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韦先生的情操
书后的故事

2018年03月09日   作者:俞晓群

【百道编按】事后我时常感叹:当今之世,如此文化传统,如此华夏人物,多已丢失殆尽或存之寥寥。有韦先生存在,真是难得。

过去的一年中,几次陪伴韦力先生签售新著,几次聆听他与听众对话。韦先生回答问题不卑不亢,心胸坦荡,谈吐平和,称他贵族精神,或士大夫精神,都不为过。事后我时常感叹:当今之世,如此文化传统,如此华夏人物,多已丢失殆尽或存之寥寥。有韦先生存在,真是难得。

本文略取几条共赏:

问:“藏书能赚钱吗?”

答:“今天的观念和古代社会多有不同,古人要努力学习,考取功名,才能做官,有钱后反哺于文化,其中包括藏书,官、权、钱和书,构成一个完整的链条。今天,这样的链条已断裂,那个传统体系已不成立。”

按:百年以来,自上而下的传统构建遭到质疑与破坏,重建的迷茫与拖延,还会使整个社会丢失对文化的掌握与尊重。

问:“与过去的社会比较,公藏与私藏有何变化呢?”

答:“现在我国是公有制,书籍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在公家的图书馆。……中国有古籍的图书馆就几百家,我的藏书能排到前十几位。……我知道自己的藏书水准,知道在私藏界,自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其实我们跟历史上的藏书大家相比,相差得实在太远。这里有社会因素的影响,还有价值观的问题。”

按:我们几千年的文化认知、社会结构与价值传统,真的那样不堪回首吗?文化的断裂与接续,直接影响到今天的现实生活,举手投足,三叩九拜,一切行为方式都躲不过文化价值观的作用,藏书也不例外。

问:“您几年前收藏的‘西夏文重要文献’是真品吗?目前增值多少?”

答:“其实我并不懂西夏文,不懂不要紧,可以请专家解读,现在还有两个专家在研究它们。他们得到一些结论之后,让我感到很兴奋,因为其中包含着许多特别的信息。比如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孤立的物证,它还可能更改一段学术史。举例来说,我们以前一直认为,西夏是使用中原文献,也就是将汉文翻译成西夏文,他们的佛经就是这样来的。但我发现,我买的一个西夏文中的一段经文,它们是汉文经文中没有的。这样一来事情变得严重了,它证明西夏佛经并非全部来自中原。由此可以证明,那个时代,西夏和西藏传统文化有过交流和交融,这是以前我们不知道的。”

按:韦先生的这段回答,最能体现他精神世界的指向。显然,他藏书的目的已经跨越了单纯商业性的追求,也打破了公与私一类政治判断的藩篱,在学术领域中表达了自身理想主义的心境。

问:“您能谈一谈藏书的归宿吗?”

答:“这话问得很委婉,我想就是问我死之后,藏书该如何处置?这个问题我确实认真想过:其一,我不想把藏书捐出去,使它们变成死物,即使给我发一个证书,立一个纪念像,又有什么意义呢?其二,我想藏书是一种文化传承,优秀的族群会追求人本主义的代代相传。在这一层意义上,我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让真正的藏书家和爱书人接续下去,我觉得那样才正常。其三,我只是社会中的一个小人物,也需要赚钱吃饭,治病养老。然后做什么呢?我们能不能效仿诺贝尔奖那样,设立一个很小的基金会,给大家奖励的机会?比如每年评选两位藏书家、研究家,奖励他们在藏书方面的贡献,让爱书的风气能够继续传承下去。”

按:韦先生是一位坦率的人,善于用平和的文字和语言表达观点;他的述说不用解释,认真读过之后,已经让人情从中来,感叹不已。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