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OA将朝向多元化发展,但它已不再被奉为终极目标(上)

2017年11月02日   作者:安·米歇尔;韩玉 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学术界对于OA出版仍然抱有热望,但他们的野心已不止于此。让学术出版物开放获取不再被奉为最重要的终极目标,而是被囊括到开放研究(抑或开放科学)这一更大的图景中。

图片来源:Thinkstock

开放获取(OA)出版在持续增长。Delta Think公司基于最新的研究分析估计,2016年OA市场价值接近4.7亿美元,2015年时这一数据为3.9亿美元。不过众所周知,OA出版量在市场总体出版量中的占比(约为20-22%)远远高于OA营收在市场整体营收中的占比(4-9%)。

对出版商来说,这是一组令人恐慌的数字,类似于互联网广告兴起后纸媒广告营收的下滑;对于OA拥趸来说,这种变化是否带来了他们所期冀的学术出版的开放和可获取性?对图书馆来说,OA是否增加了他们的访问量、降低了他们的成本?什么情况下适合预印?相对于论文出版,整个研究过程怎么样?

带着这些问题,行业媒体《学术厨房》邀了几位业内人士,谈了谈他们对于OA未来走向的看法。

乔·埃斯波西托(Joe Esposito)——行业咨询顾问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必须弄清楚OA在当下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可这一问题就他所知尚无人能解。当前OA出版环境多元而复杂,再加上OA出版与盗版网站之间存在灰色界线(从出版商的角度来说)。说界线是灰的是因为获得授权的OA对付费出版物销售的影响和盗版是一样的,换言之,这与是否合法无关。

图书馆界有传闻说,图书馆有专门从预算中拨出一部分用于OA项目的新趋势,这一比例可能是2%-5%。这是很大一笔资金,如果传闻成真,将意味着有很多钱可用于投资。至于这笔钱会不会明智地用在投资上是另一回事。

未来,OA支持者和他们所在的机构将协同合作更努力地资助建设OA基础设施。这就够人们忙好几年了。

艾利斯·梅多思(Alice Meadows)——ORCID传媒总监

OA仍旧是持续热议的话题,虽然热度可能逊于前几年。更有趣以及更重要的是,OA不再被视为终极目标,而是被看作开放研究(又称开放科学)运动中的组成要素,开放研究的目的是实现整个学术研究过程的开放,而不仅仅是出版物的开放获取。

开放研究的概念同样备受追捧。它能够反映研究者的工作过程,强调共享成果发表前、后的研究数据和想法,使管理、所有权等所有流程要素透明化。这是一个更强大的运动,能让所有学科的学者和他们所在的机构拥抱并服务于所属社群。拿同行评审来说,不是所有研究者、所有学科都接受完全开放的同行评审,但他们没理由不让同行评审的过程更加透明。而且很多研究者已经和其他学者分享了数据和研究结果,只不过通常用的是电子数据表和邮件等特定的方式,而不是数据库。这些都是开放研究在现实中的粗放实践,其中不完善的地方对出版商和其他企业来说就意味着机会,提供更好(用户友好、可扩展、性价比高、所有人可获取)解决方案的机会。

开放获取的下一步实际上就是开放研究的下一步,将来会有更多对于工具的投资,让学术研究便捷地实现系统性开放,同时越来越多的个人和机构会致力于用适合各自学科的方式实现开放研究。

莱蒂·康拉德(Lettie Conrad)——期刊《学术出版》北美编辑

开放获取出版走向何方取决于我们对现实世界的需求,对在一线进行研究和消费研究的(我们的)作者、读者、讲师、编辑、评审等人的实践经历了解多少。OA模式是为了当前的商业需求还是真的能成为一种创新的出版方式?

正如托比·格林(Toby Green)在期刊《学术出版》(Learned Publishing)中指出的,大多数绿色和金色开放获取工作流都要求链条上的每一个利益相关者——包括出版商和图书馆员——改变常规。创新通常都意味着要做出痛苦的转变,但很多为了支持OA模式而做出的改变却并没有为学者们的信息工作提供价值。衡量开放获取的进程就应该对我们为实现出版创新这一战略目标所做的工作,对我们是否很好地为生产科学知识的那些人提供了支持做出客观的评价。

里克·安德森(Rick Anderson)——犹他大学J. Willard Marriott图书馆馆藏与学术交流处副主任

“OA走向何方”这个问题可以有两种理解,其一是OA出版会走向哪里,其二是它应该走向哪里。无论是哪种意思,答案都一样:OA应该会继续沿着现有的轨迹朝多个方向前行。OA运动多种多样,尽管这引发了一些问题(特别是对OA的定义尚没有达成共识),但同样也创造了机会,促成对话和交流,这是件好事。未来很可能不会有人人都接受的对OA的定义,也不会有人人都认可的单一的OA模式,实践开放获取并非只有一条路可走。而且OA虽然被定义了,但它不会一统江湖。否则就会出现两种结果:要么是所有人都认为贩卖学术信息的访问权不好,付费获取市场从而被“驱逐”,要么就是出售学术信息的访问权成为非法行为。除非上述任一情形发生,否则我们就只能高价获取学术信息。

因此,学术市场上的信息获取模式仍将是多种多样的。这种多元有优势也有劣势,但总的来说可能是件好事。(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Ask The Chefs: Where Does Open Access Go From Here?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