络和社交网站仍然使用文字进行交流。但是书籍并不是通过这种刺激和简单的阅读,而是通过困难的阅读来建立知识和文化的。我们也很清楚这对于人类和世界都是非常有益的,因而需要更致力于书籍和活字文化的生产和沟通。当然,这并不是仅靠提出口号就能实现的事情。想要生产好的文字内容需要资本,并依赖读者来对资本进行筹集,必须寻求读者能够与书接触并进行消费的最佳方法,这是地球上的所有出版社的使命。

1.在宣传和市场营销中同时进行内容的生产和消费。

为了创造更好的内容,也为了将书籍对更多的人们进行有效的宣传,许多出版社正在致力于“与媒体的协作”上。从过去与报刊杂志等活字文化印刷媒体的合作,到现在和广受大众喜爱的电视、电视剧、电影、漫画、播客(Podcast)、博客、推特、脸书等社交网络间构筑起强力协作。这是使用对大众有着影响力并高度曝光的媒体来宣传书籍的方法,大多数的出版社已经将之作为宣传和销售战略而使用着。但是最近的趋势是与宣传广告一起,把以其强大影响力所产生的内容注入书中。因为这些内容是已经经过大众检验,并和宣传广告相连接的。类似这样以书籍为中心的内容与多种媒体间的合作,接下来将通过我们东亚出版社的实际事例来介绍。

2.与广播电视的协作

韩国的EBS(韩国教育广播电视)是集中了电视、电台、大学入学考试参考书出版,对教育事业进行大面积耕耘的超大型国营企业。因为对韩国的大学入学考试——“修学能力评价”考试以教育平等化之名来进行垄断,从而成为了大型教育媒体。用垄断事业带来的收益制作普通电视广播公司很难投资的各种各样的公益节目,名称为“Beyond”的科学纪录片节目就是其中之一。惭愧的是“Beyond”是韩国唯一的正规编制的科学纪录片节目。现在第一季结束正在准备第二季,将纪录片制作成单行本的工作由我们出版社负责。该书随着快速变化的科学知识的潮流,以速度和效率为特点,由150页内容所构成。这是基于以书籍和杂志的中间形态来尝试抓住时代潮流的想法。与此同时通过掌握普通单行本难以执行的多样取材和具有现场感的照片从而提高可读性。但是在将第一季纪录片制作成书的过程中,由于当初制作纪录片时并未考虑到会制作成书,所以产生了各种困难。因此,在第二季的纪录片作业中,出版社方面从企划开始就一同参与会议,而电视制作者们也认为获得很多帮助而欢迎我们。

3.“正在科学呢”

韩国的播客(Podcast)十分活跃。每天有数十个的播客闪现,名为“正在科学呢”(原语: 과학하고 앉아있네)的播客在科学播客领域内具有极高的人气。已经记录有3500万的点击数,超越了科学领域,甚至在所有播客当中也是非常有人气的。我们出版社将放送的内容出版为“snack science”系列,按照自然史、恐龙、量子力学、超新星、地震、不明飞行物(UFO)、大脑、果蝇等不同主题各制作成一本书,目标是“常识百科辞典”。比起一般单行本的生硬感觉,我们希望努力发挥播客特有的生动对谈和口语化,以及轻松玩笑的独特优点来进行展示。这也是内容的生产和消费同时得到实现的协作。

4.韩国科学文学奖。

在韩国科幻(SF)文学除了几个热门的作品以外并没有多大人气。尤其是韩国作家的作品没有人气,连能够刊登的版面或杂志都没有,因而也很难制作成书。科幻文学尽管有着很高的文学成就和水平,但是在喜爱纯文学的韩国市场中被视为体裁文学。另外,韩国一直羡慕日本具有悠长传统和活性化的市场,对于最近中国科幻文学的大幅活跃也十分惊叹。那么,韩国的科幻文学作品水平真的很弱吗?并非如此。尽管处在糟糕的市场中,韩国科幻文学作家们的水平是相当高的。因此为了扩大韩国科学文学的基数,我们获得了文化部和科学技术部的协力,与《Money Today》日报一起创办了“韩国科学文学奖”。今年迎来了第二届,作品集一经出版就成为了畅销书。在充满进口内容的韩国科学文学中为了创造韩国作家们能够活动的版面,正与亚洲太平洋理论物理中心一起准备季刊杂志的创刊。

