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从《康熙大帝》到《汉家天下》
河南文艺出版社历史小说硬汉风与新历史演义转型

2017年01月04日   作者:赵芯竹

【百道编按】河南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汉家天下》两种。自1985年出版《康熙大帝》以来,该社推出的一系列作品无疑掀起了中国图书市场历史小说的出版热潮,持续至今,历史小说现已占据畅销书榜单的半壁江山。百道网专访河南文艺社社长崔向东,请他谈谈河南文艺社对历史小说的选题、作者的判断力和信心从何而来?以及作为一家以历史小说为重要产品线的文艺社,他又如何看待近年来历史小说的发展趋势?


细数中国图书市场的历史类小说,不能不提到河南文艺出版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由他们出版的几本代表性的历史小说就已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广泛影响。1985年,由河南文艺出版社的前身黄河文艺出版社推出著名作家二月河的《康熙大帝》,经过长期精心的市场培育,渐成气候。1999年,河南文艺社推出了新版的《康熙大帝》,大获成功。由该书改编的影视剧《康熙王朝》好评如潮,《康熙大帝》一书也在1999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畅销图书”。随后,河南文艺社又推出了二月河的《乾隆皇帝》一书,同样反响强烈,该书在2001年就获得了“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二月河的帝王系列小说由此也开启了历史小说的时代。紧接着,河南文艺社在历史小说领域继续深耕,推出了著名作家孙皓晖的6部11卷巨著《大秦帝国》,该书同样被改编为影视剧,并在2007年入选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可以说,由河南文艺出版社推出的这一系列作品无疑掀起了中国图书市场历史小说的出版热潮,而且这股热潮也影响至今,历史小说现已占据畅销书榜单的半壁江山。越来越多的出版社涉足这一领域,挖掘发现自家作者,策划自家的图书,戏说、玄幻、穿越等等,形式之多也极大地反映了该领域图书竞争之激烈。

作为历史小说的出版重镇,河南文艺出版社在这条路上走出了自己的风格与自信。去年起由他们策划的《汉家天下》,目前已推出两本,都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但在商定这一选题之初,《汉家天下》的作者清秋子却足足有五个月没写出一个字,直到后来才写出2000字的样章,而河南文艺社就凭着这2000字的样章与清秋子签下长达七部,历时八年的合同,这不能不令人惊讶。对此,百道网专访了河南文艺社社长崔向东,请他谈谈河南文艺社对历史小说的选题、作者的判断力和信心从何而来?以及作为一家以历史小说为重要产品线的文艺社,他又如何看待近年来历史小说的发展趋势?

河南文艺出版社社长  崔向东

百道网:河南文艺社即将推出《汉家天下》的第三部。作者清秋子推出第一部《楚汉争锋》时,便得到二月河和王立群很高的赞誉和推荐。听说作者与出版社商定选题后,五个月写不出一个字,但后来写出了两千字,就凭着这2000字,您便和他签了长达七部,历时八年的出版合同?对这个选题,对这个作家,河南文艺出版社为什么有这样的判断力和信心?

崔向东:《汉家天下》这部长篇历史小说是社里有意策划,因为河南文艺出版社在历史小说领域多年以来一直在深耕细作。多年来,也出现过一些高峰,比如二月河、孙皓晖的长篇小说,都在市场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我们对长篇历史小说一直很关注,《汉家天下》的选题早就提出来了,但一直没有找到特别合适的作者。之所以找到清秋子,也有其中的渊源。清秋子应该是网络上的第一代作者,他在十多年前就已经相当活跃。我们社里的副总编在天涯论坛上跟他结识,当时清秋子在网上连载了一部作品,叫《明朝出了个张居正》,点击率很高。当时社里就想出这本书,但竞争很激烈,花落别家,我们很遗憾没能出成。

但从那时候起,清秋子就与我们社建立了联系,我们也一直在关注这个作家。后来通过观察发现,清秋子在历史读物和小说这两个方面都比较擅长,有一定的创作能力。2013年的海南书博会之前,我们就约请他写长篇小说,书博会的时候,就与清秋子明确了创作以汉朝为题材的历史长篇小说。但清秋子是到了2014年才答应我们社的约稿建议,然后双方才敲定了《汉家天下》这一选题。

