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陆灏的新著
书后的故事

2018年04月10日   作者:俞晓群

【百道网·俞晓群专栏】陆灏创意的书装工艺,成为“海豚小精装”的一个门类,像陈子善《拾遗小笺》和毛尖《我们不懂电影》,它们的封面设计,正是选取《听水读抄》备选图案。

《聽水讀钞(布面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海豚出版社
作者:陆灏
出版时间:2014年02月

《拾遗小笺(布面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海豚出版社
作者:陈子善
出版时间:2014年06月

《我们不懂电影(布面精装)》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海豚出版社
作者:毛尖
出版时间:2014年05月

二〇一三年十月,陆灏发来他的书稿《听水读抄》,接着发来三张威廉·莫里斯的经典绘图,供我们设计封面遴选。陆灏建议,将莫里斯的图案印在白色麻布上,再将书名印在一张纸卡上,粘在封面恰当的位置。我们选取一张淡绿色的繁花图案,与印刷厂研究工艺,先印出花布,再剪裁出封面的尺寸,最终促成布面印花书装面世。陆灏创意的书装工艺,成为“海豚小精装”的一个门类,像陈子善《拾遗小笺》和毛尖《我们不懂电影》,它们的封面设计,正是选取《听水读抄》备选图案。

不久《听水读抄》上市,读者喜欢,海外购买版权,陆灏对印装与材料也算满意。我开始接着折磨陆灏:看来你的文字有卖点。是否将你的旧著授权给我,重新包装上市?陆灏不肯。那就再出下一本新著吧?陆灏说,我哪有那么多文字,等几年后再说吧。

去年末,陆灏说新稿有了,几年里文字零零散散,终成一册小书,命名曰《不愧三餐》。有何意义?陆灏后记写道:“从最近三四年的笔记短文中,选出一百零一篇,编成这本《不愧三餐》。书名取自陈老莲的儿子陈小莲的诗句:‘略翻书数则,便不愧三餐’。这几年来,也就是多读了几本书而已,聊以自我安慰,似乎日子没白过。”

且说陈氏老莲小莲父子,鲁迅称赞老莲的画为“一代绝作”,也有人称赞“三百年无此笔墨”。“小莲个性孤傲古怪,达官贵人重金求画,也不写片纸只字。……书画绰有父风。人称小莲是乃翁遗风,老莲再世。”

由此想到陆灏平生志趣,一句“不愧三餐”,已经清雅得了无烟痕。再想到去年末,我陪伴韦力、陆灏小聚。陆公子要向韦先生请教古籍版本事情,见面先奉上一副对联:“燕子来时更能消几番风雨,夕阳无语最可惜一片江山。”注明:“梁任公集宋词联:王晋卿忆故人,辛稼轩摸鱼儿,张文浅风流子,姜白石八归。”落款“丁酉小雪陆灏书于听水书屋”。韦先生见此大喜过望,还不忘开玩笑说:“我得到陆灏的字,此件为最精。看来公子有事求我,用了心思。”陆灏谦谦君子,面带敬意,拿出一个小本子,上面列出问题,逐一向韦先生请教。陆公子如此认真的情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愧三餐》全稿分为“八辑”,为何如此分类?只有公子知道。每辑文章都有点睛之笔。

第一辑开篇《不可靠记忆》,讲钱锺书夫妇与傅雷的故事,许多内容是陆灏亲身经历,至为难得。如有人写文章说,杨绛让杨必跟傅雷学习翻译技巧,陆灏给钱家打电话谈到此事。钱、杨二位先生在电话中抢着说,没有那样的事情,杨必有问题只会向我们请教,怎么会向傅雷请教呢?况且傅雷脾气很坏,曾经把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位老编辑骂得大哭云云。

第二辑有秦桧的书法,有董其昌毁画的故事。还有孙犁先生送给陆灏的一张小条幅,其上写着自题小诗:“一生多忧患,颠沛无已时。沉迷雕虫技,至老意迟迟。实是无能为,藉此谋衣食。多难竟不死,耄耋上天赐。庚午秋余忽作此语,实不祥之兆。孙犁。”

第三辑有李慈铭年谱;第四辑有钱玄同日记骂人,他骂吴佩孚“Wan ba dan W”,他骂鲁迅《三闲集》《二心集》,“躺床阅之,实在感到他的无聊、无赖、无耻。”第四、五、六、七辑,终于在第八辑,提到我的《一个人的出版史》。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