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朱晓:读麦——靠学习的收入生活

2018年03月27日   作者:朱晓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朱晓专栏】麦氏上世纪六十年代所说的能够带来收入的学习,列位看官不要用眼前的生活细节来轻易否定它。这是身为教师的麦氏在从教育上作畅想,他是从广告里察见端倪的——生活本身则从娱乐上作了初步的尝试,比如用广告费置换版权费提供免费的音频视频。

《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增订评注本)》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作者:(加)马歇尔·麦克卢汉 著 何道宽 译
出版时间:2011年07月

麦克卢汉《Understanding Media》的最后一章,为“Automation:learning a living”。这个章题,大陆译者何道宽先生在2000年译为“自动化——学会生存”,2011年修订为“自动化:学会生存”(见《理解媒介》增订评注本,译林出版社,2011年7月);大陆另一位译者顾宏远先生在1987年则译为“自动化:学会谋生”(见《未来学家谈未来》,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9月);台湾译者郑明萱先生2006年译为“自动化:学会生计” (见《认识媒体》,台湾猫头鹰出版,2015年6月)。三种译法都味同嚼蜡,三种蜡。

关于章题中冒号后面的“learning a living”,郑先生所加的译注,倒是耐人寻味的:

Learning a Living,英文原本的说法是“赚取生计”(Earning a Living),麦氏在earning之前加上L,以文字游戏显示他的“有酬式学习”观念。(《认识媒体》,P398)

“有酬式学习”——何译为“有偿学习”、顾译颠倒为“出售知识”——麦克卢汉在《认识媒体》前面第二十一章“新闻报业:以放消息的手法治国”中就提到过:

所有把广告与其他节目内容混在一起的媒体,其实都属“有酬学习”形式。未来小孩子都要有酬才学习的时候,教育人士才会恍然大悟:原来当年的耸动的新闻报业,竟是有酬学习的前身。(《认识媒体》,P245)

在最后的这三十三章,麦氏又说:

同样的自动化过程,不但造成当前工作人口从工业撤退,也使学习本身变成首要的生产与消费。因此对失业提高警觉实在很愚蠢。有酬式学习早已成为我们社会最主要的就业形式与新式的财富来源。这是社会人的新角色,而旧有机械式“工作”概念,或支离性任务与专门化“工作者”位置,在自动化之下则变成毫无意义。(《认识媒体》,P402-403)

可见,麦氏用learning a living,要强调的不是“学习谋生”“学会生计”,而是:靠学习的收入生活。

那么,章题中的“Automation”是不是也有深意?根据陆谷孙先生编的《英汉大词典》,automation有两个义项:1,(机械、生产过程等的)自动化(技术);2,(利用机械或电子装置的)自动操作。麦氏在下文中,两次为Automation作进一步的说明,有助于人们摆脱望文生义的读写习惯。

自动化或自动控制,处理起工业与行销过程中的所有单位、成分,方式正如无线电或电视一般,后者将阅听众中的个人结合成新的相交过程。工业界与娱乐界都出现了这种新的交互关系,均是电的立时速度之结果。(《认识媒体》,P401)

“自动化或自动控制”(Automation or cybernation),郑译、何译都是如此,有一点同语反复;顾译则干脆简省为“自动化”一个词。cybernation除了“自动控制”,另一层意思是“电脑化”。把自动化落实到电脑上,思路就递进了一步:在电脑化的世界里靠学习的收入生活。

然而,电脑化,或者比照当今“互联网+”的潮流来说,电脑+,就够了么?不够。光有硬件、有工具,倘若软件、思维跟不上,当然不够。在提到电脑化之后,麦氏更进一步,提到了电逻辑:

自动化或电逻辑之下,专工主义不再受限于于一门专工。自动化机器也可以用专工方式工作,可是却不只限于一个专项。(《认识媒体》,P408)

 “自动化或电逻辑”(automation or electric logic),顾先生笼统译为“自动化的逻辑”,何先生则译为“自动化或电力逻辑”。相形之下,“电力逻辑”有可能把读者的思路引向能源动力,而这不是麦氏在此要讨论的话题。那么,麦氏所谓“电逻辑”又该作何想呢?electric的含义包括:电的,用电的,电子的,(像电击那样)使人震惊的、高度刺激的。electric logic也就可以理解为:电的逻辑,电子逻辑,用电所造成的逻辑,使人震惊的逻辑、高度刺激的逻辑。各种用电,给人带来全新的思维方式、全新的体验,就是最重要的电逻辑。

兼顾麦氏的深意和字面意义,这个章题可以译为“自动化:靠学习的收入生活”。在这里,读者还不能止于字面,应该由这个章题联想到麦克卢汉的洞见:在自动化、电脑化的世界,人们靠学习的收入生活,而不再仅仅靠工作的收入生活,而且,生活当中越来越流行电的逻辑,不再流行印刷的、读写的、机械的逻辑。这洞见,藏着麦氏经典的吊诡:用自动化——这种最高程度的机械化——来取代机械的逻辑。

麦氏上世纪六十年代所说的能够带来收入的学习,列位看官不要用眼前的生活细节来轻易否定它。这是身为教师的麦氏在从教育上作畅想,他是从广告里察见端倪的——生活本身则从娱乐上作了初步的尝试,比如用广告费置换版权费提供免费的音频视频。再进一步,或许两步乃至多步,受众就该当为此得到收入了。


(本文原载于:《辽宁日报》3月26日第7版)

来源:百道网·朱晓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