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多元化和包容性成为关注焦点而后又淡出人们视野
《卫报》有关出版业社会责任的调查访问

2017年12月18日   作者:文宇 编译

【百道编按】多元化,无论是出版内容、出版从业人员还是读者群体的多样性,都是近几年欧美业界非常关切的议题。12月,英国《卫报》针对作者、代理人、活动家和出版商发起调查访问,情况有所改善吗?

 

图片来源:Thinkstock

早在2年前,《卫报》文章就指出,出版商要为行业内缺乏多元化而负责。今年12月,《卫报》针对作者、代理人、活动家和出版商发起调查访问,探问他们在改善BAME(Black, Asian and minority ethnic,黑色人种、亚裔和少数族群,在英语中指代非白人社区成员)作家职业前景上的想法。

文学代理人Suresh Ariaratnam

2007年我开始做代理,大概四分之一是非白人客户。为他们代理作品与我作为第二代移民的成长经历,以及想让所有人群都能在我们的文化中有所反映的愿望都有关系。与五年前相比,行业(对多元人群)的接受力更强了,这是积极的,但是我们能做的、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布拉德福德(Bradford)文学节联合总监Syima Aslam

现在仍然缺乏来自BAME以及社会边缘人群的文化制作人,也没有足够的多元背景的人做艺术管理。我们在文学节上招募了实习生,开辟了一条从学校输送人才的通道。

爱丁堡国际图书节艺术总监Nick Barley

在苏格兰,大多数选民不赞成脱欧,因此在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引起了强烈反对,人们对多元化的诉求也更加旺盛。这是我们在图书节项目中纳入更多不同人群声音的完美时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做表面文章以及定额制(规定某类人群在入学或就业方面必须达到的比例)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式。

作者Louise Doughty

清谈和相关的专题讨论会已经够多了,在这些会上,一小撮抱着美好愿望的人对着一屋子跟他们观点一致的人高谈阔论。在实践方面,我在东英吉利大学为修习创意写作文学硕士课程的BAME学生设立了奖学金,因为这些未来作家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我想学这个专业,但他们似乎不想要我这样的人。”

小说家、诗人Bernardine Evaristo

人们论及出版业的多元化时,诗歌很少能成为焦点。我发起了Complete Works指导计划(2007-2017),由Nathalie Teitler管理。该项目组织众多英国知名诗人为30位非白人诗歌创作者提供指导,成果卓著。Inua Ellams的戏剧《An Evening with an Immigrant》最近获得了自由人权奖(Liberty Human Rights award);Sarah Howe的第一步诗集《Loop of Jade》赢得了TS·艾略特奖;Mona Arshi的作品《Small Hands》获得了前进诗歌奖(Forward prize)。这是能够实际发挥作用的一个计划。

英国企鹅兰登书屋人力资源总监 Val Garside

我们是英国唯一为两周的短期职位按国家最低生活工资标准提供全额报酬的出版商,而且为了给所有人平等的机会,实习生我们也是任意选定的,不接受任何个人推荐。我们还与Book Trade Charity(为书业人士提供资助、租住房的慈善组织——译注)合作提供住宿补贴。到现在为止,这些举措对于英国企鹅兰登书屋实习生申请者的构成产生了积极影响。

Spread the Word文学总监Ruth Harrison

我们不断经历这样的循环:多元化和包容性成为关注焦点而后又淡出人们的视野。除非成为行业核心不然不会有真正的改变。我们正在筹备发起2018年伦敦作家奖,该项目为期一年,每年为30位BAME、低收入和残障作家提供发展支持。

凯恩文学奖(the Caine prize)董事会主席Dee Jarrett-Macauley

出版业不能独善其身。兰尼·亨利(英国演员)谈及影视作品中应该有更多黑人时指出,这需要有更多黑人担任制作人、导演等等幕后工作。对作家来说这一点也很重要。你需要文化上的响应,需要身处多种族的环境当中,而不能只坐在一个房间里。