从表面上看,虽然当时他只写了大约两千字左右的样章,我们就与他签了七卷本历史长篇小说的协议,但这样的决定其实是建立在彼此的观察和信任基础上的。因为我们与清秋子老师的沟通并不是一朝一夕,时间还是很长的,而且还有一个前提,我们对他的文字功底,对他的创作实力有相当深的了解和高度的信任。两千字只是能让我们更进一步地看出清秋子对历史小说有着很好的驾驭能力。

当然,合作这么大部头的历史长篇,对双方来说都有一定的风险。因为不管写哪个朝代,作者首先需要做大量的案头工作,例如要掌握这个朝代的官制、礼仪、器物,包括民俗等等很多史学和社会学的知识。所以,清秋子在一开始的时候下笔并不容易,不知道如何去写,我想做文字工作的,应该都知道下笔特别难的情况。所以,在双方约定之初的五六个月里,他多少次提出想放弃,但我们社不断地鼓励他,为他打气,包括也请了史学专家来给他提建议。比如像河南大学专门研究《史记》和汉史的专家,郭灿金教授,还有二月河先生,都曾给清秋子提过一些口头或书面的建议。同时,社里的副总编和责编还专门抽时间陪着他到楚汉战争的古战场去考察,除此之外,社里的主要领导每年都要到海南去专程探望他,就一些关于创作中的事情进行沟通交流。这样,清秋子才渐渐地度过了最初开头难的时期。现在,他自己也觉得对这个题材、写法越来越驾轻就熟了,特别在第三部写完之后。

《汉家天下·第一部:楚汉争锋》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清秋子
出版时间:2015年09月

《汉家天下·第二部:刘邦定鼎》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清秋子
出版时间:2017年02月

百道网:为了创作好这部小说,听说你们邀作者沿楚汉战争遗址走了5000公里?

崔向东:是的,但这个五千公里实际上是指作者的五千公里。因为古战场基本上都在郑州附近,而作者旅居海南,住在海口,他从海口飞到郑州,从郑州往东到江苏、安徽。一路上,我们社里的副总编和责编都陪着他,并配了一辆车,从河南前往安徽、江苏等省沿路考察楚汉战争遗址,像古时候的荥阳城遗址,鸿沟,还有云台山——张良隐居的地方,以及芒砀山、大泽乡、垓下、乌江,包括项羽、虞姬在今徐州市内的戏马台等等,以及现在还能找到历史痕迹的一些地方,他们都基本跑了一遍。第二年,刚巧是山西书博会,我们专门为这本书做活动,又把清秋子请到山西,当时又专程前往大同城外的白登山,就是刘邦当年被匈奴包围的地方。然后,清秋子再从山西回到海口,五千公里就是这样算的。但这并不是一个确数,因为加上到山西的白登山,五千公里肯定都不止了。

这样的沿路考察,我们认为能直接地回到历史现场去寻找创作灵感,这可能更有助于复活作家在创作时的历史感,让他能够亲临其境,能够感到历史的体温,这对创作小说会有很大的帮助。有不少评论家评价这部小说是在历史和虚构之间游走,分寸感把握得非常到位。我认为,实地考察应该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百道网:河南文艺社为历史小说产品线打的口号是硬汉派历史小说。为什么河南文艺出版社坚持在历史小说的方向走硬汉道路?

崔向东:硬汉派小说这个概念是清秋子老师自己提出来的,我想他应该是针对现在宫斗小说比较泛滥的现象提出的。因为现在很多图书,包括影视都打着历史的旗号,或者说是披着历史的外衣,但写的却是后宫里争风吃醋的事。虽然这类题材很盛行,但在看过之后,难免会让人产生疑问或者错觉,历史真的是这样软绵绵的吗?现在有些历史类小说,呈现出的多是女性的阴柔,这没有问题,但它们只展现了历史的一个侧面。像汉代这样的朝代,它就有非常独特的历史气息,那时候秦王朝刚结束,刘邦、项羽建功立业,登上历史舞台,整个历史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是一个气吞山河的过程,如果写成比较软的风格,就非常不恰当,不合适。

