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四十再当妈,我们呼唤强有力的国家与社会支持体系

2016年04月25日   作者:姚华松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书讯】从前的计生政策和现行的“二胎政策”,都是基于国家在不同发展阶段和特定时期所实施的弹性政策。其共同点在于,国家在分摊与转嫁抚育老人、孕妇、新生儿等社会责任,国家主导的社会支持体系严重缩水。其结果自然是,企业、家庭、个人的负担越来越重。从学理上看,国家和个体发生了严重“脱嵌”。换言之,国家的发展和GDP的提升,但却是以国民的负担加重和个体生活满意度降低为代价。

《四十再当妈?》
点击图书封面可在三大网店购买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作者:方英 储冬爱
出版时间:2016年03月

曾经的中大校友师姐、如今的广大同事方英博士最近组织出版了一本书《四十再当妈?》,该书汇集了一帮高知和高龄女性从个体育儿体验角度,以现身说法的形式对子女教育、“二胎政策”等话题展开了全景式解读。师姐邀请我这一个爷们写一篇书评,实在诚惶诚恐。我如何说服自己担此重任呢?如何证明自己作为评阅人身份的正当性呢?

我需要交代几句:1)专业研究领域,我的研究旨趣在于城市社会地理,尤其关注城市底边群体的社会和空间建构及认同,从前聚焦于作为整体的流动人口,近些年有意转向于基于人群细分的特定人口,如城市女性社会空间建构与自组织机制研究,近期会重点关注广场舞大妈、老“漂族”和按摩技师等特定女性人群。2)研究范式方面,无论社会学,政治学,还是社会地理学,其实都同样经历超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国家—市场—社会”三者关系的“元理论”解释范式,转向日常生活与生命体验为基础的“生活世界理论”这一新的解释框架(从“国家—社会”到“制度—生活”:中国社会变迁研究的视角转换,肖瑛,2014)。这其中,女性与家庭是生活世界重要的指示器,家庭无疑是性别、阶级和政治斗争的重要场域。3)从空间与权力的关系论看,女性在城市生产活动与日常生活中,都会遭遇各种显性和隐性的诸多问题,科学主义视野下的理性运行逻辑,父权和夫权等家族主义的道德约束,“世界工厂”背景下的性别歧视策略,城市规划领域的男性主导思维,各种公共服务设施和公共空间的男性气质彰显,都让身处城市中的女性遭遇这样或那样的不平等问题,并成为日常生活性体验。性别视角的严重缺失,无疑亟待填补。4)从个人的生命体验看,我有一个两岁半的女儿,她的出现和成长深深影响我,她的聪明和智慧远甚于我,她让我获得重生,让我重新理解和认识人生,和她一起成长和发展是我最快乐的事。我是她的父亲,她亦是我的老师,她赐予我思考子女教育、“二胎政策”等相关话题的机会。

从上述诸层意义讲,方博士紧扣当下的“二胎等政策”,《四十再当妈》的出炉,无疑非常的应景,为很多正在流行和蔓延的“二孩纠结症”患者们提供经验层面的分享。更重要的是,她对性别视角的关注,唤起男性在抚育子女方面的觉醒意识,同时强调把国家政策和个体生命体验结合起来,无疑是中国当下性别社会学研究的理论创新和实践探索抹上了浓厚的一笔。

对于现行的“二胎政策”等相关话题,提出几点想法:(1)“二胎政策”是政府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所导致的青壮年劳动力的缺失而采取的一项人口制度;(2)传统“一胎政策”引致的“一个成年人抚育四个老人”,极不合理,“二胎政策”增加了抚育者的总体数量,从而一定程度减轻年轻人的负担;(3)国家通过“二胎政策”增加新生儿数量,旨在降低国家本应负担的数额巨大的社会养老成本,把负担转嫁给企业、家庭和个人;(4)作为“二胎政策”的配套政策,部分地区和城市实施延迟退休年龄的做法,也是在变相减少国家的养老成本,无疑对年轻人的就业和晋升市场造成压力;(5)在经济短缺年代,人口的生产性(作为经济功能)被一味强化,而其消费性则被人为压制,人口多是作为国家经济发展做出贡献的机器而存在;而在综合国力强盛和经济实力得到大幅提升的今天,在强调人口生产性功能的同时,其消费性也得到大幅释放,从而通过经济循环的手段带动国家经济发展;(6)在国家主导的“劳动法”等制度框架下,女性及“二胎政策”无疑让企业背负更大的薪资支付压力,这同样也是国家转嫁其抚育成本给企业的表现。

综合观之,从前的计生政策和现行的“二胎政策”,都是基于国家在不同发展阶段和特定时期所实施的弹性政策。其共同点在于,国家在分摊与转嫁抚育老人、孕妇、新生儿等社会责任,国家主导的社会支持体系严重缩水。其结果自然是,企业、家庭、个人的负担越来越重。从学理上看,国家和个体发生了严重“脱嵌”。换言之,国家的发展和GDP的提升,但却是以国民的负担加重和个体生活满意度降低为代价。

在一个理想状态的国家—社会体系中,国家发展当与个体的生活质量的提高、生命体验的提升相对同步的,国家和城市的经济发展越好,国民和市民的幸福指数越高。作为人的本质规定性,个体得到自由发展,在国家的一系列福利制度庇护下。我们很羡慕国外的种种发生,子女学校教育(工作之前)、老人的养老服务体系、孕产期夫妇的产期抚恤,国家都有相对完备的支持体系。至于生育子女与否,生育多少,其决定权更是交给个体本身。其结果是,家庭中的每个成员,在生命的每个阶段,都得到了自我发展、自由发展和自主发展的权利,且国家通过相关法律和支持体系切实赋权和维系公民可以平等享受上述权利的正当性与合法性。我期盼,国家—个体命运共同体在我国尽早生根发芽,让个体自由发展、自由选择成为国民的日常生活体验。

衷心祝福方英师姐,也祝《四十再当妈》热卖!

姚华松

2016年3月12日于康乐园南草坪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