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反思大学零售商店:连锁和独立的博弈

2018年03月07日   作者:朱迪斯·罗森;韩玉 编译

【百道编按】跟独立书店一样,美国大学独立商店也面临连锁巨头们的激烈竞争,处境艰难。在去年3月的美国大学商店行业展会上,由于全美大学商店协会(NACS)没有提出支持大学商店的具体提案而招来不少批评。今年作为回应,NACS通过旗下IndiCo推出了一系列服务计划,旨在扭转独立商店数量持续减少的趋势。本文源自美国《出版商周刊》(PW)。

图片来源:Follett Corporation

去年3月,在全美大学商店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 Stores,NACS)的年度贸易展上,NACS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沃尔顿(Robert Walton)宣布了一项计划,希望通过改组NACS旗下子公司IndiCo,来扭转独立校园商店不断减少的趋势。 “如果目标是留住独立商店,我们做得并不好,只能得一个F。” 他说,“我们每四天就会失去一个商店。”

IndiCo的“独立校园商店合作”项目(the Independent Campus Stores Collaborative)为大学院校提供了一种选择,即委托IndiCo管理校园商店或提供定制服务。该项目去年推出时,大学独立商店大约有2000家。

位于爱荷华州迪比克市的克拉克大学Whitlow校园商店,是三家与IndiCo签订店面全权管理委托协议的大学商店中的第一家。商店经理萨拉•哈斯(Sarah Haas)说:“这是我们做出的最好的决定。(去年)秋天我们一直在学习,到了(今年)春季好一些了,一切都更顺利了。”她补充说,尽管商店的管理流程发生了变化,但学生们唯一注意到的是,第二学期开始课本的价格降了。

过去几年里,还有其他一些校园商店走向独立,但不是所有都是通过IndiCo达成独立的。“我不确定(独立化这一转变)是否完全成功,”宾夕法尼亚布林莫尔学院(Bryn Mawr)书店的主管吉姆•黄(Jim Huang)说。2015年春季,学院刚从Follett(美国连锁书店品牌——编注)手中把门店接管过来时,“我们所做的一些改变受到了很多教职工的质疑。”书是书店重整后的焦点。目前书店的销售额中,课本贡献了40%,校园纪念服和纪念品占了40%,另外20%来自其他产品。

位于马萨诸塞州南部哈德利的奥德赛书店(Odyssey Bookshop)已经有55年历史了。自2001年起,书店就一直在面向曼荷莲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出售教科书。去年夏天,学院为了建设社区中心关闭了此前由Follett长期经营的校园商店,奥德赛取而代之成为正式的学校商店。奥德赛专门在店里辟出了一块地方,漆成了学院的颜色,销售学校纪念服。书店还打出了新的标语:“曼荷莲学院店之家”。对于老板琼•格雷尼尔(Joan Grenier)来说,加深与学院的关系是一个增加书店收入源的机会,奥德赛的在线销售已经因此而上扬。

在亚特兰大,女权主义书店Charis Books & More为了成为校园商店做出了更大的改变。为了服务阿格尼斯•斯科特学院(Agnes Scott College),店面迁到了佐治亚州的迪凯特,店里除了教科书,什么都卖。

康涅狄格州麦迪逊市的独立书商RJ Julia Booksellers去年五月在米德尔顿开了第一家大学店——卫斯理RJ Julia书店,丰富了旗下经营的店面种类(RJ Julia同时也经营其他大众书店)。卫斯理希望把大众书店提供的图书和各类活动引入社区。总经理洛里•法齐奥(Lori Fazio)说,“这是一个学习曲线,现在仍然是这样。很高兴我们仍然能了解学生、员工和社区想看什么。”

然而,即便有这些独立商店的加入,也没能扭转独立校园商店数量持续下降的趋势。巴诺教育集团去年收购了MBS教科书交易公司,旗下增加了700家虚拟书店和一家教科书批发公司。目前,巴诺运营着777家实体书店和706家虚拟商店。

Follett的数量几乎是这个数字的两倍,接近1200家实体店和超过1550家在线商店。该公司对零售依然看好,每个月新开两到三家门店,并且调整了经营模式,使其门店更像社区中心。Follett高等教育集团首席数字官罗伊•麦克法兰(Roe McFarlane)说,“我们想成为社区商店。”

电子商务对Follett也很重要,他们将很快推出新的全渠道销售点系统。与此同时,公司正在试点新的校园商店模式,创造更多的生活方式体验。麦克法兰说:“新型商店会更加专注于学生,提供更多的软座和综合服务,比如咖啡和邮件中心,打造成学生们想去的地方。”

