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陆费伯鸿先生
书后的故事

2018年01月15日   作者:俞晓群

【百道网·俞晓群专栏】陆费逵自言进入书业原因,一是生活困难,二是找书困难。他十九岁创办新学界书店,二十一岁进入文明书局,二十三岁进入商务印书馆,二十七岁创办中华书局,一生未离开书业。


陆费伯鸿先生

在中国百年出版史上,陆费逵(一八八六——一九四一)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生,让我们充满敬意。

姓氏:陆费逵,字伯鸿。陆费是复姓,《百家姓》上没有,明末出现于浙江桐乡。陆费一族本姓费(bi四声),明代时其先祖出嗣舅父陆氏,遂冒陆姓。后费氏一支无嗣,为兼祧两家,改姓陆费。

家世:陆费逵先世自明代中叶以来世居桐乡。七世祖陆费培移居嘉兴郡城,五世祖陆费墀,在乾隆年间出任《四库全书》总教官、副总裁,前后二十年。于嘉兴城郊筑枝荫阁,收藏《四库》副本,后毁于太平天国战火。此段家事对陆费逵影响至深,后来他创立中华书局,下大气力刊行《四部备要》,即受此牵动。如他在此书《缘起》中写道:“小子不敏,未能多读古书,然每阅《四库总目》及吾家家乘,辄心嚮往之。”一九一五年他曾动念印行《四库全书》,因工程巨大未果。一九二一年中华书局盘进丁辅之聚珍仿宋印书局,丁氏即八千卷楼旧主。两年后陆费逵开始陆续印行聚珍楼仿宋版《四部备要》,与一九二二年商务印书馆《四部丛刊》初编形成呼应。

自学:陆费逵自幼接受家庭教育,他在《我的青年时代》中写道:“我幼时母教五年,父教一年,师教一年半,我一生只付过十二元的学费。”陆费逵的母亲为李鸿章侄女,陆费执《陆费伯鸿先生传略》记载:其母“幼承庭训,与经史各籍无不研读。教授法以讲解为主,且循循善诱,不喜责挞,以易于领悟为要旨。”因此今人讲到陆费逵自学成才,多称赞其母引领之功,如陆费逵所言:“先母主张多读多看,反对挖空心思做八股,并反对作疏空的论说,却学过珠算,看过《纲鉴》……于是便不照老式子读书,自己研究古文、地理;后来居然自习算学,并读格致书了。”

教育家:陆费逵第一位的身份是教育家。他十七岁与友人办正蒙学堂,自任堂主;十九岁著《岳武穆传》,编撰《正则东语教科书》;二十岁发表《论设字母学堂》《论日本废弃汉字》;二十一岁发表《论我国教科书》,编撰《本国地理教科书》,出任文明小学校长;二十二岁编撰“文明教科书”多部;二十三岁编算术、修身、伦理学、商业教科书多部;二十四岁主持我国第一本教育专业刊物《教育杂志》,发表许多教育类文章,编撰《师范讲义》;二十六岁主持编撰《中华教科书》,史称“第一套共和国教科书”;二十七岁发表许多教育类文章,许多观点深为时任教育总长蔡元培赞同,请他与蒋维乔起草《中华民国教育部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十四条,以及《普通教育暂行课程标准》,被称为“民国教育史之开端”。此后在中华书局,陆费逵曾九次修改教科书,创办近十种教育类杂志。

出版家:陆费逵自言进入书业原因,一是生活困难,二是找书困难。他十九岁创办新学界书店,二十一岁进入文明书局,二十三岁进入商务印书馆,二十七岁创办中华书局,一生未离开书业。

扶乩:一九一八年鲁迅在《我之节烈观》中写道:“一班灵学派的人,不知何以起了极古奥的思想,要请‘孟圣矣乎’的鬼来画策。”说的是俞复、陆费逵在上海设盛德坛扶乩之事,还刊行《灵学丛刊》。此事发生有特定的社会背景托衬,我曾写文章《云五扶乩》,谈到王云五十岁时也学过扶乩,后识破其荒诞手段而放弃。有人说,陆费逵招聘中华书局员工要求信风水,但当时的印刷所副所长唐驼说,并非如此,信仰自由,我就不信风水,依然在那里做事。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