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美国《出版人周刊》(PW)专访颜小鹂
蒲公英的做书之道:只要愿意寻找,到处都有故事

2018年03月24日   作者:Teri Tan;韩玉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去年11月新书发布以后,《桃花鱼婆婆》首印3000册当月就卖空了,随后又加印了7000本。颜小鹂希望这个故事能够引发孩子的思考和好奇。在接受美国《出版人周刊》(PW)的采访中,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总编辑颜小鹂分享了自己对于优质童书的定义,以及做童书的理念和经验。

PW专访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兼总编辑颜小鹂

女巫这一形象在西方民间叙事中所体现出的矛盾,引起了颜小鹂的注意。她翻着手中的《桃花鱼婆婆》说,“女巫是西方经典故事中的流行人物:有时候是主角,其他时候则是外围人物。西方女巫可以是坏的,也可能是好的、可怕的或滑稽的——没有特定的模型。但中国的民间故事和口述传统却并非如此。中国的巫婆是坏的、恐怖的,一点惹人怜爱之处也没有。中国孩子常把她和妖怪或魔鬼等同起来。为什么?这是我的疑问,也是彭学军在新书中所要探讨的。” 

去年11月新书发布以后,《桃花鱼婆婆》首印3000册当月就卖空了,随后又加印了7000本。颜小鹂希望这个故事能够引发孩子的思考和好奇,她说,“书里以猫为伴的巫婆对村里的孩子来说是神秘的。书中的插画精致细腻,有很多苗族艺术的笔触穿插始终。故事有一个开放性的结尾,让孩子们去自由解读,去思考婆婆是坏的、可怕的还是让人喜欢的。这个故事的寓意是不要以貌取人,也不要简单地认同他人的判断。“

颜小鹂进一步补充说,一本高质量的图画书绝不仅仅是一本让人感觉良好的书。“它必须提供思想的养分,它应该引出问题,即便最终没有具体的答案。它还必须引起好奇心和求知欲,这是童年的精髓。如果没有这两种元素,孩子是孤单的,他的成长也会受到影响。”

正是颜小鹂把《神奇校车》(自2010年上市到现在还是中国童书销量冠军)、米热林斯卡夫妇的《地图》、理查德•斯凯瑞的作品、莫里斯•桑达克的《野兽国》介绍给了中国的孩子。今年,蒲公英团队还将引进推出好几本桑达克的作品,包括《In the Night Kitchen》《Maurice Sendak: A Celebration of the Artist and His Work》《Outside Over There》。

颜小鹂正在尝试寻找市场空白,再用合适的图书区填补这片空白,如果有可能就做原创,如果引进更合适就引进。颜小鹂说,“中国的童书市场相对年轻,为新的格式或故事类型提供了机会。我们不能回避严肃的主题。我们要保护孩子,但也必须让他们接触真实的世界,激励他们。未来的人生旅途充满机遇和挑战,际遇也会有好有坏,要让他们做好准备。“蒲公英童书馆已经出版过一些主题沉重的作品,如麦克•莫波格《第94只风筝》(巴以冲突背景下的希望和友谊)、琳达•休•帕克《漫漫求水路》 (在苦难中坚持不懈)。

与此同时,颜小鹂也忙于翻看过去的项目作品,“发现蒙尘的宝石或为下一个选题寻找灵感。”她对苗族很感兴趣,“他们的语言、音乐、食物、手工艺品和服饰都与众不同。这里面有很多故事和共性。 比如食物,这是一个普适的主题,我们对食物的共同爱好是不需要转译的。”蒲公英团队会推出一本有关苗族食物的书。

颜小鹂透露,“一本以四川泡菜为主题的图画书也正在制作当中。我们不知道泡菜的起源,是谁发明的,也不清楚这道菜背后的种种传说。如果我们不知道,又该怎么向孩子们解释呢?所以我们的任务很明确:调查,收集有趣的信息,把它们变成美丽的故事来教育和告诉孩子们。“蒲公英推出的以食物为主题的书市场反响良好。《总有一个吃包子的理由》2016年7月上市后已经卖出了28000多本。

颜小鹂观察发现,“如果你愿意去寻找,到处都有故事。一个细节可以衍生为引人入胜的故事,平淡无奇也可以转化为令人兴奋的情节。是想象和各种想法的融合孵化出下一个故事。这就是童书出版让我和我的团队觉得这么有趣和兴奋的地方。”

原文链接:Children’s Books in China 2018: Beijing Dandelion Children's Book House

(封面图片来源:“新时代杯”2017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活动(钟书阁扬州店),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