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曹元勇:在这个年代,图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艺术品,在工艺上就要做到位

2018年05月08日   作者:夏仟仟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2018年5月6日,一场题为“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声——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和他的《机村史诗》”的文学对谈在京成功举行。阿来的代表作《尘埃落定》描绘了20世纪前50年的生活图景,而《机村史诗》则是讲述了后50年的故事,除了反映了一段特殊时期中国农村艰难变革的现实以外,也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行发声。凭借新作《机村史诗》,阿来斩获了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奖。而在《机村史诗》成功的背后,浙江文艺出版社作为出版方付出了怎样的努力,百道网采访了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社长曹元勇,对这套书的出版故事进行进一步的了解。

阿来,1959年生于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县,当代著名作家,创作文体有诗歌、小说、散文等,代表作有《格萨尔王》《尘埃落定》《梭磨河》《旧年的血迹》《月光下的银匠》等。其中,《尘埃落定》一书凭借深厚的藏族文化底蕴、轻淡的魔幻色彩以及充满诗性的语言斩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也使当时年仅41岁的阿来成为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作家。

如果说《尘埃落定》写了20世纪前50年的云波诡谲,那么阿来的新作《机村史诗》则是描绘了后50年更为复杂多变的乡村生活图景,也因此这两部作品成为了前后相衔且风格各异、力图描写20世纪中国百年历史的两部殿堂级作品。因《机村史诗》所描绘的社会更为复杂多变,阿来采用了六卷本的形式,每一卷都有一个中心故事和若干主要人物共同构建这部史诗。阿来认为文学的本质是寻找人类的、人性的、命运的共性,所以要在特殊性中写出普遍性。在《机村史诗》中,阿来继续践行了这一理念,开拓了一个宏大的视野,写出了不仅是中国,同时也包括世界上广大的乡村命运共同体在遭遇20世纪下半叶城市化和全球化的时代巨潮冲击下的所经受的相似遭遇。在一段特殊时期中国艰难变革的现实之下,阿来以其独特的文字风格与故事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声。

《“机村史诗”六部曲(共6册)(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阿来 著
出版时间:2018年01月

《机村史诗》由浙江文艺出版社于2018年1月重磅推出,由《随风飘散》《天火》《达瑟与达戈》《荒芜》《轻雷》《空山》这六部相对独立又彼此衔联的小长篇,以及六则关于新事物的故事和六则描写与新社会相适应或不相适应的人物的故事组成,是一部用花瓣式架构编织的一座藏族村庄的当代编年史。2018年5月6日,由浙江文艺出版社与三联韬奋书店联合举办的“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声——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和他的《机村史诗》”的文学对谈在京举行,一时凝聚了无数读者的关注。《机村史诗》作者阿来,文学评论家、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作为本次文学对谈嘉宾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学创作和全球化时代不同国家乡村的相似遭遇的思考。而关于《机村史诗》的出版故事,百道网采访了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社长曹元勇,进行进一步的了解。

加强与名作家之间的沟通,促成史诗级作品以崭新面貌问世

阿来作为一位四川藏族作家,在以往,其作品除人民文学出版社外,多由四川文艺出版社、重庆出版社等四川本土的出版社出版,全国其他地区的文艺社虽也偶尔出版其作品,但相对比较少。《机村史诗》的前身——《空山》是阿来继创作《尘埃落定》十年之后的作品,首度亮相是在上海的《收获》杂志上,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以三卷本形式将其出版。

浙江文艺出版社此次斩获《机村史诗》的出版权有因可循。曹元勇表示,他多年前就与阿来相识了,也非常喜欢阿来的作品。在多年的交往过程中,曾多次向阿来表达希望有机会合作出版的意愿。在两年前的又一次约稿过程中,阿来提到了已出《空山》即将版权到期,也许可以换种形式出版。在阿来的构想中,这部作品是由六部独立的小长篇构成,六部小长篇之间互相又有着一定联系。合作就是这样开始的。在后续的出版过程中,浙江文艺与阿来就图书定位、封面设计、书名等进行了多次沟通,力求让《机村史诗》这部多卷本作品以完美的形式和效果呈现在读者面前,还原阿来小说所具有的丰富性与永不过时的当代性。

定位要准确,书名有讲究,封面有新意

《机村史诗》尽管讲述了在藏族乡村发生的故事,但也是整个中国乡村、乃至世界乡村的缩影,浙江文艺出版社自出版之始就确定了这套书的定位。阿来的《尘埃落定》描绘的是二十世纪前半叶,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加以展现,而《机村史诗》则描绘了二十世纪后半叶,从多个人物、多个故事入手,以扇面式展开的方式展现更加复杂多变的问题;这样写作,在整个二十世纪后半叶全球相通的变化之中也极具代表性,在整个中国当代文学中的地位不容小觑。

