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俞晓群:选书——书香故人来

2017年12月13日   作者:俞晓群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俞晓群专栏】所谓出版人,其首要任务就是要甄选作者的作品,择其优良者排印成书,向读者推荐。不同的出版机构有不同的选书信誉,商务印书馆善于选择辞书与译著,中华书局善于选择中国古代典籍,人民文学出版社善于选择文学作品,人民出版社善于选择政治读物……一般说来,出版社是选书的第一步,有了他们推荐的书目和产品,才会有后来的作者推介、媒体评介、商家宣传和读者口碑。

按此意义推演,一个出版人,他选书不单是给自己看,更是给大众看。所以他应该兼具两个重要素质:一是选书的良心,再一是选书的能力。就后者而言,选书者可以分为两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出版人本身是选书专家。张元济是出版家,还是版本学第一号人物。

王云五说:“菊老平素撝谦逾恒,一日笑语余曰,‘余平素对版本学不愿以第二人自居,兹以远离善本图书荟萃之古都,故不免稍逊傅沅叔(增湘)矣。’即此一语,可知其对版本学自信之造诣。”胡道静说,张元济对版本整理有三大贡献:影印出版《四部丛刊》初、二、三编,共收入善本要籍五百四十种;影印出版《百衲本二十四史》;影印出版《续古逸丛书》四十七种。

王云五选书则以百科类、丛书类见长,这与他早年阅读有关。他二十岁时从商务印书馆西书部分期付款,购得原版《大英百科全书》三十五巨册。他说:“由于该书内容无所不包,我平素爱书成癖,几有过屠门而大嚼之势。……自该书购到之日起,接连约三年内,几乎每日都把该书翻读二三小时,除按各条顺序阅读大概外,通常系从索引方面,将某一题材与其相关题材,作较有系统的阅读。结果,除了许多人名、地名等无关重要者略而不读外,所有重要条文,皆曾涉猎。”此种读书方法有利有弊,但王云五得到益处有两点:一是丰富知识,被胡适赞为“有脚的百科全书”;再一是他后来投身商务印书馆,曾经立下志向,要编中国自己的百科全书。虽未成功,但他为之做大量卡片,并将它们以“小丛书”的形式出版。诸如“国学基本丛书”“汉译世界名著丛书”“学生国学丛书”“国学小丛书”“新时代实地从书”“百科小丛书”“农、工、商、医学小丛书”“师范小丛书”“算学小丛书”和“体育小丛书”等。最终汇成“万有文库”两集四千种,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世界最大规模的丛书。

第二种类型,出版人身边聚集一大批选书专家,正如沈昌文所言,一个优秀的出版人,不但要看他学术水平有多高,还要看他身边聚集的名家、作家有多少;编辑不单是知识分子,更是知道分子;编辑的主要职责不是做学术专家,而是为专家服务。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商务印书馆张元济、高梦旦觉得自身学问跟不上时代变化,希望请胡适来馆工作。一九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胡适日记》写道:“高梦旦先生来谈。他这一次来京,屡次来谈,力劝我辞去北京大学的事,到商务印书馆去办编辑部。他是那边的编辑主任,因为近来时势所趋,他觉得不能胜任,故要我去帮他的忙(他说的是要我代他的位置,但那话大概是客气的话)。他说:‘我们那边缺少一个眼睛,我们盼望你来做我们的眼睛。’此事的重要,我是承认的:得着一个商务印书馆,比得着什么学校更重要。但我是三十岁的人,我还有我自己的事业要做;我自己至少应该再做十年、二十年的自己的事业,况且我自己相信不是一个没有可以贡献的能力的人。因此,我几次婉转辞谢了他。”注意此中高梦旦的话,他需要“胡适的眼睛”干什么?就是选书。

再一段故事写道:上世纪二十年代,汪孟邹在上海开办亚东图书馆。一九二五年十一月,胡适来上海治疗痔疮,在汪家住四个月。此间汪请胡帮助选书,胡开过两套书目,一是翻印古籍,胡建议出版一套“中国哲学丛书”,他一面想,一面写出一些书名:《朱子年谱》《王阳明传习录》《颜氏学记》《费氏遗书》《李直讲集》《明夷待访录》(黄梨洲)《伯牙琴》(邓牧)《明儒学案》和《近思录集注》(江永)。写此书目时恰好陈独秀来访,陈看了看,拿起笔再写下两部书《神灭论》与《非神灭论》。二是讨论“古短篇小说丛书”,胡适认为可出版如下几种:《京本通俗小说》(七种,加一种,叶德辉刻)《今古奇观》《拍案惊奇》《石点头》和《醒醒石》。

此类好听的故事太多,余不一一。只是回想我的出版生涯,走的主要是请专家帮助选书的路子。从北京到上海,从国内到海外,我主要与两类人打交道,一是作者,再一就是帮助我选书的主编、策划人,当然这两类人也会有交集。其中有名的策划人有:吴振奎策划“世界数学名题欣赏丛书”;胡友鸣策划“中国地域文化丛书”;陶铠、李春林和梁刚建策划“国学丛书”;孙立哲策划《工商管理百科全书》《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脉望暨沈昌文、吴彬、赵丽雅和陆灏策划“书趣文丛”“新世纪万有文库”和《万象》;沈昌文、陆灏和陈子善等策划“海豚书馆”;梁由之策划“海豚文存”;祝勇策划“独立文丛”;吴兴文策划“海豚启蒙丛书”等。

近年请英国人罗勃·谢泼德帮我们策划西装书。二〇一四年他为《随泰坦尼克号沉没的书之瑰宝》中文版来上海讲座,当时我们要出版西方经典童书,他拿来两本精美的《爱丽丝漫游奇境》和《小熊维尼》封面,让我们按此制作。他还跟我开玩笑说:“这是我免费帮你们选书,算是我回报此行的路费。”

以上说的都是“职业选书”,其实在日常生活中,选书的事情经常发生着。比如早年父亲为我选书,首选是鲁迅著作。我结婚时,父亲还送我给一套《鲁迅全集》,上面钤着母亲的印章。后来海豚社梅杰主持“经典怀旧”丛书,收入鲁迅《朝花夕拾》《故事新编》,我就有些感伤,不禁想起早年痴迷鲁迅的感受。

再者多年来,经常有晚辈让我帮他们选书,诸如童书读什么?我觉得除去世界名著,“叶圣陶童话”极好。他一生写童话不多,但都是经典,其中可学之处多多,有做人规范、贵族精神、恬淡心境,还有满纸童趣充溢。白话文读什么?我推荐朱自清、吕叔湘和张中行,但顶级还是周作人,后来者止庵文字也非常干净。散文读什么?王充闾早年读私塾,学问扎实,使用字词极多,句式严谨,思想与布道都不逾矩;还有傅杰文章,微言大义,又有不同。至于成人泛读,各取所需:黄仁宇史观独具,解放思想;王蒙上世纪九十年代文章灵动而犀利;钱锺书不可追,杨绛堪称天下绝笔;媒体人要读陈原,他是我们的精神领袖;老辈学人如黄裳、金克木、金性尧、周振甫、董桥、钟叔河;新现妙笔如陈子善、毛尖、凯蒂、小白、祝勇;当代奇才则以王强、韦力可期。一孔之见,随想随记,权作一点参考。


来源:百道网·俞晓群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