5.ESC (Engineers and Scientists for Change)  

书籍和出版为时代和社会提供了议题,如果想要成为变革的潮流中心的话,仅靠内容的提供是无法期待活力和灵活性的。出版社作为其媒介,同时也作为空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韩国的科学技术界正处于十分独特的发展阶段。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地和民族战争约50年间的现代史在学术领域中也无法经过正常的现代化。朴正熙政权之后以脱离贫困和发展经济的口号对科学技术进行了集中投资,这仅是作为经济发展手段的科学技术而已。因此,比起对科学本身的学术方面的接近或讨论,能够立刻作为经济发展手段的应用科学则更受到了优待,从而形成了科学界和科学政策的中心势力。但是到了2000年代之后开始,在年轻的科学家们中间开始了探索科学界的变化的运动,具代表性的有两年前成立的“ESC”,作为科学市民团体正在给韩国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甚至有着使新上任的文在寅政府任命的两名长官级人士落马的巨大社会影响力。东亚出版社作为这个聚会的发起人在萌芽阶段开始积极活动,与众多作者们一起参与社会运动并各自发挥了作用。也因此被保守层认为是敌对性的,受到守旧势力的攻击。但是作为社会公器,我们仍然相信具有书籍和出版的义务和责任。

6.各种书籍阅读聚会、讨论和讲演会的开办,科学专门书店:“伽达”(伽利略和达尔文,切磋研究,翻耕) 的登场

我们出版社在参与上述社会运动的同时还参与到为喜爱科学书籍的市民们拓展空间的形形色色活动。尽管令人惭愧的是在韩国科学领域的展示馆、博物馆等数量远远不足,但是市民们通过社交网络自发参与的以作者讲演为中心的读者聚会也正活跃地进行,盛况达到了能够被称为讲演共和国的程度,而其中一般科学书籍方面的读者聚会最为活跃。在包括首尔市立科学馆在内的科学馆、图书馆、学校,甚至还有按区域划分的聚会,不断地举办科学作者的讲演会,这为科学书籍和出版提供巨大的支持。对此我们出版社也努力提供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帮助。另外,科学界60名人士作为股东出资的科学专业书店“伽达”也即将于五月在首尔开业。不仅是进行科学书籍的展销,书店内部还有能够举行讨论会和讲演会的空间。通过这样的一系列活动使出版社与读者的直接交流成为了可能,也使出版社获得各种反馈,并获得对于内容企划的建议和灵感。回想起过去附在书上的明信片,其在速度和现场性上是无法与现在相比较的。

7.对书的未来的思考

诸如此类与书籍和其他出版媒体的合作正是为了超越书的界限而进行的努力和为了生存的挣扎。从对读者宣传书籍的协作,发展到现在与书籍的沟通一同作为内容的生产手段,这样的努力更需不停歇地持续下去。与各种媒体相比较,书籍仍然属于读起来困难和乏味的内容。而致力于通过与其他媒体的crossover来对上述问题进行抵消则是本文的主题。但是也有必要对此进行不同的思考,书籍作为所有知识、文化的基础和主流的原因恰恰正是源于书籍拥有的不便和乏味。单纯依靠仅仅是符号的文字语言的书籍给读者带来了巨大的不便和痛苦。即,没有任何帮助读者必须依靠自己的知识和努力来对像暗号一样的记号进行解释,将其体系化并进行思维上的积累。尽管过程是痛苦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人类能够进行思考和创造理论体系,并构筑精神世界。另外,人类还可以通过书籍来享受高级知识和文化。特别是在最近那样的廉价信息和读物的洪水中,制作精美的书籍超越媒体化的乐趣和通俗,可以说是带来智力上的乐趣和愉悦的未来内容。目前也许正处于“读物减肥和节食运动(less news more information)”的萌芽期,在不久的将来,书籍的宝贵性会更进一步得到肯定。

①韩语中切磋研究和翻耕与“伽达”发音类似。

(本文编辑:June)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