在确定《机村史诗》定位的基础上,浙江文艺出版社在书名上下了一番苦功。“机”在藏语中的意思是种子,而整个故事是发生在机村这个村庄的。虽然这套书描绘的是复杂的乡村图景,但阿来的本意却不是展现乡村的种种粗俗不堪,而是充满希望,就像会发芽的种子一般。在最新撰写的后记中,阿来写道,自己审视过去时终于看清乡村转型发展所经历的那些艰难和痛楚的意义,一幅乡村重构的蓝图隐隐浮现于胸中:中国乡村在那几十年经历重重困厄而不死,迎来今天的生机,确实也可称为一部伟大的史诗。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在分享会上说道:“史诗就是一个在世界规模上,在一个世界规模上来抒写史,来表现这个世界,这个书里有这个世界,这叫史诗。阿来对文本的运用可谓史诗级,以至于在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看到它的运动、变化。机村是一个完整的山,这个山里自成一个巨大的形态,它依然是现代的山,变成了一个更大世界的一个部分,变成现代世界的一部分,变成现代逻辑的一部分,而这个巨大的过程本身也是个史诗过程。”而六卷本的每一卷都是按照阿来最初的想法来命名,曹元勇说:“与作家达成共识,这也是浙江文艺出版社与作家合作的前提。《机村史诗》在浙江文艺出版社看来是一部富有现实意义的长篇小说,在未来很多年内都不会过时,这次以全新面貌出版,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为它正名,让它焕发出其本身原本包涵的丰富性与时代性。”

“在这个年代,图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艺术品,所以在工艺上就要做到位”,曹元勇如是说。在明确《机村史诗》定位的基础上,出版社进行了一些分析,希望为这套书找到最合适的装帧设计。由于阿来是四川藏族作家,所以在他以往作品的装帧设计,特别是封面,藏族元素是非常常见的。浙江文艺出版社在与阿来进行沟通之后,摒弃了这种凡是阿来作品就要出现藏族元素的想法,而是采用相对来说比较抽象的色块图案,让《机村史诗》的装帧设计理念尽可能包含作品本身想要传达的普遍性。

全新后记,“年度杰出作家奖”颁奖词,《机村史诗》亮点多多

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空山》三部曲中,阿来曾写作了一篇后记,但仅关乎前两卷的内容。而由浙江文艺出版社隆重出版的《机村史诗》包括各自相对独立的《随风飘散》、《天火》、《达瑟与达戈》、《荒芜》、《轻雷》、《空山》六册,是一套完整的六部曲,再用之前的后记就显得不是那么合适了。因此,阿来特意为新版撰写一篇完整的后记,讲述创作这套书的最初意图与过程当中的一些趣事。《机村史诗》六部曲的写作并非一蹴而就,在创作过程中的一些经历强化了阿来想要表达的态度和思考。例如,第三卷《达瑟与达戈》写作之前,阿来正好在美国考察乡村情况,真实展现在他眼前的美国乡村也让他更加确定了二十世纪全球乡村变迁大体相通的感悟。

与很多作家对乡村的变化保持悲观的态度不同,阿来在后记中表达了他对乡村变化的积极看法。他写道:“中国的乡村、全世界的乡村,都无法阻挡历史向前的列车。但同时,乡村的变化使人悲观的同时也让人看到了希望。”曹元勇表示,读阿来的文章,可以在认识上和精神上得到很大的启发和鼓舞。

“他的写作,旨在辨识一种少数族裔的声音,以及这种声音在当代的回响。阿来持续为一个地区的灵魂和照亮这些灵魂所需要的仪式写作,就是希望那些在时代大潮面前孤立无援的个体不致失语。”这是第七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奖对阿来《机村史诗》的颁奖词,而这段颁奖词也被印在《机村史诗》的每一卷上。

营销活动持续进行,以线下活动为主

目前,关于《机村史诗》,浙江文艺出版社已在上海、南京、成都、北京举办了5场相关分享活动,未来还将在广州、深圳等城市举办相关的分享活动。曹元勇透露,浙江文艺出版社未来也有意在高校邀请一些优秀的文学批评家围绕《机村史诗》进行一些交流与分享,但具体要看阿来的行程。在线上,浙江文艺出版社则是通过电子书的价格优势和便捷性吸引读者购买阅读。

曹元勇还告诉百道网,在《机村史诗》的宣传推广过程中,有两个插曲十分值得关注。一是在《机村史诗》出版之后不久,中宣部党建网为让党员干部真正了解中国乡村走过的五十年历史立刻向他们推荐了这套书。阿来着墨描写的是那些未能赶上时代潮流和历史剧变的失败者的个人故事,而由微观到具象,个体的命运变迁同样也是整个中国乡村的历史变迁的有机部分。二是阿来曾提到,原新闻出版总署的一位领导在读过《机村史诗》后,对阿来处理这段历史题材的方式、视角、以及融汇其中的大爱精神非常赞赏。“《机村史诗》在处理中国乡村近50年历史发展变化的时候,不是一味去控诉或批判,而是抱着巨大的悲悯,客观地描写书中形形色色的人物的命运。阿来通过作品所传达的态度与理念,如人与自然的关系等,都是令人十分感佩的。”

(本文编辑:阿树)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