所以,清秋子老师就提出来要反其道而行之,写那些创造历史的硬汉,写他们的气魄,写他们的胸怀,写他们的胆识。除了像刘邦、项羽这样的大英雄之外,他还塑造了很多硬汉角色,如钟离昧、田横、贯高,等等,都是那时候的忠义豪侠之士,整部小说也充满了阳刚之气。但如果用硬汉派小说这个概念来概括《汉家天下》七部长篇小说的整体风格,我觉得还不够准确。几天前,我们在海南为第二部小说做了首发和研讨活动,研讨会上,就提出来《汉家天下》应该是新历史演义小说。因为第三部写到了吕后,考虑到吕后这个角色的本身的特点,写法上肯定不能继续延续前两部的硬汉风格,而是另外一种感觉,所以用新历史演义小说来形容更恰当。

百道网:河南文艺推出几部历史小说超级畅销书,使历史小说成为社里的产品特色和亮点,请您为我们解码此类畅销书所具有的特质?

崔向东:我们河南文艺出版社在历史长篇出版领域有多年的经验,现在,这一块也是我们社的一个出版特色和优势。我们推出过二月河的帝王系列,是在一定历史背景下的虚构故事,以虚构和传奇为主;还有孙皓辉的《大秦帝国》,是演绎正史,是用文学的笔法写了一部正史。

而清秋子的《汉家天下》,我觉得它的特色是吸取前两部的长处,用作者自己的话就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它以正史为蓝本,做骨架,进行了大量合理的文学想象,在主要的史实和人物都真实可考的前提下,适当地虚构了一些小人物。比如刘邦、项羽是在史书上能找着的大人物,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大事情也有据可查。但他们身旁的如仆人,还有侠士等小人物,清秋子就进行了合理的想象,虚构了不少的故事情节。这样,这部小说就主要靠塑造人物性格和故事情节来取胜,所以说《汉家天下》兼具了历史的真实和文学的艺术性。

另外,因为我们社在建社几十年的历史当中,也一直在对长篇历史小说深耕细作,有自己相当固定的读者群和销售渠道,这对历史小说的销售,应该说是有很大的益处。

百道网:您认为历史小说在近年的发展趋势与有什么不同吗?

崔向东:我只能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和个人的观察,讲一些我个人的看法。当代的历史小说应该是从二月河开始逐渐走进公众视野,到现在广受大众的喜欢,但就像所有的事物发展一样,历史小说也会有螺旋式的上升、波浪式的前进。

最早的时候,二月河的小说是在真实的基础上融入了大量的虚构,开始讲故事,当时他的帝王系列就让大家对历史小说有了新的认识。后来出现了很多演义、戏说,包括现在盛行的宫斗小说,甚至可以称作宫闹,这些题材都是以史料为基础的创作。也就是说,从正史,到讲故事再到戏说、演义,这一类型的小说已经走了一圈。现在,我觉得历史小说应该会回到以真实的历史为基础的创作上来,也就是说,这类型的小说的创作会更加张弛有度。前些年的小说以戏说、调侃甚至穿越为主,都曾火过一把。但近年的发展,我想一定会向更接近历史真实的方向靠回来,还是要回到接近历史真实的创作路子上来。即便是完全虚构的历史小说,也要在史实、环境描写、人物塑造等方面充分地接近历史,而不是凭借一些作者有限的经验就可以随意地涂抹,随意地发挥创作。

我们把《汉家天下》称为新历史演义小说,就是因为这部小说是基于史实与艺术真实之间的作品,这个“之间”的分寸感,清秋子把握得很好,他的创作做到了在真实和虚构的临界点上游走,而且走得不偏不倚,恰到好处。郭灿金教授对这部小说有几个方面的评价,其中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这部小说的分寸感把握得非常好,这也说明作者在这个上面有比较强的创作和掌控的能力。我对历史类小说的看法大概就是这些。

(本文编辑 柯亭。题图照片:孔燕君)

来源:百道网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