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书哭泣
书后的故事

2018年04月02日   作者:俞晓群

【百道网·俞晓群专栏】我曾问一位主持宗教史出版的编辑在做什么?他说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几大宗教起源的发掘,落脚点自然在犹太教上。至于希伯来文的研究与使用,也是消除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个重要环节。

 

前文《读书毁了我》,借用王强著作的书名。写罢意犹未尽。想到书中种种阅读故事与情趣,很值得回味。

王强几十年购书,有记“笔记”的习惯,故而构成《读书毁了我》最后一章《购书记》。近日见到王强,我还问他:“还在写购书记么?”他说:“多年忙乱,早已不记了。”我说:“豆瓣品评你的著作,从《书之爱》到《读书毁了我》,对其中《购书记》关注和品评的人最多,不接着写可惜了。你还有未发表的相关文字么?”他说:“还有,都是手写的,我找找看。”其实我也很喜欢王强《购书记》,文字坦率、直白,可以读出许多深藏的信息。

上世纪末一段时间,王强购书,最看重哪套书呢?应该是“民国三大丛书”:《四部丛刊》《四部备要》和《丛书集成》,以及“最大类书”《古今图书集成》。还有,王强二〇〇一年购得《四库全书珍本初集》一百二十册,他赞道:“此版纸洁墨黑,装帧雅致,可谓影印之善本。此编一九三四年首印,中多收珍本,自然胜过大而驳杂的四库全帙,何况节省藏书空间。据称此印历五年准备,可谓一丝不苟。郁达夫当年曾在新加坡撰文绍介初版抵狮城。”

读王强这段文字,使我留心“四库珍本”的滥觞。初印为张元济、王云五诸位先贤功德,战乱之年还能有如此巨献。后来王云五在台湾重回台湾商务印书馆,以每年一集的节奏,陆续出版珍本二集、三集,直至第九集,直至王先生生命的终结。到现在,我还对这套书心存深深的敬仰。

王强书中提到的西方典籍,其中许多是外文原版书,尚未在国内翻译出版。但是自二〇〇〇年王强《书之爱》出版,十年后出版增补文,更名为《读书毁了我》,到现在有许多王强提到的书,都已经在国内陆续出版。还有一些书,让我久久神往。

王强在《犹太人与书》文中说,在《古兰经》中,犹太人与基督徒被穆罕默德称为“书的民族”。为了见证这样的评价,王强陆续阅读五十卷《犹太书籍年鉴》,此书自一九四二年问世,年版一册,册分英、希伯来、意第绪三语分部,平精装同出,中未间断,至一九九三年出版整整五十部。书中保存大量回忆性散文、提要性书评和书目。王强读后惊叹:犹太人是“一个无论走到哪里,都忘不了珍惜自己的生命之根的旅人。”文章中,王强讲述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一九三九年法西斯洗劫卢布林律法学院图书馆。《年鉴》收录一九四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德国《法兰克福报》一篇报道:“对我们来说,毁掉公认为波兰最大的律法学院是无上光荣的事,我们将巨大的库藏扔出建筑物,把书籍运到集市上付之一炬,烈焰持续二十小时之久。卢布林的犹太人聚集在周围失声痛哭。哭声几乎把我们湮没。我们召集起军乐队,士兵们兴高采烈的欢呼声盖过犹太人的痛哭声。”

受王强文章影响,我一直对犹太民族爱书的传统充满敬意。后来有机会去以色列,访问几家犹太人的出版社,一些靠国家资助的宗教类图书出版社,希伯来文出版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曾问一位主持宗教史出版的编辑在做什么?他说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几大宗教起源的发掘,落脚点自然在犹太教上。至于希伯来文的研究与使用,也是消除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个重要环节。我感到他们工作极其自觉、努力,便问道:“你们的动力是什么?”一位学者答道:“生存!”他又笑着说:“中国万里沃土,你们是天之骄子啊!”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