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有声书也曾被认为是纸质书的破坏者——但相反,他们开启了一个新世界

2016年12月28日   作者:凯文·坎菲尔德;严榕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在电子书销售停滞滞后,有声书的强势增长就显得尤为瞩目。今年11月,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有声书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书,梳理了有声书发展历史,本文即呈现了该书的一些主要观点。

马修·鲁伯利《有声书不为人知的故事》

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

等到世纪之交的时候,图书的末日也快到了。这是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开始普及时一些人做出的预言。不过他们并不是最早对纸质书做出末日预言的预言家。

在1894年出版的杂志《Scribner's Magazine》上,《书的终结》(The End of Books)一文的作者说道,“留声机可能会摧毁印刷业”。其他人也认为托马斯•爱迪生发明的这种录音机器会改变出版业。马修·鲁伯利(Matthew Rubery)在11月刚出版的新书《有声书不为人知的故事》The Untold Story of the Talking Book中指出, 19世纪末很多作家都认为“音频书籍不仅仅是纸质书的替代品,它实现了图书本就具有的使命。”

鲁伯利书中所述有声书的历史主要聚焦于内容、创新突破和用户体验。他讲述了技术对盲人的意义,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作家会抵触有声书,还提到了有声书产业在20世纪下半叶的迅速扩张。但对有声书产业的销售收入,鲁伯利提供的数据却有些滞后。他提及20世纪90年代末有声书每年的销售额不到5亿美元,到2012年时达到了12亿美元,但却没有提供这块市场近几年的最新信息。根据音像出版商协会的数据,过去两年里销售额每年增长20%,在2015年达到175亿美元。

鲁伯利在皇后玛丽伦敦学院教授文学,在梳理历史方面是一把好手。根据他的研究,有声书的概念最早可追溯到一本以17世纪为背景的法国小说《Cyrano de Bergerac》上,作者想象出了一本“用耳朵听而不是用眼镜看的书。”两个世纪后,爱迪生发明了留声机。这位发明家认为,录音书可以彻底改变阅读,“这种书比起印刷书的优势太明显了,不必赘述。”

到20世纪30年代,录音技术能够完整地将一本书连续地录下来。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的有声书由国会资助并为盲人制作,他们大多不能阅读盲文。鲁伯利指出:“(那时)有声书的存在仅仅是因为有些人无法读书。”第一批有声书包括莎士比亚的作品、圣经和P.G.伍德豪斯。

美国盲人联合会收到的信件真实地记录了盲人读者对这些原始有声书的反馈。一名马里兰州的女士写道,“我无法描绘有声书对我们这些无法阅读纸质书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一位俄勒冈州的居民喜欢“躺下,戴上耳机,点一支烟或者烟斗,享受世界上最好的戏剧。”一名佐治亚州的居民很高兴《黑人幽默之书》被录制,但想知道为什么朗读者是“一个可能戴着夹鼻眼镜或双光眼镜的老年白人妇女。”

有的作者有意回避新技术。鲁伯利提到,玛格丽特•米切尔拒绝了《飘》的录制,她担心“她的书可能通过电台被广播”;薇拉•凯瑟出于美学的原因选择拒绝。她说:“朗读者的声音很难听,有种矫揉造作的感觉。”但是,托马斯•曼很高兴《布登勃洛克一家》被录制,他表示自己的书能够以这种方式被盲人“阅读”,这比任何奖励都令人感动。

音像消费市场上第一个实力玩家是Caedmon唱片公司,其在20世纪50年代销售了超过40万份狄兰•托马斯的《一个孩子在威尔士的圣诞节》(A Child’s Christmas in Wales)。鲁伯利认为,“这证明了录音不仅在有文化上的重要意义, 而且在商业上可行。”很快这类型公司在Caedmon的引领下不断出现,其中包括1975年创立的磁带租赁公司Books on Tape。到20世纪80年代音频行业每年的收入超过了1.5亿美元。

鲁伯利还讨论了有声书产业自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大规模增长,Audible和Amazon成为有声书下载业务的主导。不过相比销售趋势,鲁伯利还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内容和故事的讲述上。考虑到这一产业的迅速发展,很难理解为什么在可以获取即时信息的情况下鲁伯利引用了3至4年前的数据。

《有声书不为人知的故事》在结尾处讨论了当代出版社和作者对有声书这一格式的改进。比如,小说家奥森•斯科特•卡德的《安德的游戏》有声书版具有音乐和声效,像一出“音频剧”;凯瑟琳•斯多克特《帮助》一书的朗读者启用了四名不同族裔的南方女性。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