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被18家出版商拒过的稿,为这家夫妻店摘得布克奖——慧眼拾珠,他们可不只这一次

2017年01月10日   作者:亚当·舍温;杨潇 编译

【百道编按】Oneworld是英国一家小型的独立出版社,从事小说出版的时间不长却两次斩获布克奖。什么是他们成功的秘诀?


Oneworld创始人朱丽叶·梅比(Juliet Mabey)和诺文·杜斯塔(Novin Doostdar

图片来源:Oneworld官网 摄影:Mark Rusher

Oneworld于1986年由朱丽叶·梅比和诺文·杜斯塔夫妻俩创立,最初的诞生地及办公场所就是他们家的厨房。到现在,Oneworld在布鲁姆斯伯里地区有了自己的办公室,拥有23名员工。因为连续两年被布克奖眷顾,这家出版社的名气越发响亮,探问其成功的“秘诀”,其中之一就是拾大型出版商之遗,发掘了部分被他们拒绝的作者及其作品。

2016年的布克文学奖花落黑人作家保罗·比第(Paul Beatty),其获奖作品《出卖》(The Sellout)出版之前曾被18家出版商拒绝过。想必在布克奖颁奖典礼上,这些出版商或多或少会有点尴尬。最终慧眼识中这部作品,将之在英国出版的是独立出版社Oneworld,《出卖》是他们出版的第二部斩获布克奖殊荣的作品。

The Sellout

两部获奖作品都是描摹黑人历史经验的诚意之作,文学经纪人看不出这些作品的潜力,认为它们难以推销出去,因而不予理会。“我从一位文学编辑那里听说了《出卖》,然后从美国的一个小网站上订购了一本,”梅比说道,“我很喜欢这部作品,并且难以相信竟然没有人买下这部作品在英国的版权。”

这部讽刺小说透过一位非裔美国人的视角,讲述了他在最高法院争取恢复奴隶制的故事,可与斯威夫特和马克·吐温的作品媲美。但是和詹姆斯的处女作一样——被Oneworld相中之前,曾遭到78次拒绝——这部作品也没有得到其他出版商的青睐。

《出卖》展现了美国种族政治中痛人心扉的一面,在获奖第二天,Oneworld就加印了17万册。去年布克奖得主马龙·詹姆斯曾私下预言过比第的成功。詹姆斯是位牙买加作家,他的获奖作品《七次谋杀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Seven Killings)用小说笔法再现了1976年针对唱作歌手鲍勃·马利(Bob Marley)的谋杀未遂事件,迄今销量超过30万册。

梅比认为,“出版公司并不注重多元化。因为文学经纪人常常是白人,他们作为第一把关人会影响到整个书业。关键在于发现新作者。”她进一步强调,“英国的小说有同质化的倾向,因为零售商更愿意购买大众通俗作品,如《消失的爱人》(Gone Girl)和《火车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等等。其他多元化的小说虽然不合犯罪小说读者的胃口,但市场上一定也有它们的生存空间。”

梅比想要出版“世界各国作者的小说”——Oneworld已经有来自23个国家的签约作者——现在她又将未被发掘的非洲作家列入了自己的发现范围。

Oneworld迄今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最初我们只有一台老旧的打字机。我们把自己当做目标读者,”梅比回忆道,“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可以读的书实在太多了。但是毕业之后,很多应该读的书都被我们错过了。”

一开始Oneworld出版的是阅读性强的非虚构类图书,但在2009年转向出版那些“引人深思的”小说。“有多少人会购买关于美国种族政治的非虚构图书呢?”梅比问道。“讽刺小说是理解复杂的政治问题很棒的方式。”

由于对新人抱有开放态度,Oneworld还发现了伊维特·爱德华兹(Yvette Edwards)。爱德华兹是伦敦Hackney地区的住房补贴福利官,具有拉美血统(故乡在蒙特塞拉特),他的处女作《装满大衣的橱子》(A Cupboard Full Of Coats)获得了2011年布克奖提名。

随着业务的扩展,出版社迁至伦敦市中心。梅比相信,“人们喜欢在独立出版社工作,因为我们是全身心地投入这项事业。”这对夫妇的影响力得到了水石书店小说采购克里斯·怀特(Chris White)的赞赏。他说,“我为Oneworld感到高兴。这是一家小型的独立出版社,从事小说出版的时间才不过几年,却连续两次赢得布克奖,这证明了编辑的眼光大胆独到。”梅比说,由于布克奖所带来的关注度,水石书店等零售商开始把更好的陈列位置分配给了《出卖》这样的小众小说。

梅比承认,连续三次获奖,这样的期望“太过贪婪”了。“对于独立出版社而言,即便进入长名单也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她有信心Oneworld明年仍将会进入布克奖的提名名单。

这家出版社已经着手出版比蒂的其他作品,希望与这些获奖作者维持关系。詹姆斯的《七次谋杀简史》已经被HBO选中,将被改编为电视剧。现在,他正在创作一部以15世纪埃塞俄比亚为背景的史诗体小说。

Oneworld也许给出版界带来了震动,但有些“规则”是经久不变的。“书商关心自己的收益,他们要看哪些书能卖得出去。人们也总是愿意读那些写得好的故事。”梅比说道。

本文编译自Inews, How a husband-and-wife publishing team won the Man Booker prize twice in a row by Adam Sherwin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