Oneworld出版人Julia Mabey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获得了独立出版商协会(IPG)多样性奖。毋庸置疑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在Oneworld,我们不再接受小说作者的直接投稿,而是正在筹备设立开放投稿月,面向作品从未出版过的BAME作者,时间定在每个月11月,以纪念即将到来的“黑人历史月”(Black History Month,每年二月,纪念千百万美国公民为摆脱奴役、偏见及贫困,克服种种艰难困苦进行的奋斗及取得的成就。——译注)。

OWN IT!出版人Crystal Mahey-Morgan

自2015年以来,为了解决出版业缺乏多样性、包容性的问题,相关项目和定额制大量涌现。如果有色人群带来的不同视角不被重视,他们就没有机会在文化和商业等方面为改变行业做贡献,那么雇再多黑人或少数族裔也是枉然。

Barelit文学节联合创始人Mend Mariwany

我们需要以他们的作品为中心为非白人作家提供平台。这不是要回避多样性的问题,而是就他们的艺术形式、启示和研究等等方面与作家展开细致的对话。

Faber出版社CEO Stephen Page

我们正在与Creative Access(英国致力于推动创意产业聘用BAME人才的非营利企业——译注)合作为BAME应聘者提供20周的实习机会,以后每年都会这样做。我们的创意写作课Faber Academy会为为期6个月的小说创作课提供两个奖学金名额,这些名额面向所有弱势群体开放。

诗人Sandeep Parmar

伦敦的作家孵化组织Spread the Word2005年发布的《Free Verse》报告显示,在英国出版的所有诗歌中仅有不到1%由非白人诗人创作。自那以后,英国的诗歌艺术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我看来,近几年来各文学奖项给予了了BAME诗人应有的关注,但出版和荣誉背后离不开文学批评。通过Ledbury诗歌节,我和Sarah Howe(诗人——译注)针对BAME评论家发起了Ledbury新兴诗歌批评计划(Ledbury Emerging Poetry Critics scheme)。

英国哈珀柯林斯CEO Charlie Redmayne

我们在哈珀柯林斯英国公司建立了辅导文化。我想看到更多BAME人群担任高级职位,而辅导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方式。最近,Business in the Community(致力于以成功的企业为核心创建健康社区,推动企业为周边社区服务的非营利组织——译注)将我们评选为有色人群最佳雇主之一,我因此备受鼓舞,这也表明我们做对了。

BAME in Publishing联合创始人Sarah Shaffi

改变再快一些总是好的。如果有针对所有弱势群体的快速管理项目就太好了。我们不想走一条缓慢、曲折的路,花上20年的时间到达顶层。现在的问题是整个输送渠道。出版社和他们出版的书里没有有色人群;出版商说他们没有从代理商那里得到这类书;代理商说很少有非白人作家提交书稿给他们;非白人在出版物里看不到自己所在的族群……这样的循环永无止境。我们必须积极采取行动直到通道被打开。

阿歇特英国候任CEO David Shelley

2015年1月,我们开始做Changing the Story项目(面向BAME背景学生的培训生项目),目的是让阿歇特成为一个更多元、更包容的出版商和雇主。我们发起了很多首创项目吸收引进新的人才,包括大获成功的Insight into Publishing(现在更名为Inside Story)课程。我们真的希望能做更多事情。

作者Kit de Waal

我认为阶级是出版业里的一大分界。我在伦敦大学贝克伯克学院设立了奖学金基金,帮助与我背景相同的人修习创意写作硕士学位。我正在编辑一本工薪阶层作者们创作的自传集。我知道很多作家、大学以及独立出版商发起的类似项目。

Indigo出版社联合创始人兼编辑Ellah Wakatama Allfrey

现在出版圈的人们在反思,但他们反思的问题不对。我出版过各类作品,以后也会继续出版,但经常萦绕在我脑子里的问题是:“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怎么才能发现?”这才是出版商应该自问的问题。一位白人、女性责任编辑可以问自己:“我的社群可以做什么改善世界的事,可我却不知道?”另外一个可以问的问题是:销售部门缺乏什么样的人?

原文标题:Breaking down the barriers – a new chapter in publishing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