Follett根据作者重新整理陈列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德克萨斯大学 (University of Texas)和圣母大学(Notre Dame)店面里的课程材料,把30%教材区的面积腾出来改造成开放空间。麦克法兰预计很快将在其他学校开设另外三家生活方式商店。

Follett和巴诺的这些计划依赖于课程材料的销售,因此可能受到教材利润萎缩和销量下滑的影响,反而为独立商店带来反弹的机会。 “我们在耐心等待,”沃尔顿说。“要着眼长远。巴诺和Follett需要在图书上至少赚25%的利润。而现在运气好的话最少能赚18%。出版商租赁项目的利润率是10%。”

沃尔顿指出,亚马逊决定退出定制课程材料业务,这也表明大学商店所面临的挑战。去年秋天,亚马逊取消了与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Stony Brook University)和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UMass Amherst)的教材供应合同。

沃尔顿说,“如果拥有无限资源的亚马逊不想进入这个业务领域,(其他人)又怎么做呢?”

亚马逊并没有完全离开大学市场:“学生们每天都可以在亚马逊上购买和租赁教材,抑或消费购买成千上万种商品,”亚马逊女发言人阿曼达•伊特(Amanda Ip)说。“亚马逊在全国的大学校园内外有30多家店,2018年还计划扩张,我们正在让顾客能更便捷地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即使亚马逊在大学前线有所退步,独立商店也面临着来自美国塔吉特(Target)公司的竞争。自从2014年在明尼阿波利斯市明尼苏达大学附近开设了第一家小型书店以来,塔吉特一直在大学校园或周边扩张版图。塔基特已有12家店,今年还会在佛罗里达州、俄亥俄州和西北大学附近开店。在洛约拉州和密歇根州的另外两家商店将在2019年开业。据塔吉特发言人艾琳•康罗伊(Erin Conroy)说,店里最受欢迎的商品是外带午餐、零食、学习用品和科技配件。她补充说,这些商店“提供了独特的校园零售体验,每家店都为方便快捷购物而设计,都以实惠的价格销售与本地相关的产品。”

去年五月,沃尔顿写了一篇博文,质疑校园商店是否应该从课程材料中获利。他写道:“如果高等教育机构真正重视学生的负担能力和学生的成功,他们就会研究如何让课程材料的利润率尽可能接近于零。”他为此收到很多恐吓邮件。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学术出版商已经开始转向教材直租业务,校园里开放教育资源的使用增加,纸质教科书的销售持续下降。今年2月初,当沃尔顿在加州阿纳海姆市的一次大学商店行业聚会中再次提出类似观点时,没有人反对。

沃尔顿告诉《出版人周刊》(PW),独立大学商店需要向大学管理部门解释,他们不能再资助大学的其他部门。(大学商店的收入常被用于奖学金的发放。)另外,校园商店未来也需要在日用商品和服务上赚更多的钱。他们需要与其他学院和大学的部门分担责任,而不是孤军作战。

在2018年的校园商店大会(Camex 2018)上,IndiCo公布了一系列新服务项目,包括自动寄存,运作方式与亚马逊、联邦快递类似,全天候提供安全的包裹寄存服务。同时还有面试套装租赁和销售服务。85所学校已经表示他们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沃尔顿也对IndiCo的诸多新项目表示振奋,比如Direct,这一服务能让独立校园商店以更低的成本采购日用商品,而且没有最低限额。到今年年底,将有1万种不同的商品可供选择;Direct Custom项目使商店能够发起大宗定制订单。(IndiCo将为大学商店处理这一过程,其配送中心甚至能够接收订单,按要求的数量进行货物寄送。)Direct Group项目则每季度为校园商店提供特定商品的团购机会。

此外,通过Custom Decorating项目,校园商店将可以根据需求免费申请任意数量订单的激光雕刻、刺绣、印刷和印花服务,没有最低限额,没有安装费用;Store Essentials项目以低成本提供固定装置和显示器,以及防损技术;Institute则为商店职员提供有关全球贸易和国际联盟的为期一周的浸入式课程。

在去年的Camex大会上,关于IndiCo和独立商店重要性的宣讲大多是务虚的,没有具体落实到IndiCo如何为大学商店提供支持。沃尔顿说,缺乏实施细节是去年NACS遭受的批评之一。而这些新推出的服务是IndiCo为此而做出的回应。“我们还在起步阶段,”他补充道。

(封面图片来自:“新时代杯”2017时代出版·中国书店致敬活动(广州购书中心天津店)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