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唐俊荣:不堪回首的血泪纪实:《岁月文丛》

2017年08月25日   作者:唐俊荣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网·唐俊荣专栏】我国著名国学泰斗、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在他九十高龄、“一寸光明一寸金”的宝贵时刻,应邀参与了一项极有意义的社会活动,主编《岁月文丛》。

 由于季老的出山,整个《岁月文丛》的编辑班子和操作队伍就不言而喻地提到了一个“高大全”的档次。编委除季先生外还有林斤澜、姜德明、邵燕祥、范用、乐黛云、汤一介、严 秀、牧 惠、谢 冕等三十人。牛 汉、邓九平任执行主编。另外还聘请了钟敬文、张岱年、费孝通、卞之琳、任继愈、贾植芳、林 庚、侯仁之、冯亦代、于光远等二十位著名学者、作家、艺术家为顾问。

《岁月文丛》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组织出版,他们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运作,到2001年1月正式出版。全书三册,分别为《枝蔓丛丛的回忆》《没有情节的故事》《我们都经历过的日子》。

新中国建国以来,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使我国一批又一批的优秀知识分子备受磨难,他们遥远的呼声,成为推动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和民主进程的巨大动力。《岁月文丛》广泛收录了著名学者、作家、艺术家描述自己在政治运动中的亲身经历,以及记录自己探索与思考的佳作。有血有泪,有永不泯灭的良知和对祖国真诚的信念,是史学和社会学专著不能替代的宝贵财富。

季羡林先生为文丛写了一段《卷首语》:“几十年过去了,回忆往昔岁月,依旧历历在目。中国的知识分子,尤其是老年知识分子生经忧患,在过去几十年的所谓政治运动中,被戴上许多离奇荒诞匪夷所思的帽子。磕磕碰碰,道路并不平坦。他们在风浪中经受了磨炼,抱着一种更宽厚、更仁爱的心胸看待生活,他们更愿讲真话。”这也许就是先生对文丛的评价。

应当说,改革开放之后,随着落实政策和平反冤假错案的深入,这样的文稿累见不鲜,但是《岁月文丛》的典型性和震撼力自有它的独特魅力。下面我想分别寻找出一点例证:

 ——《枝蔓丛丛的回忆》是“胡风反革命小集团”案专集。编者着眼于本案解放前的远因,着眼于远因的演变、激化以及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由对胡风等人的学术批判,骤变为政治斗争,并肆意扩大斗争范围的种种内情,从而,此案的前因后果得以分明,这类信息是别的出版物中很少见的。

林默涵的《胡风事件的前前后后》,是一份难得的珍贵资料。林是当年文艺界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对胡风文艺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对胡风从学术批判到政治斗争的骤变,都了然于胸。特别是对中央1980年和1988年,对胡风及“胡风案”的两次平反,说得层次分明、清晰透彻。特别需要关注的是胡风的夫人梅志在看了林默涵的上文后写了一篇《历史的真实》同样是难得的可贵资料,因为她对林文中的一些问题作了详细的、令人信服的补充和订正。把林、梅两文对照着看,“历史的真实”就浮出了水面。

——《没有情节的故事》是关于1957年反右运动的专集,所收录的近三十篇文章,集亲历性和史料性于一体,涵盖了党政机关、新闻出版界、文艺界、高校等各个社会领域,从不同的方面真实地展现了那场致使55万余人蒙受不白之冤的反右运动。为后人保留了一段永远值得借鉴与反思的历史。

李之琏的《我参与丁陈“反党小集团”案处理经过》,详细叙述了反右斗争的最早序幕——从1955年8月开始的对《文艺报》主编丁玲和副主编陈企霞的批判。李之琏当时是中宣部秘书长兼机关党委书记,他在文章中披露了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宣传得家喻户晓的“丁、陈反党小集团”在1955年至1957年间三次大的起落,即:批判、定性——重新审理、改写结论——加温、加码、再定性。他把这样一个错综复杂过程的情势、背景、内幕,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认为作为处理这个案子的参与者、冤案的知情人,有责任公之于众,留之后世,吸取教训。

还有于光远的《我在中宣部工作时对周扬的一些了解》,他以相知相处多年的亲身感受,对周扬行事处世的性格和品格作了公允的评价。他认为:没有抽象的真理,要掌握真理必须对具体事物进行具体分析,周扬在几十年文艺界的重大事件中都发挥过作用,但都是大背景使然,很少有个人私心。即使这样,他还是勇于担当,对过去的错误只要有道歉的机会他都真诚面对。应该说他是一个正直的人,有原则的人,是一个服从真理的学者。

在这个集子里 还值得一提的是郑秉谦的《两个平常的作家在一个不平常的时刻》。郑秉谦是何许人?在今天不仅一般读者生疏,连文坛中也很少有人知道。1956年《人民文学》发表了郑秉谦的短篇小说《栁金刀和他的妻子》,写得惊心动魄而又情意绵绵,在当时二十岁的我有限的阅读经历中,

很少读过这样的作品。然而真是昙花一现,从此再也没见过他的第二篇作品,不过此文此人一直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六十年不消解。直到2001年这个集子出版才知道他无可逃遁地倒于“反右”。他在“反右”运动中的荒诞经历,我都难以重复。改正之后郑秉谦也写过一些东西,毕竟韶华已失,青春不再,他的创作才情止于二十六岁,多么可惜啊!更为惋惜的是:因为他成不了名人,各种“大系”“选粹”也从未收录过《栁金刀和他的妻子》。

——《我们都经历过的日子》是“文革”专集。文革十年,人鬼莫辨,文化之命既已革,民族之魂行将断。那些我们都经历过的日子,至今回首,犹令良知泣血,志士扼腕。收入本集中的三十多篇文章,记录了中国拒绝遗忘的思想者,对民族这段悲情史的执着拷问。

文革的东西在今天已经够多的了,本集文章的特点主要是各界头面人物披露的全景式的史料。李雪峰的《我所知道的“文革”发动内情》,把1966年上半年的“文革”准备期间的活动写得清清楚楚。李雪峰当时是华北局和北京市委书记,他掌握的情况都是亲历的、第一手的、最权威的史料。

龚育之的《【二月提纲】和东湖之行》更是难得的史料。龚是唯一参与过《二月提纲》和《汇报提纲》起草的人,他把这两个“提纲”的酝酿、构思、起草、讨论、会审、修改、反复斟酌的全过程,写得层次清晰,跨度连贯,细化到每个成员包括主持者和参与者的所思所想,所作所虑,文字严谨而又生动可读。  

另外还有王晨、张天来的《遇罗克喋血记》,著名诗人公刘的《刑场归来》等篇,记述了那个特殊年代的极端案例,令人痛心疾首,悲愤难平,由衷地感佩今天清明政治、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来源:百道网·唐俊荣专栏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