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读者如何发现学术出版物的内容?

2016年11月25日   作者:严榕 编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百道编按】内容发现是大众出版和专业及学术出版所共同面临的问题。不过,与数据掌握在零售商手中的大众出版不同,学术出版商直接掌握读者数据,但多数不公开,我们无从就此分析其流量来源。因此,专业的调查研究就成为获取数据第二重要的途径,为研究内容发现问题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罗格·C.斯科菲尔德是图书馆和学术交流项目Ithaka S+R的主管。在此职位上,他就专业学者和学生对于学术图书馆、学术团体和学术出版商不断变化的角色持何种态度,以及他们在此环境下如何实践,有何需求进行了调查。近些年,罗格带领Ithaka S+R为当地机构提供调查服务,帮助学院和大学更好地了解并服务于学生和教职员工的需求。此外,他还为图书馆及图书馆联盟、数字人文项目、发现服务、学术出版商提供战略和商业计划咨询。

他的调查发现,为了适应新的服务和工作,工作流程会随之调整,内容发现的模式和方法也在不断变化。在内容发现的实践上,最好的数据都在内容提供商那里,他们能分析研究人员是通过何种途径使用他们平台的。虽然很多内容提供商分析自身的流量来源,但往往不会和他人分享或公开数据,这使得他们无法获知自己的模式是典型还是特殊。图书馆也许知道某项发现服务的使用是增加还是减少,但他们无法探知网络和Google、Google Scholar这类搜索引擎的工作原理,这使得他们的视野受限。鉴于对有关现行发现模式的数据难以获取,调查研究就成为第二个可选项了。

非营利组织Ithaka S+R(旨在帮助学术圈掌握经济和技术变化)实施的美国教师调查,以及Ithaka S+R与Jisc(英国联合信息委员会)、RLUK(英国研究性图书馆协会)合作进行的英国学术调查,都关注了内容发现的问题,并且都在今年春季发布最新一轮的调研结果。调查研究有很高的价值,实施严谨的大规模调查成本也并不小,但令人失望的是没有办法在单项调查中对诸如内容发现这种单一主题进行更有深度的挖掘。

《读者如何发现学术出版物内容》的调研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调研对象涵盖学术界、企业、政府和医疗用户,收到了约4万份反馈,是在发现性问题上范围最广的调研之一。

此次参与调研的用户选自大批出版商的通讯录,包括作者、评审员、学会会员,以及出于移动设备配对等其他目的进行在线注册的用户。当然,这一样本并不是单一人群的代表,不过研究人员将答卷进行标准化,以使之与前一轮调研中受访者的人口统计特征相符。此外,此次调研的取样规模没有说明,可能因为在定向邀请外还有一些开放的参与。虽然反馈率约在1-3%之间,但还是没法最终反推总数。为确保研究的时效以及符合预算要求,有时难免要做些取舍,但无法否认前述方法上的缺陷。研究人员对项目的局限性也非常坦率。但在研究结果的解释以及潜在的商业应用上,学术信息的专业人士应该表现得谨慎。

这项调研中的部分发现很有意义,值得我们关注。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内容发现的模式和方法在学界、企业、医学等不同部门、不同收入水平的国家、以及不同学科和领域都各有不同。因此,在全球布局或进行跨领域出版的内容提供商面临着更多挑战,一些出版商正积极开拓其内容发现的渠道。图书馆不能只是跟在其他机构的后面,复制其“实践”方法,因为其他机构的用户基数很可能与其完全不同,一些有资源的图书馆会根据其用户情况设计开发新的服务。审视哪些需求对你的用户群最为重要,以及如何最好地满足这些需求,对任何信息服务组织都至关重要。

从整体上看,在出版商网站上检索某一领域期刊文章的用户有显著增长。在学术版块,出版商网站作为搜索起点的重要性在每个领域都大幅增长。但这些发现与报告里的一些内容自相矛盾,比如报告中提到,用户对一系列出版商平台功能——包括“搜索”——的满意度逐步下滑。而且出版商所面临的现状也与之不符。很多内容提供商发现自己平台上的搜索越来越少,而来自第三方的流量份额在增长,比如网络搜索。这些发现可能与便利抽样有关——取自与内容提供商已经有紧密联系的用户,影响了调研的结果。

搜索当然很重要,但这不是研究人员发现学术内容的唯一方式。调研报告显示,受访者最近一次获取期刊文章所用的方法中,搜索约占40-45%,这个比例在不同的部门之间有轻微的差别。虽然调研报告强调了“搜索是主流”,但我们认为,从个人推荐到社交媒介再到引用等各种发现渠道都会用到的标题发现(headlines findings)叠加起来带来了比搜索更多的流量。这在不同内容提供商之间有着较大的不同,但重要的是不要只把Google Scholar视为发现战略。

很难把免费资源和高校图书馆出于利他机制而免费授权用户使用的资源区分开来。因此对以下将提到的调研结论我们应当谨慎看待。报告得出结论说,在高收入国家,学术研究人员从付费/许可来源获取期刊文章的概率低于40%,主要还是从各种免费/开放来源中获取。当然,从其他渠道获取学术资源的份额也许在增长,但高校自身数据库在文章获取来源中占1/4的比重是不可信的,因为许多高校数据库期刊内容的使用率都很小。

受访者被问及“你最喜欢的在线期刊”,但这一问题的设计也许并无必要。随着内容发现环境的改变,通过浏览现有刊物或接收新知通报来跟进各自领域学术进展的学者越来越少了。科学家,比如化学家反馈称,由于相关文章“泛滥”,反而使其难以根进本领域的最新进展,因此他们在寻找优化的机制,而不是仅仅关注一些最喜欢的期刊。而且,调研报告最为重要和可靠的结果之一是新期刊或主题通报(topic alerts)的重要性有所下滑。

在期刊之外,研究人员还调查了学术图书检索最重要的出发点。其发现模式与期刊相比有一些重要的区别。在学术图书的发现上,图书馆网页、发现工具和搜索引擎勉强将普通网络搜索挤到第二,Google Books和亚马逊Kindle等在线书店排在第三。

如此大规模的研究让人印象深刻,为我们了解内容发现提供了更多的背景,尤其是在多样性方面。希望在这一项目今后的调研中研究方法上的缺陷能够被解决,以便让调研结果可以为服务模式和商业实践提供更有力的指导。

(本文编辑 晨瑾)

来源:百道网

(点击图片 进入论坛)

加编辑群提问

百道学习

随时随地 百道学习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立即购买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百道学习

点击图片 查看详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前,请先