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第一畅销书
书后的故事

2018年04月25日   作者:俞晓群

【百道网·俞晓群专栏】有一百二十年历史的商务印书馆,出版优秀图书数以万计。那么,为商务印书馆淘到“第一桶金”的是哪本书呢?在这篇文章中,俞晓群先生为我们讲述了一百多年商务印书馆“第一畅销书”的出版故事。


有一百二十年历史的商务印书馆,出版优秀图书数以万计。如果问:为商务印书馆淘到“第一桶金”的是哪本书呢?这要回溯到一八九七年商务印书馆成立,最初他们的企业定位,并未全意于出版,而以一些代印业务起步。一年后,商务印书馆看准市场需求,出版一套英文读本《华英初阶》《华英进阶》,成为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第一套书,立即成为第一畅销书。

那么商务的主持者鲍咸恩、夏瑞芳等人,何以想到要出版这样一套书呢?原因之一是商务的几位发起人均出身于教会学校,受到很好的英文教育,并且对教材使用状况有比较清楚的认识。原因之二是当时上海等地学习英文蔚然成风,所用教材都是外版书,没有中国人自己编写的英文教材。比如鲍、夏等人在教会学校使用的教材,就是为印度人编写的“读本”。因此他们产生出版“中国人自己编写的英文读本”的设想。但想归想,真正实施还需要有专家介入,由此引出一位重要人物谢洪赉。

谢洪赉的出现也非偶然,其与商务印书馆发起者鲍氏家族密切相关。此前我曾写《鲍家的传承》一文,谈到鲍氏兄弟的父辈鲍哲才,他一八四四年在宁波“崇信义塾”读书,同学中有谢元芳、郁忠恩。谢元芳是谢洪赉、谢宾赉和谢罗大(女)的父亲,谢罗大嫁给郁忠恩之子郁厚坤,郁忠恩之女郁舜英是鲍咸昌的妻子,郁厚坤是商务印书馆八位发起股东之一,最初占半股二百五十元。可见鲍、谢两家既是世交又是姻亲,请谢洪赉参与其事,也是自然的事情。

谢洪赉的出现也是必然,他七岁入私塾,十一岁入东吴大学前身“博习学院”读书,受到院长潘慎文赏识,协助其翻译书籍如《格物质学》《代形合参》和《八线备旨》等。一八九五年谢洪赉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随潘慎文来到上海中西学院管理图书,一年后任教授,此时谢洪赉只有二十六岁。

不久鲍氏兄弟创办商务印书馆,并于一八九八年创意出版英文读本,因此引出谢洪赉的加盟。谢洪赉将市场上流行的十余种外国教材加以研究比较,最终选定以《印度读本》(Indian Readers)为底本,编写出《华英初阶》,以及《华英进阶》五集。上世纪初年,谢洪赉有多篇论文如《英语考原》《英文句读之关系》和《论英文读本》,发表在《普通学报》上。可见商务印书馆“第一桶金”的成功绝非偶然,作为中西文化交流专家,谢洪赉的主持至关重要。

这套“英文读本”上市后一直畅销,一九二一年达到七十七版,直到一九四六年还在印刷。张元济曾将此书送到宫中,成为光绪皇帝学习英文的读本。不过谢洪赉对商务印书馆的贡献并非仅限于此,在上世纪初年,如胡贻谷言:“时商务印书馆正在初创之际,凡关于译著各事,必先生磋商,……商务印书馆总编辑之名,先生虽不居之,而有其实也。”一九〇三年,谢洪赉入股商务印书馆,翌年亲自编译数理化和地理教科书十余种,还曾编篡《华英音韵字典集成》《英汉词林》等工具书。

一九〇四年后,谢洪赉开始全身心投入基督教青年会工作,著译各类中英文图书、文章二百多种。但在一九一六年,谢洪赉不幸罹患肺病,终因医治无效,于一九一九年病逝,葬于杭州西湖畔九里松,年仅四十三岁。生病期间,他还著书《免痨神方》,试图现身说法,拯救众生。

(本文编辑:June)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